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一次偶遇二次埋伏21 (肉多慎入/RR賤荷蘭蟲)

嗯嗯!三百來更新了!

星期天的一整個下午都被我睡掉了啊...下雨天真是太好睡了...


(想嘗試看看不放連結,求不吞!吞了我就...再重發)


---

 

「老天,彼得!你知道你今年才幾歲嗎?」梅嬸抱頭激動地大呼小叫道。

「梅嬸----我很抱歉,我、呃…」面對眼前已經是安撫過後的狀態還是依然情緒失控的婦女,彼得帕克咬著指甲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們做過幾次?」努力讓自己稍微冷靜下來,梅嬸做了幾個深呼吸才用比較沒那麼激動的語氣開口。

「我、…」彼得帕克覺得自己都快把指甲咬掉了,這種事怎麼可能說得出,「真的、真的沒幾次!」

「彼得----?」

「…咳咳,不知道,沒數過…」

「……你們有戴套嗎?」

「有、有啊!----」彼得帕克被梅嬸的眼光攫住,聲音就小了下去,「通常都有啦…」

「通常?」

「…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

「彼得帕克!你們居然沒有做好保護措----」

「啊啊啊梅嬸,拜託饒了我吧!我跟他已經沒有瓜葛,以後也不會再發生什麼了!真的!我在此發誓!」

「你的男朋友剛才還在這裡求婚,你要我相信你跟他沒有任何瓜葛?」

 

彼得帕克抹了把臉,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兩人目前的情況才好,「我、我我我們已經分手了,所以----呃、呃嗯-----」

「那他為什麼還跑來這裡說要跟你結婚?」

又抹了把臉,彼得覺得自己已經快掰不下去了,「基於某種理由…其實我們還相愛著,只是現在暫時分開,咳咳----不對,我到底在說什麼…」

「彼得,聽著,要是你們真心相愛,梅嬸當然不會阻止,但要我答應你們在一起的前提當然是你得保護好自己!不是嗎?」把瀏海撥到耳後,梅嬸雙手扶著男孩的肩,一臉嚴肅地盯著他看。

彼得帕克不知道事情怎麼突然就變成這麼勵志了,但他還是用力點點頭,「我、我我我我會的…我以後會保護好自己的…咳咳、所以梅嬸----」

「我現在沒辦法給你答案,彼得,」梅嬸知道自己的姪子要說什麼,她直接打斷了彼得帕克的話,「在我對那位先生一無所知的情況下。」

「呃嗯…我知道…」

「梅嬸甚至不清楚你們現在到底是分手了、還是相愛、還是準備要在一起,或是要直接結婚,不是嗎?或許你自己也該先釐清這一切。」

 

好吧,畫風真的轉變得太快,一個原本還在爆炸狀態的婦女突然就變得感性起來,這讓彼得帕克實在難以適應,難道這就是女人的浪漫嗎?「我、我會努力搞清楚的,梅嬸…咳咳…現在就去?」

微微瞇眼盯著自己的姪子好一陣,梅嬸只是搖搖頭,從沙發上起身,「老天爺,我得去做個早餐讓自己冷靜冷靜----」

 

彼得帕克趁梅嬸"冷靜冷靜"的這段期間溜出家門,然後就看到還老老實實跪坐在門口的韋德威爾遜。

 

用力深呼吸了一口才按耐下想揮出拳頭的衝動,彼得帕克直接就地盤腿而坐和他面對面大眼瞪小眼,「你到底在幹嘛!」

「上門求婚啊,我以為我表現得已經夠明白了?」韋德威爾遜看到彼得馬上就露出一臉訕笑,跟著從跪坐的姿勢換成盤腿,「噢,Fuck,我的腿----都麻了!」

「…我還以為自癒因子很萬用的。」斜眼瞥著那個怪裡怪氣嚎叫的男人,彼得帕克真是要頭痛到不行了,「我的意思是----你來我家求婚幹嘛!」

「當然是要跟你結婚啊!我的C計畫!」

「誰要跟你結婚啊!-----」彼得帕克諾大的聲音在某個鄰居太太經過時瞬間轉小,丟臉地摀住嘴,「我才不要跟你結婚…」

「為什麼不?彼得,難道這樣你還是不肯原諒我嗎?」

「我都快氣死了你還叫我原諒你----我嬸嬸剛才沒有心臟病發就是奇蹟了,你怎麼能在她面前說這些有的沒的!」

「我剛才說的都是事實啊?」韋德威爾遜捧著心臟,一臉清白,「你無法否認吧?」

「我才沒有跟你真心相愛…」

「天啊,彼得,你這樣說我可就要心碎了,說真的,我都快忘記你以前表現得有多愛我了?」

「那你忘光光不就得了!」撇過頭,彼得帕克不想承認自己以前的確迷戀他迷戀得要死。

「好吧,騙你的,我才忘不了,真的,」韋德威爾遜試著伸手摸摸男孩還凌亂著的自然捲,「我可老後悔當初沒有把你放在眼裡了,你真的不肯原諒我嗎?這樣我要怎麼賠償你?」

「如果說跑來我家吵著要結婚搞得我嬸嬸抓狂害我差點被她丟進油鍋煮來吃你還在旁邊火上加油到處添亂就是所謂的賠償-----」彼得帕克用力翻了個白眼,雙手抱胸,「那我真的想跟嬸嬸借掃帚把你掃走!」

「不要啦,我要跟你結婚!」

「我們現在連炮友都算不上,結什麼婚啊!」

「彼得。」

「做什麼----」

 

「我是認真的。」

彼得帕克抬頭便對上那人水汪汪又正經八百的狗狗眼,瞬間就抿住唇閉嘴了。

「跟我在一起,彼得。」狗狗眼的程度已經從吉娃娃變成黃金獵犬的等級了,韋德威爾遜傾身向前握住彼得的手捧在胸前,「Please?」

「……」男孩甩開了他的手直接從地上站起來,沒再理人轉身便進了家門。

「嘿!彼得!」

 

彼得帕克做了個深呼吸,邁開腳步走向廚房,正好和端著盤子走出來的梅嬸對上眼,「年輕人,你還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在心裡罵了那個給自己捅了個超大簍子的笨傢伙好幾遍之後,彼得才下決心地開口,「梅嬸,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

 

於是那天早晨,為了要讓以後和韋德威爾遜結婚之路不那麼艱辛----不對,才不是,只是覺得做人要誠實罷了----彼得帕克決定趁現在把事情都先解釋清楚會比較好(他當然忽略了砲友這個名詞還有一些最好別說出來的事實,畢竟他不知道梅嬸的心臟是否真的夠強到承受得了這種衝擊)。

而他大概又花了三刻鐘的時間,才沒有讓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梅嬸拿著掃帚衝出家門去追那個沒有在一起過就上了自己姪子不知道幾次的男人。


TBC.

评论(33)
热度(367)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