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 良心 (短篇一發完)

隨手摸摸的小短篇

一開始是想著小荷蘭嚕的

但嚕到最後覺得也不像了

所以就隨便吧 (挖鼻



-----

 

 

當彼得帕克在幾乎要變成一片廢墟的老舊工廠倉庫裡找到韋德威爾遜時,那男人已經稱不上是一具完整的身體了。

他的手腳各斷了一隻,彼得帕克顫抖著撿起被埋在石堆裡的斷臂,而腿已經不知道身在何處,男孩其實很害怕這種血腥場面,但他還是按耐著反胃的情緒將韋德威爾遜的手臂帶到男人身旁。

 

「…嗨,小蜘蛛。」韋德威爾遜聽到有人走向自己的腳步聲,下意識便肯定是彼得帕克來了,他緩緩睜開眼睛,仰頭看向蹲在身旁的男孩。

彼得帕克看到韋德威爾遜還有意識,忍不住鬆了口氣,替他摘下面罩,露出裡面滿是血跡的臉,接著在他旁邊就地而坐。

「小蜘蛛怎麼會來?又是怎麼知道哥在這裡的?」韋德威爾遜伸出沒斷的那隻手戳了戳彼得帕克的小腿,笑得撒嬌。

「你遲到了整整一個半小時,而我完全聯絡不上你----」彼得帕克跟著掀開半邊面罩,「所以我只好動用之前給你的蜘蛛追蹤器…幸好你始終帶著它。」

「哇喔!別告訴哥已經超過7點了?!」韋德威爾遜一下子感到有些慌張,「對不起,小蜘蛛,哥沒注意到時間…錯過了和你的晚餐約會,不會生氣了吧?」

彼得帕克感覺到韋德威爾遜望著自己的眼神有些熱烈,於是雙頰微微泛紅撇開了頭,「----那才不是約會呢。」

「咦~~~哥好難過喔?」韋德威爾遜哀號了聲,「哥明明是那麼期待和小蜘蛛約會,畢竟這可是小蜘蛛第一次主動邀哥共進晚餐嘛!」

「就說了不是約會…」彼得帕克從盤腿的姿勢變成雙腳屈膝,環顧了四周,發現地上躺著幾具軀體,「…你又殺人了?」

 

韋德威爾遜舔舔唇,一瞬間避開了彼得帕克的視線,又再轉回頭來,「對。」

彼得帕克靜默了幾秒,接著他將臉埋進自己的雙膝間,正當韋德威爾遜等待接受男孩的責備與怒氣時,意外發現那個人意味不明地笑了起來。

「…呃、小蜘蛛?」小蜘蛛該不會是氣瘋了吧?他在笑什麼?

彼得帕克將臉抬起來,下巴靠在膝蓋上,表情有些悲傷,卻還是掛著笑,「怎麼辦…」

「Huh?」

「我好像都快習慣你殺人而不再感到訝異了。」

韋德威爾遜蠕蠕嘴唇,頓時有些愧疚,「小蜘蛛,我…我很抱歉。」

彼得帕克繼續笑著,聲音聽起來有些苦澀而無奈,「你為什麼總是要這樣…我明明、…」

 

明明想接受你,想嘗試著和你交朋友,想認真考慮你的追求。

而你卻總是這樣踩上我的底線,觸犯我的原則。

你其實也是個溫柔而善良的人不是嗎?我明明都知道的…。

 

「…小蜘蛛?」韋德威爾遜伸手拉住彼得帕克的手腕,「嘿,這一切都是哥的錯,但你能不能別擺出那種表情?哥…哥心疼。」

「而我是對你感到心痛----」彼得帕克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心裡話,頓時有些無地自容,只好再次將臉埋回雙膝間。

韋德威爾遜覺得心臟被什麼重擊了一般,正一抽一抽地疼著,他困難地從地上坐起來,用僅存的兩肢挪向彼得帕克,伸手攬住男孩的肩。

感覺到自己被帶入一個炙熱的懷抱,彼得帕克的頭更抬不起來了,臉頰有些泛紅,濃烈的血腥味隨著韋德威爾遜的靠近竄入鼻腔。

 

「小蜘蛛,對不起。」彼得帕克發誓這是自己第一次見到韋德威爾遜如此認真的樣子,他稍稍抬起頭來,鼻尖就蹭到了對方的胸膛,「哥不會再滅活了,這是最後一次。」

忍不住勾起一個苦澀的笑,「你上次也是這樣對我說的。」

韋德威爾遜蠕蠕嘴唇,頓時感到一陣啞口無言,「…抱歉,小蜘蛛,哥又食言了,對吧。」

「…反正我也習慣被你坑了。」彼得帕克閉上眼,問自己為什麼不推開韋德威爾遜的擁抱?大概也是因為都習慣了吧。

 

韋德威爾遜沉重的呼吸聲從彼得帕克頭頂壓下來,男孩感覺到他的懷抱逐漸加深了力道,頓時有些吃痛,「韋德?」

「我喜歡你,小蜘蛛。」

「……」彼得帕克的臉頰熱了一些,「…你說過了。」

「但你從沒回應過。」

 

「我該回應你什麼?死侍,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約你出來吃頓晚飯,而你到了約定時間卻還在這裡殺人----」彼得帕克將自己和韋德威爾遜的距離拉開了些,神情有些黯淡,「你就不能在下手前先摸摸自己的良心嗎?」

韋德威爾遜轉過頭去,意味不明地笑了兩聲,「有時候,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良心這種奢侈品的。」

彼得帕克抿抿唇,「……那我來當你的良心不就得了?」

「Huh?」韋德威爾遜低頭看向彼得帕克,微微瞪大了眼。

「下次…在你想要殺人之前,想想你的"良心"…」彼得帕克摸著鼻子,有些羞澀地撇開視線,「想著你的良心就好,他對你而言不是…很重要嗎?」

韋德威爾遜吞了口唾沫,看著彼得帕克的表情,一下子內心有些躁動,嗓音沙啞而沉重,「…很重要。真的,很重要。」

「So----就是這樣!」彼得帕克雙頰感到一陣燥熱,刻意惡狠狠地瞪向韋德威爾遜,用食指戳著他的鼻尖,「下次別再滅活了,知道嗎?」

韋德威爾遜笑著點點頭,心底暖暖的,「小蜘蛛,哥知道了…哥不會再做壞事,會讓哥的良心茁壯健康地長大…」

聽著韋德威爾遜的弦外之音,彼得帕克又彆扭了,「…知道就好。」

 

早已變成一片廢墟的破舊工廠很是昏暗,但韋德威爾遜卻看見彼得帕克的四周在發光。

那肯定是哥的良心開始發芽的模樣。

 

 

Fin.


评论(13)
热度(218)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