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一次偶遇二次埋伏06 (肉多慎入/RR賤荷蘭蟲)

hi hi 這裡是來填坑的三百

今天依然沒有肉肉 (??


【以下Attention】

1. 中長篇(大概吧)肉文,大概時不時會有肉,小寶寶們慎入

2. 虐,渣賤,癡漢倒追荷蘭,反感者慎入

3. 炮♂友梗慎入


---


6、

 

自從上次得知韋德威爾遜有心上人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他,經過這幾天的沉澱,彼得帕克已經打理好心情,決定繼續自己的追愛之路。

不料打給那人始終未接,通話第八次轉到語音信箱時,彼得帕克才終於肯放棄,卻又開始擔心起來。車禍?搶劫?遇難?男孩越想越多,甚至連去參加韋德威爾遜葬禮的畫面都跑出來了,不行,這樣不行!自己得找到韋德才能放心!

 

於是下定決心後的彼得帕克屁顛顛地來到瑪格麗特姊妹,在門口觀望了好一會,堵向一個正要走進去,看起來沒那麼兇神惡煞的大鬍子,「呃…先生,你好?」

大鬍子轉過身來,視線往下探去才發現眼前嬌小男孩的存在,「…有事嗎?你迷路了,小朋友?」

「先生,請問你能帶我一起進去嗎?」

「Huh?」那個大鬍子一臉不明所以地挑起濃濃的眉頭,「小鬼,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但是、我有事情要找----還是說,你認識韋德嗎?請問你知不知道他在哪裡?」

「韋德?你說那個毀容的光頭佬?」

「咳咳…對。」雖然有點不太高興韋德被這樣形容,但彼得帕克還是點了點頭,一心只想快點混進酒吧裡找人。

「哈,你這種小鬼怎麼會認識那個傢伙?」大鬍子笑了兩下,連啤酒肚都在抖動,「他已經幾天沒出現在這裡了,你要找他幹嘛?」

「他、他完全不接我電話,我也不知道上哪找他才好,很擔心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彼得帕克說到這裡又露出了一臉操心的模樣,雙手捏在胸前,「先生,拜託你帶我一起進去吧?」

大鬍子傻眼地歪歪嘴角,「真好奇你跟那傢伙是什麼關係?怎麼講得好像失去聯繫的男友似的…」

只見彼得帕克又臉頰泛紅地露出訕笑,摸摸翹挺的鼻頭皺了兩下,「嘿嘿…先生,你眼力真好!現在還不是,以後就會是啦…」

「What?!」大鬍子倒是嚇了一大跳,在他的印象中韋德威爾遜明明是個喜歡細腰、翹臀和長腿的大波控,怎麼現在就跟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男性)搞上了?

 

於是一頭霧水的無辜大叔最後也拿這小鬼沒辦法,半推半就地勾著彼得帕克的肩膀便進去瑪格莉特姊妹了。

 

「謝謝你,Sir!」彼得帕克抬頭笑得歡快,覺得自己以前都誤會這裡的人了,他們雖然長得兇神惡煞,但都挺熱心的。

「我只希望不要有人以為我多了個私生子…」

「嘿,羅查----Wow,這是你兒子嗎?」吧檯前,正在擦拭玻璃杯的眼鏡男抬起眼皮懶洋洋地問候,在看到彼得帕克時眼神稍微一亮,隨即又暗了下來,「什麼時候生的啊?」

「……」大鬍子一臉生無可戀地斜眼黃鼠狼,「…給我來杯啤酒,在我揍爆你的門牙前。」

倒是彼得帕克眼尖地看出了黃鼠狼是第一次在這裡遇到韋德威爾遜時,把他給拖走的那個人,「先生!」

「有什麼事嗎?孩子…這裡其實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知道嗎?」

「那個、你應該認識韋德吧?」

「…Huh?那個蛋蛋臉?」

彼得帕克再度被其他人稱呼韋德的詞彙給惹得不高興,但還是僵硬地點了點頭,「…請問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

「我不-----」

 

「彼得?」

聽見聲響,吧台前的三個人同時回過頭去,只見正被討論的主角就站在不遠處,一臉狐疑地瞪著他們。

韋德威爾遜看清楚那個男孩的確是彼得帕克,又看到羅查還放在他肩上的粗壯手臂,不自覺地蹙起了眉,走過去拍開他的手,「你這是在幹嘛?誘拐兒童?」

「…什麼?嘿!----」

「韋德!」彼得帕克開心地從位置上跳起來,一把撲向韋德威爾遜緊緊纏住他的手臂,「你去哪裡了?為什麼不接電話?」

「什麼啊?我沒事幹嘛要接你電話?」韋德威爾遜斜睨著掛在自己手上的黏人精,試圖甩了甩也未果,「倒是你,跑來這種地方做什麼?這裡可不是你這種小鬼該來的,懂嗎?」

「嘿!你們怎麼每個人都對我說同樣的話,別當我是小孩!」彼得帕克不滿地扁起嘴,用下巴磨蹭男人的二頭肌,「我可是很擔心你的安危才跑來這裡的。」

「聽著,臭小子,你該走了…Fuck,羅查!你下次再亂帶這個小寶寶進來我就拿你的啤酒肚當沙包!」

 

滿臉黑人問號的大鬍子就這樣看著韋德威爾遜把男孩直接拖了出去,然後想起什麼似的一臉八卦樣在黃鼠狼耳邊開口。

於是,韋德威爾遜跟一個毛頭小子有一腿的消息便在瑪格麗特姊妹傳了開來。

 

 

還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的韋德威爾遜,只是一臉頭疼地被彼得帕克勾著手走在街上。

原本還想找黃鼠狼喝上幾杯放鬆一下的,現在卻被小鬼頭纏著半強迫地護送他回家,著實有些不爽,「臭小鬼,你自己回家也可以的吧?別抓著人不放啊。」

「可是我現在很開心啊…」彼得帕克嘻嘻笑著,「因為你剛才好像很擔心我的樣子。」

韋德威爾遜頓時有些尷尬,用力抓抓頭,「你的錯覺吧?小瘋子。」

「我就覺得有。」微微扁嘴,彼得帕克抓著男人的手用力了些,不甘心地嘟噥。

 

韋德威爾遜想甩開那個揣得死緊的手,卻沒想到他小子的力氣這麼大,根本掙脫不了,忍不住便碎念了起來,一邊後悔自己剛才在酒吧裡為什麼要過去搭話。

明明只是做個三、四次的對象,怎麼看到他被其他人摟著時就不自覺地緊張起來,還以為被騷擾了,才趕緊過去想替人解套的。

 

「韋德,我家就在前面了。」

「----奧丁,真是謝天謝地。」翻了個白眼,韋德威爾遜終於感覺手上的力道鬆開,「小鬼,快回家吧,你破壞了我美好的一晚。」

彼得帕克轉身和男人面對面,抬頭用亮晶晶的眼神看著他,「可是你給了我美好的一晚。」

「……這是哪來的油腔滑調的臭小子?」韋德威爾遜再白了一眼,伸手要遮住男孩會騙人的眼睛,手腕卻被一把握住,往下扯去。

 

嘴唇貼上嘴唇,軟軟的觸感甚至還帶了點淡淡的奶香,一瞬間讓韋德威爾遜有些意亂情迷,他在極近的距離看見彼得帕克閉上的眼睛,遲疑兩秒之後才跟著闔上眼皮。

誰知道男孩就又這樣直接放開了人,在韋德威爾遜面前訕笑著舔舔下唇,雙頰已經泛紅,「嘿嘿…謝謝你今天送我回來。」

僵硬地抿抿嘴,有種還殘留著甜味的錯覺,就見彼得帕克已經一溜煙地跑回家了,連他住哪棟樓都沒來得及看清楚。

 

韋德威爾遜在原地發愣了一會,半天才憋出一句「FUCK」,邁開步伐決定快點回酒吧找人打炮。


TBC.

评论(7)
热度(342)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