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Close to you (RR賤X荷蘭蟲/小短篇一發完)

嗨嗨這裡三百

這篇放在電腦裡好久好久了 (自己好像放置了好多東西沒發出來啊www)

現在分享出來給大家吃點點小糖 ❤ ❤ 


---


韋德威爾遜一進家門就被繚繞滿室的煙霧給嗆個沒完,他大罵了一聲,嚷嚷著什麼自己一點也不想吸個老女人的二手菸,一邊換上洞洞鞋,從架子上抱起獨角獸便鑽回房間。

重重地舒了口氣,解開身上的腰帶和刀槍隨意丟到地上,走向窗戶準備把窗簾拉上好來個一發,就看到某個穿著帽T的傢伙正坐在自己房間外的小陽台上。

 

挑起眉頭,把窗戶打開,「哈囉,小鬼,來找爹地玩?」

彼得帕克整個人斜躺在陽台的鐵欄杆上,如果沒有蜘蛛靜電絕對辦不到。他看到韋德威爾遜的出現整個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馬上坐正起來朝男人揮揮手,笑得靦腆,「嗨,韋德~」

「作業做完了?」

「連明天的小考都準備好了。」男孩從連帽上衣的口袋裡抽出一枝紅玫瑰,訕笑著遞給韋德威爾遜。

面罩上的眼微微瞇起,接過玫瑰花,哼哼笑了兩聲,「所以?羅密歐來這裡尋找你的茱麗葉有什麼事啊?」

「噢,你等著,等我一下。」

 

彼得帕克突然就從欄杆上跳下去,幾秒之後又再爬了回來,這次背上多了一把吉他。

挑著的眉頭沒有放下過,韋德威爾遜一直在等男孩要做些什麼,感到好笑。

 

只見那人跨坐在欄杆上,技巧有點笨拙地刷起和弦,彈完前奏之後,彼得帕克緩緩開口。

 

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

(鳥兒們為何突然出現)

Everytime you are near

(每一次你靠近時)

Just like me

(就像我一樣)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牠們早就想接近你)

 

Why do stars fall down from the sky
(星星為何從天上墜落)
Everytime you walk by
(每一次當你走來)
Just like me
(就像我一樣)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它們早就想接近你)

 

聽著這首耳熟能詳的老情歌,韋德威爾遜得努力憋著氣,才不至於大笑出聲。

男孩的嗓子五音不全,還帶著青少年的奶音,中間彈錯了好幾個音,歌詞也記錯了些。但那人又一臉認真地唱著經典老歌,讓自己不忍打斷一個深情款款想撩人的兒童。

 

「怎麼樣?我這個月都在練這首!」

唱完最後一個音節,彼得帕克馬上舉起吉他一臉"我辦到了"的表情,期待地看向韋德威爾遜。

「…Well,還行,說真的,走音天后的女主角不找你演真他媽可惜。」

歪歪腦袋,認真思考了下這段評語是什麼意思,聽起來好像不錯但又有弦外之音,「意思是你被我打動了嗎?」

「……咳咳,大概吧,」聳聳肩,韋德威爾遜並沒有和男孩溝通下去的打算,「但這就是你所謂把妹的方法?」

「怎麼了嗎?很奇怪嗎?」彼得帕克噘著嘴,晃了下吉他又指指男人手上的玫瑰花,「女生不是都吃這一套嗎?」

「真好奇你都是從哪學來這些技巧的。」到底是幾零年代的人才會這樣把妹啊?

 

「凱倫教我的。」有些不滿地扁起嘴,總算聽懂男人口中的嘲諷,跳下欄杆靠向窗沿,男孩將鼻尖湊近韋德威爾遜的,「反正可以勾到你就夠了?」

「喂,我可沒說你勾到我了。」男人雙手抱在胸前,彈了下彼得帕克的額頭。

「嘿!你剛才已經承認了!你明明說過只要讓你心動就答應和我交往的!」彼得帕克毛毛躁躁地抗議起來,伸手過去要搶男人手上的玫瑰花,「要不然把花還我,這可值我一頓午餐。」

「不行,你已經送給我了就是我的,小氣的男人可把不到妹。」笑得游刃有餘,舉高了手不讓彼得帕克碰。

「也比你出爾反爾好…」鼓著嘴,靠在窗邊嘟噥起來,「所以----到底要怎麼樣才把得到你?」

「也許下次你可以試試Wham!的歌,比起Carpenters,他們可好多了。」

「真的?…好吧,我會努力的。」傻楞楞地眨眨眼,老天,難道還要自己去學吹薩克斯風?

 

韋德威爾遜忍不住笑出來,「…你當真了?笨小子,我剛才已經心動啦。當然你要唱Wham!我也沒意見。」

「真、真的?」一下子雙眼發光,彼得帕克笑出一排小白牙,身子湊向前期待地看向男人。

「Well。」

聳聳肩,韋德威爾遜不以為意地掀開面罩,毫無預警地捏住男孩的下巴湊上去,突然拉得極近的距離甚至讓後者聽得到對方的呼吸聲。

「韋、韋韋韋韋韋德----」薄薄的下唇被指腹磨蹭,連帶著臉頰都躁熱起來,彼得帕克瞪大雙眼看著那人覆著傷疤的唇慢慢靠了過來,一下子結巴不已。

「怎麼樣?不想要獎勵嗎?」男人的嗓音壓得極為低沉,帶點沙啞地緩慢開口,微瞇著眼凝視彼得帕克的嘴,摩娑粉嫩而柔軟的唇。

用力吞下口水,男孩覺得自己心臟快停了,彼此的嘴唇靠得這麼近,只要誰稍微動了一些就會碰在一起,他不敢隨意動作,只是緊張地緊閉起眼,用力抽抽鼻子,捏緊上衣下擺。

 

維持著這樣的姿勢幾秒,韋德威爾遜才在自己快笑出來前湊上去親了彼得帕克一口,青少年的嘴唇比想像中的還軟嫩。

 

「See?這就是大人們把妹的方式。」

彼得帕克睜開眼,覺得心臟都快衝出喉頭了,捏著衣服的手心沁出了汗,他深呼吸一口才抿抿唇開口,「…我、我會努力學習的…」

「不用了,小鬼,你又不是大人。」按住男孩的後腦勺,再次摁上他的雙唇,這次吻得稍微深入了些,「你就繼續做些攀在別人家窗外唱個破情歌這種蠢事就夠了,我很喜歡。」

「意、意思是----」

聳聳肩,韋德威爾遜只是盯著彼得帕克,勾起嘴角慵懶地腐笑。

「我、我有男朋友了?」

 

幾秒之後,男孩驚呼著COOL,開心地舉起吉他亂晃,一邊下定決心下次要把Wham!的歌練好了唱給男人聽。

 

 

Fin.


PS.希望大家不要介意為什麼賤賤房間會有窗台什麼的...

我在嚕的當下雖然想到了這個問題但因為懶得修改所以還是穩妥妥的選擇性忽略了 (這人

评论(38)
热度(344)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