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馬猴燒酒 (莫名其妙的短篇一發完ww)

這裡是三百

好久沒摸魚嚕短篇了!!!!! 合本的稿子交出去後終於有機會打混了 (你


這篇是欠了曄曄不知道多久的點梗 (土下座)

總之...就是很莫名其妙 很傻www

也不是什麼萬聖節賀文啦 就是隨便嚕嚕而已 (如果早幾天嚕大概還能算得上是...)


---


 

 

「阿尼?阿尼?阿尼----!」

一個高亢音調在某所小學的空教室裡不斷迴盪,卻得不到半點回應。

「阿尼?」

 

彼得帕克從教室裡探出頭來,皺著眉四處張望,終於在走廊底端看到那個胖胖的身影,「阿尼!」

「嘿,dude,我聽到了你別這麼大聲----哇靠!你這是甚麼鬼樣----」阿尼才剛從那端跑過來就雙眼瞪直發出驚呼。

「噓,你才別這麼大聲…」彼得翻了個白眼,一把將阿尼給抓進教室再關上門,看起來十分無奈,「快,你幫幫我,我怎麼都拉不到背後的拉鍊。」

阿尼沒有動作,只是瞪著彼得看,三秒後炸出一陣瘋狂的笑聲,接著就被彼得給敲了下腦袋,「你到底要不要幫我!」

「噢,我的老天爺啊,彼得,你先別動,我得拍幾張照片發上推特…」

「不准拍!」彼得連忙遮住阿尼的鏡頭,一把搶走手機放到課桌椅上,「我是叫你來幫我,不是讓你糗我的。」

「但是兄弟,你真的該看看自己現在是甚麼樣子…」阿尼再度噴出了笑,上下掃視彼得的模樣,那人正穿著類似日本女高中生的水手服,額前裝了個寶石頭飾,手上拿著一根魔法棒,那條百褶裙怎麼看都不到大腿的一半,一雙腿彆扭地夾得比平常還緊,「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savage!」

「別笑了!我知道我現在看起來很蠢好嘛!」彼得做了個facepalm,受夠了阿尼的狂笑,一邊又指向他的鼻子,「你怎麼不說說你自己?烏蘇拉女士?」

「嘿,你閉嘴啦,我有什麼辦法,這是我唯一套得下的戲服…」阿尼聞言停止笑聲,低頭審視自己的章魚腳,好吧,他實在不比彼得好到哪裡去。

「真是夠了,現在快幫我拉上拉鍊!」彼得抖了抖還鬆垮垮的水手服,轉身背對阿尼露出拉鍊,後者聽話地湊過去替人拉上,礙事的章魚腳卡在兩人中間害彼得都快站不穩了。

「好啦,兄弟。」阿尼拍了拍彼得的背,偷偷抄起桌上的手機打開相機,趁彼得剛轉身過來時按下連拍,成功捕捉到他瞪大眼睛,反應過來之後撲上前要搶手機的一連串混亂照片。

 

阿尼趕在彼得發難前率先逃出空教室,章魚腳還差點卡死在門口。

彼得又做了個facepalm,抹把臉之後才拖著沉重的步伐跟著走出去,和其他人會合。

 

今天他們一群同學是來學校附近的小學當志工的,在過來之前就已經得知要為班上的小朋友們進行萬聖夜扮裝玩遊戲。

彼得原本在腦海中的想像大概是扮吸血鬼、狼人或是木乃伊之類的角色,誰知道來到這裡之後,從學校老師們手上接過的戲服卻盡是睡美人和白雪公主這類甜蜜蜜又夢幻的蓬蓬裙(因為這個班級幾乎是小女孩居多),其中一件畫風稍微有點不同,當然並不是指好的那方面,比起其他戲服,這件的裙長似乎有些過短----也不像是迪士尼公主系列出身。

於是一行人開始為了誰要穿上它而爭吵起來,十分鐘過去了也不見結論,於是最後只好用猜拳來決定。

 

彼得發誓這輩子再也不出剪刀了。

 

「噢,天啊!各位,看看屌人帕克的樣子!」打扮成虎克船長的閃電率先拉開嗓門,於是所有人的目光瞬間匯集到了彼得身上。

彼得低下頭做了今天第三個facepalm。

 

活動還算順利的進行,彼得靠著五分鐘的惡補成功表演了那個水手月亮(小朋友是這麼叫他的)變身的場景,並且得到了滿出南瓜桶的糖果。

等到小型派對結束,彼得覺得自己真的應該找個地洞鑽了,尤其是在他用眼角的餘光瞄到阿尼又在用手機偷拍時,更是在心底暗自發誓明天絕對要翹課,否則他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臉面對今天目睹一切的同學們。

明明大家都穿著好笑的戲服,為什麼偏偏是自己最受矚目?或許該慶幸自己不怎麼長毛的嗎?否則從可愛的百褶裙底下露出一雙毛毛腿應該不會是什麼好看的畫面。

 

 

彼得不停在心底嘆氣,一邊和小朋友們說著再見,衷心期盼能夠快點把這個可怕的短裙脫掉換回牛仔褲。都已經11月天了,還穿這種長度的東西簡直是要人命,他覺得自己的雙腿不停在發抖。

等到小朋友們幾乎都走光了,彼得注意到某個還在角落玩積木和玩具火車的女孩。

他走過去蹲下和小女孩搭話,「嗨,你還不回家嗎?」

「?」女孩稍微抬起頭來,看見是彼得便又低下頭,「我爹地還沒來,他通常不會這麼快到。」

「嗯…你爹地工作很忙?」

「算是吧。」女孩聳聳肩,努力把積木盡其所能的堆高,「說真的,比起公主,我更想看到有趣一點的裝扮。」

「喔?像是什麼?」彼得眨了眨眼睛,盤腿坐到女孩身旁。

「鐘樓怪人、歌劇魅影、奪魂鋸。」

「…哇喔,你的喜好好像和一般的小朋友不太一樣?」彼得看著眼前有些酷的小女孩,捲曲的黑髮落在額前,竟和蜜雪兒有幾分相似。

「是嗎?我覺得他們都很帥啊。」

「嗯…是滿帥的。」聳聳肩,應該說再怎麼樣也比自己這身水手服好多了,彼得默默想道。

 

當其他人都已經換下幼稚的戲服準備回去時,彼得卻還留在教室和女孩聊天,「所以愛莉,你爹地----」

「親愛的,小公主!爹地來晚囉~!」

一個熟悉而高亢的嗓音從教室門口傳來,彼得撇過頭去和門口的人對望,兩個人下一秒馬上就都石化了。

 

「韋德?」「彼得!」

他們倆人同時大叫出聲,彼得看了看叫愛莉的女孩,又轉回去看看眼前穿著連帽外套的男人,頓時間腦子一片混亂。

 

愛莉看著兩個臉色難以言喻的人,眨了眨眼,「爹地,你們認識?」

「呃----」

「愛莉就是你女兒?」彼得搶先開口,表情訝異。

「呃呃----」

「現在是什麼情況?」愛莉有些不明就裡,視線不停在兩人之間打轉。

 

「……呃嗯、愛莉寶貝,他就是爹地的男朋友,彼得。」韋德咳了兩聲,攤開雙手,看起來有些難為情,「彼得…愛莉就是我之前和你提起過的,那個小寶貝----哇喔,這場面可真是奇妙huh?」

彼得大概就是用腦子去撞校車也不會想到在自己當志工的地方遇到男友的女兒,他看向剛才還聊得愉快的小女孩,此刻也跟著感到一陣尷尬地揮揮手,「…呃、嗨?」

倒是愛莉挺冷靜的,她只是笑了兩聲,從彼得的南瓜桶裡拿出一顆巧克力拆了來吃,「爹地都說你是我未來的媽咪。」

「……」彼得又想做facepalm了。

「我爹地沒欺負你吧?」

「…沒有。」

 

「話說----」韋德伸出食指指向彼得,上下繞了幾圈,「你穿這是什----」

「是萬聖夜活動!!」彼得一秒打斷了韋德的話,臉頰瞬間脹紅,他都快忘記自己還穿著水手服了,僵硬地咳了兩下從地板上跳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我、我先去換下來!」

彼得尷尬萬分地推開擋在門口的韋德,衝進原本換裝的空教室,覺得自己真是撞牆算了。光是被同學看到就已經夠糗,沒想到連自己的男友都來參一腳,簡直不用做人了…。

 

彼得用力嘆了口氣,伸手往後扯了幾下,但他依然怎麼撈都撈不到背上的拉鍊,整個人手忙腳亂的,還差點要把衣服扯破。

就在彼得打算乾脆直接硬脫下來算了時,教室門被推開了,他回過頭去就看到自己男友笑得邪惡兮兮地走進來。

「…你出去啦。」彼得抹了把臉,看起來生無可戀,他當然明白韋德威爾遜這個人不可能會聽話乖乖出去的。

「你看起來很有困難啊。」韋德聳聳肩,表情正經又純良地湊過來,從背後攬住他的小男友,倒也沒有要幫他拉下拉鍊的意思。

「既然你看得出來,何不幫幫我擺脫這套詭異的戲服?」彼得稍稍撇過頭,從鼻腔呿了一聲。

「NONO NO NO,這可是歷史性的一刻,我等會還得拍幾張做紀念呢!」

「你不准!」彼得往後踩了男人一腳。

「嗷!」

「不准看,也不准拍!」

「嘿!拜託,你可從來沒有在我面前穿成這樣過!在我面前不行,怎麼在外頭就行?這不公平!」韋德的手指從衣襬處伸進去,捏了捏彼得的肚子,語氣十分憋屈。

「你以為我想穿成這樣嗎…」彼得抹了把臉,「對了,愛莉呢?你不去陪她?」

「噢噢,她很獨立的,放心。」韋德聳聳肩,繼續對彼得毛手毛腳。

「看得出來,畢竟她有一個放學時間總是遲到,得留她一個人在教室玩積木的爹地。」彼得跟著聳聳肩,捏住韋德的手腕制止他想往上摸的舉動。

「咳咳----這是不得已的嘛。」

「你今天又做了什麼?」

「我保證、誠心的發誓,今天只是個非常一般的案子。」韋德用還自由的那隻手舉到胸前做發誓狀。

「…好吧?」

「不相信嗎?」

「沒有啊。」彼得撇了撇嘴,又摸摸鼻子,「…不過,我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場合和男友的女兒初次見面。」

「呃嗯…這不挺剛好的嘛!我最受不了那種正經八百的場景了,你能想像你穿著西裝,脖子上還掛了個小蝴蝶結和我穿著蓬蓬裙的女兒在高級餐廳吃晚餐嗎?」

「那樣太極端了!你就不能正常點…誰說要穿西裝了。」

「好吧,那等會我帶你們兩個去墨西哥家庭餐館吃飯如何?」

「嗯,這個我接受,」彼得摁下韋德的手,放到自己背上,「現在,快幫我拉開拉鍊!」

 

「噢,你怎麼這麼不解風情?」韋德的手順勢下滑到屁股,隔著輕薄的百褶裙布料揉了揉完美的小翹臀,又打了一下,「天啊----我要硬了!」

彼得瞬間炸毛起來,「韋德威爾遜,這裡是學校!」

「嗯哼,所以呢?」韋德撒嬌地把腦袋蹭在彼得的頭髮上,把原本就捲翹的棕髮蹭得更亂了。

彼得感覺到某個硬硬的東西頂在自己屁股上,腦子瞬間熱了,連帶臉頰都脹紅起來,「韋德!」

「幹嘛啦!又不會吃了你,抱抱也不行嗎?」

「當然、不行!」

「為什麼?」

「你抱就抱,為什麼要用那個頂我!」

「我又不是故意的,這哪能控制得了啊…」

「總之----總之把你的雞雞拿開----」彼得的聲音在眼角瞄到教室門口的人時瞬間小了下去,硬生生閉上嘴。

 

「嗯…我不是很想打擾你們…可是、我肚子好餓,我們能先去吃晚餐嗎?」

彼得用足了力把黏在背上的賴皮狗推開,順道再踩了一腳,「知、知道了,愛莉你等我換衣服----順便把你爹地帶走!」

愛莉聳聳肩,走進來拉住韋德的袖口便又一把將人往外頭拉。

等她走到門口,突然又回過頭看向彼得,彼得也望回去,有些不明就裡地眨眨眼。

 

「嗯…我只是想和你說,你穿這樣很適合,比起鐘樓怪人或是歌劇魅影還要好看,媽、咪。」

彼得瞬間做出今天不知道第幾個facepalm。



FIN.

评论(13)
热度(192)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