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一次偶遇二次埋伏08 (肉多慎入/RR賤荷蘭蟲)

啊啊...我好容易一個不小心就忘記要填坑了 (記性差

我會努力記得加快更新頻率的.... (每次都要被娘子提醒,今天不是了!


【以下Attention】

1. 中長篇(大概吧)肉文,大概時不時會有肉,小寶寶們慎入

2. 虐,渣賤,癡漢倒追荷蘭,反感者慎入

3. 炮♂友梗慎入


----


8、

 

雙手捏在背包肩帶上,彼得帕克看起來有些失神,意興闌珊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昨天在學校發生的事還歷歷在目,害得他今天特地跑到另外一棟樓去上廁所,就怕記憶更加清晰。

 

到底要怎樣才能贏得那個大叔的心呢?

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彼得帕克想到嘴唇都微微嘟了起來。

要是韋德也能喜歡自己該有多好?真想知道他的心上人是誰,是怎麼樣的類型…。

想到頭都痛了,彼得帕克決定在回家前先買份熱狗堡果腹。

 

正當他把口袋裡的零錢掏出來要遞給攤販時,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有女人的尖叫和孩童的哭鬧。

「抱歉,不買了!」

彼得帕克丟下一句,便急匆匆地趕往聲音的來源處一探究竟。

 

「別靠近,否則我開槍了?」

一群頭戴搶匪帽的高壯傢伙站在銀行前,其中一個將瘦小的女子勒在胸前,槍口抵在她的太陽穴。

彼得帕克暗叫不妙,為什麼偏偏選在自己把制服拿去洗的日子出事呢?

站在圍觀的人群裡,稍微思索了兩秒,便擠到最前方朝著歹徒開口,「等等!」

那個男人瞥了彼得帕克一眼,「做甚麼,小鬼?」

「我、我跟她交換!」伸手指向被箝制在胸前的女子,彼得帕克抿著唇一臉嚴肅,「我來當你的人質。」

「嘿,孩子你瘋了?」一旁的民眾語氣聽起來有些緊張。

沒有理會那人,彼得帕克只是直挺挺地盯著歹徒看,「拜託你了,讓我們交換吧?」

 

既然沒辦法直接以蜘蛛人的身分打趴那群人,那至少先讓無辜的市民獲救,之後再來想辦法。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嗯…脅持一個女人很丟臉?」

「對象換成一個小孩有比較好嗎?」

「總比女人好吧?」彼得帕克不死心地說服著,甚至眼帶央求。

「……好吧,你過來!」

 

彼得帕克慢慢踱步過去,只見歹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開女子,把自己抓過來禁錮在懷裡。

太陽穴被槍枝抵著的感覺不是太好,又硬又冷的,手臂也被掐得生疼,彼得帕克思考著是否該在這裡直接將人打趴,幾秒後還是決定等遠離群眾再動手。

 

「警察差不多要來了,我們快走!」

「知道了!」

彼得帕克就這樣被拖著走,死緊的箝制讓他差點要窒息在對方懷裡。

「天啊,大哥,你能不能輕點…」拍了拍那人粗壯的手臂,彼得帕克嘗試著和他對話。

「吵死了,安靜點…嗚!」一路將男孩硬拉著,才準備要推上車,下一秒就被重捶了後腦杓,直接往前倒下。

 

突然失去箝制,彼得帕克嚇了一跳,往後看去便發現一個紅黑的人影站在身後。

整個人傻愣在原地,只見男人沒幾下就把剩下的歹徒全數打趴。

一下子完全反應不過來,呆呆地看著那個傢伙甩了甩槍柄,面罩上的眼彎成細線。

 

「我們偉大的波麗士大人到底都在做些什麼?怎麼到現在還不來?」

「呃…謝謝你?」第一次以彼得帕克這個身分面對死侍,男孩有些緊張地小聲說道,但願死侍不會認出自己就是蜘蛛人。

「咳咳…沒什麼。」韋德威爾遜用槍口搔搔鼻頭,語氣帶點尷尬,希望這個小鬼頭可別發現面罩底下的自己就是昨天才剛上過他的人才好。

 

剛才銀行發生搶案時,自己就坐在不遠處的牆上用望遠鏡看著好戲,誰知道一個熟悉的人影突然跑了出來,說了些什麼之後就變成他被架著帶走,這可讓韋德威爾遜沒辦法繼續用看熱鬧的心態在一旁混下去,腦子一熱就跟上來救人了。

真不知道這個小鬼怎麼會突然參和進來,剛才看著他的小腦袋被槍抵著時還真是捏了把冷汗。

 

自從成為蜘蛛人之後,還是第一次被其他人搭救,沒想到對象居然是死侍,彼得帕克想了想突然失笑地噗哧一聲。

韋德威爾遜瞥了男孩一眼,「…你笑什麼?嚇傻了?」

「沒有啊…我才沒有害怕。」趕緊收起笑容,抓抓頭髮,表情有些尷尬,小小聲地開口。

「噢,小鬼頭沒什麼危機意識對吧?剛才也是你主動要交換人質的?」瞇起眼,用食指戳在彼得帕克的額頭上,「一個毛頭小子就別想出頭了,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嘿,我、我才不會死…」鬱悶而不滿地抗議道,但又沒辦法表明自己的身分,彼得帕克覺得有些內傷。

「哼嗯,我看你是欠人操-----咳咳咳,我什麼都沒說。」一下子忘記自己現在的身分,差點就說溜了嘴,韋德威爾遜頓時想吃掉自己的舌頭。

但聽力極好的彼得帕克怎麼可能漏掉,對死侍的好感馬上又降到了谷底,老天,這個雇傭兵平常騷擾自己還不夠,現在居然開始把魔爪伸到一般市民身上了,真是…「我要走了…呃,總之還是謝謝你,死侍。」

「噢----?你知道我?」沒想到韋德威爾遜的雙眼突然亮了起來,看著彼得帕克眨了眨,語氣有些訝異。

怎麼可能不知道?我的屁股可是整天被你騷擾…彼得帕克鬱悶地想著,但當然不可能說出口,他只是尷尬著摸摸鼻頭,「對啊,再見。」

 

挑著眉頭看男孩走遠,韋德威爾遜對彼得帕克的好感瞬間上升了一階,畢竟認得自己的絕對不是壞人嘛!


TBC.

评论(40)
热度(370)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