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鬧鬼 (測試用的小段子/RR賤荷蘭蟲)

安安這裡好久不見的三百

老胡最近越來越嚴格

我就是來看看自己還發不發得了東西的...


小小小段子



---



 

 

韋德威爾遜剛搬進這個鳥房子的第一天晚上就知道自己租了一間鬼屋。

想也知道這個地段、這個坪數、不用負擔任何水電還便宜得嚇人的租屋沒有死過一兩個人倒也奇怪。

 

剛洗好澡只穿了條內褲就抱著獨角獸倒在床上準備睡覺的男人雖然總覺得哪裡奇怪,但也說不上來,就、只是一種從腦子深處湧上來的涼意。

過了幾分鐘後,他知道是哪裡怪了。

先是吱呀一聲緩緩打開的房門,接著是腳步聲,最後天花板上的燈管自己亮了起來。

一開始韋德還以為是甚麼想劫財劫色的嫌犯,誰知道燈亮了之後半點人影都沒有。

他挑起眉,環顧了下整個房間,沒有做出反應,就這麼沉默了幾秒鐘,等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等到茶几上的雜誌自己翻動起來,他大罵一聲操,從床上跳起來,「Fuck,哥殺過這麼多人,還是第一次遇到鬼!」

他罵罵咧咧地跑到房門口重新把燈關掉,房間陷入一片昏暗,韋德才摸著黑走回床邊,燈又再次亮了。

「操!別鬧了,這麼亮我可睡不著!」韋德朝著空氣抗議,「我明天早上六點要起床耶!你行行好!」

 

燈依然亮著,沒有後續,於是幾秒鐘後韋德受不了地從行李箱裡找出一罐乳液,邊罵邊粗魯地扒開四角褲,決定尻一發來幫助入眠。

他才剛把小韋德掏出來,燈就暗掉了,接著是門被砰地一聲關上的聲音。

「……怎麼著?哥撞的還是個純情鬼?」

 

不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凶器都掏出來了豈有不尻的道理,於是韋德還是悠悠哉哉地來了一發之後才滿意地睡去。

 

 

半夜,韋德是在一股強烈的胸悶感之中被嗆醒的。他痛苦地掙扎了下,用力眨眨眼,床頭的牆上就是沒有窗簾的窗戶,月光大喇喇地灑落進來,讓他看到了是誰壓在自己身上。

一個看起來絕對沒有成年的捲毛小鬼就跨坐在自己的下腹,正對著剛剛才用過的小韋德,雙手壓在胸口的位置,難怪自己差點就要窒息。

 

「…哇喔,我該說甚麼?初次見面請多指教?」還有些睡眼惺忪的人也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這感覺簡直真實得不能再真實了,更不可能是作夢,「怎麼著?你在生氣我霸佔了你的房子?」

小男鬼搖了搖頭。

「那是怎樣?別說你是因為身為幽靈的無聊使命感?覺得自己不嚇點人就不划算了?」

小男鬼點了點頭,露出自以為可怕的惡笑(在男人看來不過是調皮的訕笑)。

韋德翻了個白眼,一個翻身就把小男鬼壓到身下,「嗯~原來我碰得到幽靈嗎?說真的,我真慶幸你沒有死狀悽慘、面目全非──什麼的,臉上的器官也都在,而且你長得還真可愛!」

小男鬼皺皺眉,困惑地看著韋德。

韋德把手滑到了那個小幽靈的臀上,試著揉了下,一種介於真實和虛幻之間的觸感讓他難以形容,簡直像是在摸一顆半透明的布丁似的,「噢,看看這個小翹臀!」

接著韋德就被幽靈賞了個直拳,生平第一次,然後小幽靈消失了。

 

發出一陣悶笑,我操,幽靈都這麼有趣的嗎?

韋德心情不錯地重新躺回床上,雙手枕到後頭,這次很快就睡著了,也沒有甚麼東西來攪局。

 

只不過第二天起床時,他在房間的牆壁上發現了一個深紅色、像是血漬的歪扭字跡,寫著「變態!」兩個字。

韋德忍不住噴笑出來,期待著夜晚的來臨。



Fin.

评论(76)
热度(281)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