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RR生賀 (又是懶得想標題的段子)

這裡是三百

原本沒打算嚕賀文的

可是都怪荷蘭按了RR的生日PO文讚,害我就...




因為本來就沒啥時間嚕,所以只是個小段子

還很奇怪...



---

 

 

韋德威爾遜,頭戴著生日帽坐在X學院,看著鋼人把一盤目測超過15吋的蛋糕端上桌。

 

「WTF,你做的?」韋德瞪著鮮白的奶油蛋糕上用巧克力醬寫著「Be a good man」,一臉生無可戀,「認真的?連我生日也要順便說教?」

「這不是說教,是我對你的期許,韋德。」鋼人把蛋糕放好後,大手摁到韋德的肩上拍了兩下。

「OK,OK~」韋德偷偷翻個白眼,把鋼人的手掰開。

 

「砰」的一聲,是彈頭手中的拉炮,只不過面無表情讓她看起來一點慶祝的心情都沒有。

 

「嗨,韋德~」雪緒從一旁鑽出來,捧著一個禮物盒跳到韋德面前,「生日快樂!」

「嗨,雪緒!」韋德看到眼前可愛的女孩心情才稍微好點,音調跟著拔高了起來,少女心地接下禮物,「天啊,這是你送我的嗎?」

「是我跟艾利一起準備的唷~」雪緒滿臉期待地看著韋德,一副就是要他現在拆開的模樣,而還在一邊的彈頭朝韋德比了個中指。

韋德才不管那個中二屁孩的死魚眼,直接把包裝紙撕開,裡面是一隻粉紅色的彩虹小馬,「Pinkie pie!」

「喜歡嗎?」雪緒雙眼閃亮亮地湊近韋德,保持著微笑。

「噢,當然,謝謝你雪緒,還有你,傲嬌小鬼。」韋德朝雪緒送回一個笑容,接著用食指彈了下彈頭的鼻尖,這次差點收到一個拳頭。

「艾利只是有點口是心非。」雪緒聳聳肩。

「我只是"有點"看他不爽。」彈頭白眼。

 

 

***

 

 

吃完鋼人烤的蛋糕(意外的好吃,只是上頭的文字依然讓人不悅),韋德頂著生日帽,手裡揣著彩虹小馬回到他和愛兒的家。

沒想到才推開破舊的門板,自己就被砸了派,滿臉白色鮮奶油。

 

「WT…!」韋德抹掉臉上的奶油,發現多米諾就站在面前,笑得一臉歡樂,「我操!」

「嗨,生日快樂,你這樣帥多了。」多米諾斜站著聳肩,手上還有一盤新鮮的奶油,「需要我再幫幫你嗎?」

「不必,謝謝!」韋德扯過一旁衣架上的外套抹去自己的奶油,「我不知道你有射滿別人臉的癖好!」

多米諾微笑著用食指沾了點奶油吃掉,「這不是我的鍋,是你的小司機策畫的。」

「策畫啥──」韋德轉頭,這才發現滿屋子都被布置得充滿了歡樂的氣氛,到處都是彩條和氣球,桌上還擺著一個大蛋糕。

 

「噢,侍侍,我們等了你一個晚上!」阿杜張開雙手,又捧到胸前,接著他看到韋德頭上的生日帽,「…你剛慶祝完嗎?」

「哇,有人該心碎了。」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的黃鼠狼歪斜著嘴角笑道。

「嘿,幹啥?別用這種看出軌老公的眼神盯著我,阿杜,」韋德把生日帽扯下來,「誰叫我這麼受歡迎,是鋼人主動邀我過去的。」

「好吧,但你還是比較喜歡我們對吧?」阿杜馬上又替韋德戴上他自己準備的另一個生日帽,笑得忠心耿耿。

「Yeah,當然,」韋德隨意答道,脫掉鞋子換上自己的洞洞鞋走進屋裡,硬是擠在愛兒和黃鼠狼中間坐下,「好啦,哥很感動你們居然記得我的生日,現在來切蛋糕吧?我希望裡面是古柯鹼口味的。」

 

 

***

 

 

一小時後,送走那幾個來亂的人,又等到愛兒睡著,韋德這才跟著回房,大字形仰躺到床上。

幾秒後,他掏出手機,點開了零星幾個生日祝福,但沒有回覆的心情。

打開相簿選了幾張剛才在X學院和自己家裡的慶生照片,無聊地丟上IG,幾秒後就引來好幾個人點讚。

 

十二點過了,已經不是韋德的生日。

 

然後在看到那個熟悉的帳號也給了自己一顆小心心後,他莫名難以言喻一整天的心情也跟著放下,韋德用力舒了口氣,把手機丟到一旁,抱起他新收到的Pinkie pie在床上滾了半圈,打算用這個生日禮物來一發。

 

 

***

 

 

『From小鬼頭:

大叔!你怎麼沒有跟我說昨天是你的生日?為什麼其他人可以幫你慶生我就不行?這不公平,我今天錯過了西班牙文的考試已經有點不開心,你知道我的西班牙課快被當了,結果還看到你的IG,害我心情更不好了,我也想幫你慶祝的,但現在你是壽星,我不該抱怨這些,所以還是祝你生日快樂,你想要什麼禮物?下次見面我會準備好的,不過現在我要去睡了,晚安!』

 

隔天一早,睡醒的韋德才看到這封簡訊,他打個呵欠,只回了一句『哥才不屑小孩子的禮物』,便心情好的起床了。

 

 

Fin.


评论(5)
热度(57)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