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家庭教師 - 02【RR賤X荷蘭蟲】

每次寫傻甜白都覺得好羞恥 (艸




-----


2、

 

這陣子的彼得帕克,不只要兼顧自己的學業、和梅嬸的相處、超級英雄的生活,現在甚至還要定期去韋德威爾遜家幫他的女兒上課。

雖然實在是過於忙碌,但當每次的家教結束之後,看著韋德威爾遜塞到自己手上----真的如他所說為數不少的學費時,心裡的疲憊就會一掃而空。

明明只是教些簡單的國小課程,偶爾盡些類似保母的責任,陪艾莉畫畫、玩點玩具、說說故事而已…就能拿到這麼豐沃的薪水,說真的,彼得帕克還真有點心虛感。

再這樣下去,大概不用太久,自己就可以換一台新的顯微鏡了。

 

而且出乎彼得帕克的意料之外,韋德威爾遜的女兒聰明伶俐的同時卻又乖巧可愛,大概可以說是和爹地一點都不像----抱歉,這樣會太毒舌嗎?

艾莉似乎也挺喜歡彼得帕克的,每次當他來按韋德威爾遜家的門鈴,總是搶著衝出來迎接自己,用她可愛的小手抱上自己的大腿要他趕快進屋,然後就會看到韋德威爾遜雙手交叉在胸前一臉無奈地抱怨道:「你連爹地都沒有這麼黏,現在卻黏著那個小鬼?」

 

像現在也是,當功課教到了某個段落,艾莉就拉著彼得帕克說要休息,叫他陪自己畫圖。

平常的艾莉很喜歡畫他爹地的肖像,黑色和紅色的蠟筆總是用得特別快,而今天,她嘗試著要把彼得老師畫下來。

和艾莉一起趴在地板上面對面,彼得帕克晃動著懸在空中的雙腿,努力發揮自己為數不多的美術天分,畫著眼前的小女孩。

 

「彼得老師,你不可以偷看喔~」艾莉邊畫邊遮著自己的白紙,表情認真地塗著顏色。

「知道了啦,我不會偷看的,你也不可以偷看我的喔?」彼得帕克忍不住笑了起來,想揉揉艾莉的頭髮。

「彼得老師,你靠近一點,我想看清楚你眼睛裡的顏色。」艾莉坐起身來,伸手捧住彼得帕克的臉,將人給拉到面前,用無比嚴肅的表情盯著男孩瞧。

彼得帕克被小女孩用大大的眼睛仔細觀察著好一會,憋不住地快要笑場,「好了沒啦!」

「再等等~彼得老師,你的眼睛好漂亮喔!」

「喔?艾莉的也是呀,」彼得帕克伸手捏捏艾莉的臉頰,「以後一定會長成小美女喔。」

 

「喂,哥是請你來當家教,不是來把我女兒的。」

突然一個聲音闖入,彼得帕克一回頭就見韋德威爾遜推開房門走了進來,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

「爹地,什麼是"把"?」艾莉一臉天真地看著他爹地。

「嘿,死侍先生,別亂教啦。」彼得帕克有些緊張地從地上坐起來,抬頭小小埋怨地看了韋德威爾遜一眼,接著轉回去雙手按在艾莉肩頭,「艾莉,那個詞…呃、要等你再長大些才會明白。」

「可是老師都說我很聰明,那我不能現在就知道嗎?」

「不、不可以!」彼得帕克有些手足無措地拍拍艾莉的頭頂。

「比起我,哥倒覺得你更像艾莉爹地是怎麼回事?」韋德威爾遜好笑地看著彼得帕克的反應,覺得現在的他簡直像是隻慌亂的小兔子。

 

「對了,彼得老師,晚上留下來吃飯好不好?」艾莉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看向彼得帕克,雙眼發著光芒。

「呃、咦?不好吧,這樣…」彼得帕克有點反應不過來地盯著艾莉,些許慌張地搖搖頭。

「為什麼不好?彼得老師不想留下來嗎?」艾莉揪著彼得帕克的袖子,一臉期待地看著男孩。

「不是、只是…」彼得帕克求助地望向韋德威爾遜,「這個嘛…我不該留下來,會給你爹地添麻煩的,對吧?死侍先生?」

而韋德威爾遜只是一臉無所謂地搔搔頭,「既然艾莉這麼喜歡你,你何不陪她共進一頓浪漫的晚餐?」

 

於是就在這樣半推半就之下,彼得帕克坐上了韋德威爾遜家的餐桌。

雖然有些尷尬,但至少賺到了一頓晚餐錢,彼得帕克如此安慰自己道。

 

「彼得老師,你吃青花菜嗎?」

「欸?我吃啊。」彼得帕克看向坐在自己旁邊的艾莉,乖巧地點了點頭。

「我也是,都沒有偏食喔~」艾莉眨巴眨巴大眼看著彼得帕克,接著指向韋德威爾遜,「可是爹地都不肯吃青花菜。」

彼得帕克感到一陣想笑,噢,他都不知道死侍還怕青花菜了?忍不住配合艾莉擺出一臉嚴肅的表情望向韋德威爾遜,「死侍先生,這樣是不行的,不能挑食喔?」

韋德威爾遜看著彼得帕克認真用食指指著自己鼻頭的小鹿模樣,總覺得心頭上有什麼地方怪怪的,居然會想躲避被盯著瞧的視線,「…青花菜難吃。」

艾莉朝著彼得帕克聳聳肩,「彼得老師你看,爹地就是這樣。」

彼得帕克也笑著向艾莉聳肩回去。

 

 

飯後,艾莉先去洗澡了,剩下兩人在廚房收拾善後。

 

「…死侍先生,看來你真的很討厭青花菜?」彼得帕克盯著盤子裡被留下的綠色蔬菜,忍不住想笑,憋緊了雙唇看向韋德威爾遜。

韋德威爾遜似乎有些不以為意地撇撇嘴,「比那個什麼JJJ的討厭小蜘蛛還討厭。」

「嘿,那是JJJ沒眼光!」彼得帕克忍不住就想替自己平反,「青花菜和小蜘蛛都是很好的東西,你也應該要學著看見青花菜的優點,死侍先生。」

「說真的----」韋德威爾遜有些憋不住地搔搔頭,「別再叫我先生了,怪噁心的。」

彼得帕克眨了眨眼,看向韋德威爾遜,「呃、是,死侍?」

韋德威爾遜放在頭上的手看起來有些尷尬,「也可以叫我韋德就好。」

稍稍愣住,彼得帕克的眼睛再眨了兩下,「…呃、嗯…好的,我知道了。」

 

搞什麼?怎麼突然覺得有些尷尬?

彼得帕克莫名其妙地想道,一邊快步走向流理台,誰知道就這麼好死不死踩上了掉在地板的捲餅皮,腳下一滑,後腦杓便朝著地面摔去----

 

「嘿,你做什麼?笨手笨腳的。」

正當彼得帕克要踩穩腳步前,誰知道某個雇傭兵就先反應過人地從後面扶住他。

往上抬頭看去,韋德威爾遜的臉正居高臨下地望著自己,雖然隔著面罩,但還是讓自己心跳瞬間漏跳了一拍,就這樣楞楞地窩在男人懷裡。

「…你要看到什麼時候?哥是不介意啦…」良久,韋德威爾遜冒出一句,才把彼得帕克的神智給喚回來,後者連忙慌張地從那個寬闊的胸膛起站直。

「呃、真抱歉,死…韋德先生。」

 

彼得帕克倉皇地抱著盤子走去流理台,七手八腳地洗了起來。

天啊,這是甚麼偶像劇裡面才會發生的畫面?自己太不小心吧…好丟臉!

 

韋德威爾遜低頭看看自己剛才不小心碰到彼得帕克屁股的掌心,沒想到那小鬼看起來乾乾癟癟的,摸起來的手感倒是還不錯。

 


TBC.

评论(23)
热度(237)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