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一次偶遇二次埋伏11 (肉多慎入/RR賤荷蘭蟲)

 

【以下Attention】

1. 中長篇(大概吧)肉文,大概時不時會有肉,小寶寶們慎入

2. 虐,渣賤,癡漢倒追荷蘭,反感者慎入

3. 炮♂友梗慎入


--


火車站旁的地下道,彼得帕克被狠狠地砸到滿是噴漆塗鴉的牆上。

癱軟地滑至地面,整個人看起來頹喪無比地低著頭靠坐在角落。

 

「噢,這就是所謂的超級英雄?真遜。」

彼得帕克抬起頭,就看到戴著面罩的男人朝自己一步步走近。

咳了兩下,總覺得口腔裡有股腥甜味。

等到那人和自己只隔幾步之遙,彼得帕克便飛快地射出一道蛛絲,黏在反派的胸口上,直接拉了過來朝他的腹部送上一拳。

 

「噢噢,現在是誰比較遜啊?」

從地上跳了起來,彼得帕克吞下混著血味的唾液,調皮地開口。

那人的身上穿著防護甲,卻已經被打凹,他反手握住男孩的腕部將人用力一摔,後者便又飛到另外一邊的牆上。

 

「看來是你呢?」

模糊而低啞的嗓音從面罩裡傳出來,男人舉起右手,彼得帕克看得到他的掌心正在閃爍著電流般的紫光。

靠著蜘蛛感應閃掉了那發砲火,牆壁被轟出了一個洞,燒焦得滋滋作響。

 

老天…不能讓那傢伙舉著這種東西亂來,要不然地下道會癱掉的。

彼得帕克翻身跳上天花板,倒掛著朝那人做了個鬼臉,「來追我啊,遜咖!」

 

靠著敏捷的身手,男孩躲過了所有砲火,並且飛快地逃至地下道的出口。

側身躲在牆邊,等到反派一追出來,便抓緊時機從他屁股後射出蛛絲,繞著男人將他纏成木乃伊狀。

「就說了吧,你才是遜咖。」聳聳肩,一腳踩在那人背上,得意地雙手抱胸。

 

「那當然,任何人的屁股在小蜘蛛的翹臀之下,都遜到了一個極點~」

 

面對突如其來的聲音,彼得帕克只覺熟悉到不行,回過頭就看到個紅黑制服的傢伙朝自己的方向走來,手上還甩著槍。

「死侍…」下意識想抹把臉,總覺得遇到這人就沒好事。

「嗨~小蜘蛛,你有想我嗎?」下一秒,韋德威爾遜已經來到彼得帕克面前。

「…才沒有。」整天光想韋德就夠了,誰會想這個每次見面就性騷擾自己的變態?

「真的沒有?天啊,我可真傷心~我們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

彼得帕克歪頭思考了下,這才發覺自己好像很久沒看過死侍了,「我怎麼知道…你最近又沒來找我,誰知道你都跟誰混在一起了?」

韋德威爾遜被這麼一說,才回想起這段日子幾乎都是和彼得一起廝混的,自己只要沒事就會很順手地打給他約他出來。

也因為這樣,日子似乎有點過於充實,導致自己想起小蜘蛛的時間跟著變少了…韋德威爾遜突然感到一陣尷尬,FUCK,自己這是怎麼了?搞得好像在和彼得交往似的,明明只是炮友…。

 

「哈囉?」彼得帕克在男人面前揮揮手,「你還醒著嗎?」

「…咳咳!小蜘蛛,我發誓我沒有出軌!」韋德威爾遜回過神來,雙手按住男孩的肩頭,用力搖晃了幾下,卻忽略了那人發出的低聲嘶氣,「真的,你得相信我!」

「停!放開我!」彼得帕克覺得自己都要被晃到頭暈了,連忙推開那雙粗壯的手,「我們又沒在一起,什麼出軌不出軌的…我只不過是問了你都跟誰混在一起!」

「總之----絕對不是男友!小蜘蛛,你得相信我對你的心意!答應我好嗎?」韋德威爾遜眨了眨面罩上的眼,一臉純良無辜。

「……你先放開我,我就答應你。」

「成交!」韋德威爾遜乖乖鬆手,彼得帕克馬上揉揉自己發疼的肩膀,剛才打架時已經受傷,被那人這樣一捏又更痛了。

 

自己等等還和韋德有約耶,這可怎麼辦…韋德!老天,自己居然現在才想起來,「現、現在幾點了?」

「哼嗯----下午5點過一刻。」韋德威爾遜查看了下自己的卡通錶。

「噢!糟糕,我得走了!」和韋德約定好的時間再過不久就要到了,但自己現在還穿著蜘蛛人的制服,滿身骯髒!「老兄,和你打個商量?你在這裡等到警察來把他帶走,算是幫我個忙?我和人有約得先走了!」說完,也不等韋德威爾遜回應,便頭也不回地盪著蛛絲飛走了。

「喂,小蜘蛛!你還沒等我拿你的屁股來當交換條件呢!」

 

 

回到公寓,稍早前已經偷偷換回便服的彼得帕克小心翼翼避開了梅嬸的視線鑽進自己的小房間,將書包隨手丟到地上,整個人往前癱倒在床鋪裡。

老天…骨頭都快散了,全身都在痛,彼得帕克閉著眼睛神遊了幾秒,接著馬上從床上爬起來拍拍自己的臉要振作,誰知道這麼一拍又痛得嘶出氣來。

坐到書桌前翻出小鏡子往臉上一照,才發現右眼角是一片黑紫的瘀青,嘴邊也蹭破了皮泛著淡淡的血絲。

糟糕…居然連臉都破相了,這樣要怎麼見韋德!

 

彼得帕克懊惱半天,最後還是衝進廁所洗了把臉,便又鑽出家門。

 

好不容易準時到達,卻在約定好的街角等了半天,韋德威爾遜已經遲到快一個半小時還不見人影。

蹲在地上,冷風吹得自己有些刺骨,總覺得傷口又痛了起來,彼得帕克把圍巾稍微拉高一些。

又再等了約五分鐘,男孩這才終於受不了地拿出手機,誰知道螢幕卻早一步地亮起,上頭顯示著韋德的來電。

 

「喂!韋德,你怎麼那麼慢----」

「彼得嗎?」那人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模糊,背景的雜音很刺耳,「我今天不過去了,下次再約吧。」

彼得帕克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只是不想見你罷了。」

 

剛才小蜘蛛的一番話才讓自己發覺最近似乎和彼得帕克走得有點太近,所以想取消今晚的約,本來要早點打給他的,結果才剛到瑪格麗特坐下就被黃鼠狼灌了好幾杯酒,搞到這個時間點才猛然想起男孩可能還在那裏等著自己。

 

彼得帕克被男人的話戳了下心臟,開始抽痛起來。明明自己為了見他才拖著渾身痠痛的身子來的,結果在這裡等了一個多小時卻突然接到通知說不見面,而理由卻只是因為不想見,這可讓人不能接受,「…你在哪?」

「問這個幹嘛?我在你不該來的地方。」

「瑪格麗特?」

「…嘿!我可沒說是那裏!」

彼得帕克直接掛掉了通話,起身步向男人最常去的那間酒吧。

 

當他在吧台前找到韋德威爾遜時,那人正在和坐在一旁的長髮姐姐調情。

 

「…韋德,就知道你在這裡。」彼得帕克走到男人身邊,戳了戳他的背。

韋德威爾遜一個激靈,猛地回過頭來,才正想說些什麼,就被彼得帕克的臉給嚇了一跳,「…你是怎麼搞的啊?我可不記得自己在床上有這麼粗魯?」

努力無視了那個大姐姐的低胸上衣和放在韋德臂上的手,彼得帕克勾起一個笑,牽動嘴角上的傷口時有點疼,「不小心摔的。」

「少騙人了,怎麼摔的才能摔成這樣?」韋德威爾遜跳起來按住男孩的肩膀將他捏來捏去查看傷口,後者忍不住又痛得倒抽了一口涼氣,「喂,到底是受了什麼傷?給我老實點。」

「…在地下道遇到搶匪了。」地下道是真的,只不過對手大概比搶匪還要麻煩個幾倍罷了,彼得帕克說了點小謊還不至於太心虛。

「我操,好端端的怎麼會被搶?有沒有報警?都受傷了幹嘛還赴約,幹嘛還跑來這裡?這不是逼我以後每天護送你上下學嘛,你這要命的小鬼…」韋德威爾遜之後又碎碎念了一堆,然後突然閉上了嘴,不再說話。

 

彼得帕克原本還沉浸在那人近似於關心的嘮叨中,突如其來的安靜讓他有些困惑地看著男人一臉尷尬又懊惱的模樣,「韋德?」

「沒事,回去吧,小鬼。」韋德威爾遜再開口時,已經沒了剛才叨念的精神,眼神也變得冷了些,「自己回去還行嗎?應該不用我陪吧?」

彼得帕克不懂這人的態度怎麼能變得這麼快,被他搞得有些暈忽,「你、不能陪我走走嗎?就算只是回家的路程也好。」

「這可不行,我和潔西卡還有很多話得聊呢~」韋德威爾遜攤開雙手,轉頭看向還坐在一旁的辣妹,「對吧,潔西卡?」

彼得帕克看了看韋德側過去的笑臉,又看了看潔西卡始終搭在男人身上的手,最後決定撇開視線。

「…是嗎?那我自己回去就好了。」笑著聳聳肩,彼得帕克一臉無所謂地抹抹臉頰,重新把圍巾圍了一次,轉身和黃鼠狼說了聲充滿朝氣的再見後便竄出酒吧。

 

韋德威爾遜沒有看著彼得帕克離開的背影,這樣多餘的心虛和罪惡感就不會湧上心頭了。


TBC.

评论(69)
热度(424)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