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DATE (RR賤X荷蘭蟲/沒什麼重點的短篇一發完w)

安安,這裡是三百!

隨手嚕嚕的小短篇,我也不知道重點在哪裡...


--


「梅嬸-----!」急匆匆的腳步聲從門口傳來,接著一個男孩扯著書包滑壘到梅帕克面前,「我需要妳的幫忙!」

梅帕克張大雙眼眨了眨,一臉茫然地從餐桌上站起來,「發生什麼事了,彼得?」

「梅嬸,拜託幫幫我,」彼得帕克把書包丟到一旁,踱步到梅嬸面前雙手合十,「請教我第一次跟別人約會該怎麼做!」

 

 

「所以我的小男孩有喜歡的人了?」手抱在胸前,聽完大概的描述後,梅帕克看著彼得臉上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彼得帕克抿了抿唇,帶點羞澀地點點頭,「…對,請幫幫我…噢,天啊,我從來沒有約會過,萬一我搞砸了怎麼辦?梅嬸妳覺得我該穿灰色還是藍色那件西裝?鞋子呢?我該配哪雙鞋?」

「什麼?」梅帕克一下子又笑得更開心了,她伸手揉了揉彼得的腦袋,把原本就不太整齊的棕髮弄得更亂,「噢,彼得,沒有人第一次約會就穿這麼正式的,尤其當你只是個14歲的小孩子。」

「我15歲了。」

梅嬸的表情依然在憋笑,「好吧、好吧,但你還是不必太緊張,穿西裝只會讓對方壓力更大,你可以穿你平常的T恤就好了,或許再套件襯衫,相信嬸嬸,這絕對比西裝好。」

「真的嗎…可是這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做了很多次心理準備才鼓起勇氣提出約會的,如果我搞砸這一切怎麼辦?」彼得帕克看起來有些慌亂,他抹了抹自己的臉頰,一臉苦惱,「梅嬸,西裝真的很糟糕嗎?如果我再買一束花帶去呢?」

「噢…彼得…」梅帕克笑著拉過彼得把人攬進懷裡拍了拍背,「放心吧,你不會搞砸的,哪個女孩能拒絕你這麼可愛的寶貝呢?」

聽到女孩這兩個字的瞬間彼得輕抖了一下,他發出僵硬的咳嗽聲,「謝謝你的安慰,梅嬸…」

「好吧,如果你堅持,我會提議灰色那套西裝,你穿起來挺適合的。」放開彼得後再揉了揉他的腦袋,梅嬸笑著聳聳肩。

「還有領帶----」

「這個嘛,我想我們可以一起看影片教學研究研究?」

「知道了,我這就去把領帶找出來!」

 

 

「現在,讓我們複習一次,你等等見到她該怎麼做?」

家門口,梅帕克插著腰靠在門板上一臉正經地盯著彼得瞧。

「嗯…把花送給她,假裝不經意碰到她的手,說她很漂亮,抱抱時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彼得的表情也認真而嚴肅。

「很好,照著我說的做,女孩們肯定會感到小鹿亂撞的。」梅嬸滿意地點點頭。

彼得帕克抿抿唇,心底默默想著:那如果對象是比自己大個20歲的男人呢?

 

但這個問題並沒有困擾彼得太久,因為很快就來了一個新的。

當他才剛離開公寓不到10分鐘,就已經被不遠處的警鈴給奪去注意力,還伴隨著女人的尖叫聲。

彼得帕克猶豫了三秒,接著馬上往聲音的來源處跑去。

 

 

等到麻煩終於解決,男孩早已變得狼狽兮兮。他甚至弄丟了自己的領帶,彼得在暗巷裡翻了好幾遍,才確定領帶真的不見了。

扁著嘴拿起地上的花束,拍掉上頭沾染到的塵土,連鮮紅的玫瑰都變得有些灰頭土臉。

彼得帕克看了下手機,希望還有回家重新梳洗的機會,誰知道一看才發現自己已經超過約定好的時間半小時了!

 

「老天老天老天!」彼得甩了甩玫瑰,把剛脫下的蜘蛛裝用力塞進背包裡便慌亂地跑出巷子。

等他終於到達約好的地點,一眼就看到某個高大的男子穿著深色的連帽外套,靠在電線桿上滑手機,「韋德----」

韋德威爾遜剛抬眼,一個衣著引人注目的小鬼便朝自己這邊跑來,等他在面前站定才終於有機會看清楚彼得今天的模樣。

 

髒兮兮的成套西裝,卻少了領帶,肚臍處的釦子還不小心扣錯顆了,下擺也沒紮好,鞋頭處都是塵土,手上拿著一束看起來快被玩死的玫瑰花。

「這是…給我的?」男人挑起眉頭,伸手指指那束花。

「呃、對!給你的!」彼得帕克眨眨眼,反應過來後馬上把花舉到韋德眼前,聲音甚至不小心高得有些分岔,看男人沒有回應,挑著眉頭審視花束的模樣,突然便慌張起來,「呃、呃嗯----這個,花比較髒是因為、是因為----我…我剛才在來的路上跌了一跤,對不起?」

「…我不知道你跌一跤整個人會變成這樣?」韋德挑著的眉頭沒有放下,伸出食指勾住彼得腹部上沒扣好的衣服扯了扯,把本來就沒紮整齊的下襬給拉出來,「你看起來比較像和某人打了一架。」

彼得低頭看看自己的襯衫,這才發現扣子扣錯了,臉頰瞬間脹紅起來,把花束用力塞進韋德懷裡,根本也忘了要假裝不經意碰碰韋德的手,他只是趕緊重新將扣子給扣好,再拍拍上頭的灰塵,「我從、從----比較高的地方摔下來…」

 

聳聳肩,韋德也沒有戳破彼得顯而易見的小謊言,誰知道他是因為什麼才約會遲到,還把自己搞得像個野小孩,「你是因為和我約會才特別穿西裝的嗎?」

彼得紅著臉蛋點點頭,抿唇觀察著男人的表情。

「那我什麼打扮都沒有豈不是很該死?」

「不、不會啊----」下意識地用力搖搖頭,「你能答應和我約會我已經很開心了!」

韋德看著臉頰一直保持紅潤的男孩,幾秒後才聳聳肩,「Come on,沒有人能拒絕這麼可愛的小寶貝吧?」

彼得帕克吞吞口水,瞪著男人瞧,「你覺得----我可愛嗎?」

「嗯哼。」

「謝、謝謝!」彼得的音調再次無法控制地高亢起來,「你也----很漂亮!」

「…漂亮?」韋德頓時有些傻愣,指指自己凹凸不平的臉龐。

「Crap!」漂亮是剛才梅嬸教自己講的,誰知道腦子一混亂就不小心脫口而出了,「我我我是指…你很帥。」

「Well,漂亮我也接受的。」韋德的表情看得出來在憋笑,「不過不管是帥還是漂亮你大概都是第一個這樣說的,這就是所謂年輕人的眼光huh?」

「是真的!我我我覺得你又帥又漂亮!-----crap…我到底在幹嘛、我在說什麼鬼東西…」

 

韋德威爾遜看著彼得低下頭抹著臉自言自語,實在憋不住地噗哧出聲,然後在男孩困惑地開口前攬住他的肩頭把人拉過來,「好了,你想去哪晃晃?」

 

 

『嗨,Happy,我是彼得,今天我和心儀的人出去約會了!但我還是沒有忘記蜘蛛人的身分,在路上解決了一起搶案才過去的喔!我還因為這個約會遲到了,不過韋德一點也沒有生氣,他人很好對吧?他還說我可愛了,我們去晃了很多地方-----咳咳咳咳!等等,Happy,你剛剛什麼都沒聽到對吧?我心儀的對象絕對不是一個大叔、他也不叫韋德-----噢!holy crap…我到底在幹嘛…!』

 

男孩的語音信箱就斷在這裡,Happy一臉困惑地瞪著手機,那個小孩子心儀某個叫做韋德的大叔?他思索了幾秒鐘之後才搖搖頭,也絲毫沒有要幫那小鬼隱瞞的意思,依著東尼史塔克的要求把彼得每天的近況秉報上去。

 

於是一個月後韋德威爾遜家的牆壁毫無預警就被某個不知道哪裡來的炮火給轟得一乾二淨。

 

 

Fin.



大概就是個不知道彼此身分的賤賤和小蜘蛛的小故事 (?

東尼爸爸一開始沒把小朋友談戀愛的事情放在心上,直到他發現韋德=賤賤的那一天才驚覺大事不妙 (?

评论(33)
热度(327)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