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一個下雨的紐約夜 (賤蟲日常小段子)

早上聽了娘子的夢,馬上就決定嚕這個腦洞!!!

小小段子,又是個甜餅(對我就是個只會寫甜餅的鹹魚....)


可以搭配著娘子的圖一起吃下去,味道會更好(咦)


 @風靈.小荷蘭天使RR男神啊QAQ 娘子窩愛你!!!(比哈特)



----



一個下雨的紐約夜、

 

 

當彼得帕克躡手躡腳溜進韋德威爾遜的安全屋時,已經凌晨三點半。

他被外頭的大雨打得渾身濕漉漉,戰衣有些破損,上頭沾了泥水,還有些許血跡,但都已經被雨水沖洗得差不多了。

 

今晚的夜巡不太順利,彼得帕克也不敢頂著這副模樣回到家裡,萬一自己在處理傷口時發出聲響吵醒梅嬸可就糟糕了。

有家歸不得的青少年,腦海中第一個瞬間便浮現了那個雇傭兵的破公寓。

雖然兩人目前是在交往階段,但其實自己不常去他家,所以現在連聲招呼都不打就闖進來,彼得帕克還是感到有些尷尬。

 

希望韋德不會太介意…彼得帕克用韋德威爾遜之前給他的備用鑰匙將門打開,一股霉味馬上便撲鼻而來。

唔…明明上次才幫他打掃過房子的,沒想到現在映入眼簾的畫面又快要跟之前一樣令人不敢恭維了。

彼得帕克邊扶額邊走進安全屋,接著有些意外地發現電視螢幕是亮著的,順著光線看過去,便見一個紅黑人影半窩在沙發上睡著。

 

一瞬間,冉起某種類似於欣喜的情緒,彼得帕克加快腳步走到韋德威爾遜旁邊,跳上沙發,將臉頰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蹭了蹭。

突然被驚醒,韋德威爾遜"噌"地抬起頭來,發現自己身旁不知何時突然多了隻撒嬌的小奶狗。

 

「…小蜘蛛?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今晚你說做完作業要夜巡,怎麼會跑過來?哥不是在作夢吧?還是說這根本就是場夢?」韋德威爾遜揉了揉還有些惺忪的睡眼,「如果這是個夢,我們接下來會做羞羞的事嗎?」

「Shut up,這可不是夢,也沒有羞羞的事!」敲了韋德威爾遜一拳,彼得帕克撇撇嘴又往男人身上靠了些,「…我受傷了,沒辦法回家。」

「受傷?哪裡受傷了?!」聞言,韋德威爾遜馬上跳了起來,捏住彼得帕克的肩頭將人拉到面前審視一番,「你這怎麼用的?為什麼傷成這樣?嘿,你怎麼那麼濕?外面下雨了?」

面對一連串的問題,彼得帕克只是拉開韋德威爾遜的手,再次黏了回去,手腳並用地纏上男人的身體,「超級反派囉。」聳聳肩,他說道。

聽著小蜘蛛語帶沙啞的嗓音,韋德威爾遜扁起嘴來,「你可以叫哥去幫忙的,那個反派呢?他現在在哪裡?哥要去找他算帳----」

彼得帕克笑了出來,男人卻看得出那個笑容裡塞滿了疲憊,「噓,安靜點,你要我怎麼叫?打架到一半還要CALL你來當救兵嗎?噢,我可沒這麼媽寶。」

 

雖然自己就是喜歡看那個小小身軀撐起整個紐約市民安全的模樣,也知道他的內心比誰都還要堅強----但,「…聽著,小可愛,或許有時候,你可以多依靠大人一些。」

「Huh?」感覺到韋德威爾遜的語氣是難得的認真,彼得帕克抬起頭看向頭頂的男人。

脫下面罩,韋德威爾遜和那個臉上還沾著泥水的青少年對視,「叫你多依靠我一些啊。」

 

「…唔,我現在就在靠了啊!」

看著男人千載難逢的正經模樣,突然感到心跳漏了一拍,彼得帕克連忙把頭埋回韋德威爾遜的胸前不敢和他對上視線,揪在衣服上的手指緊了緊。

 

韋德威爾遜扯開一個笑,拍了拍彼得帕克的頭,又一下下撫摸著他因為被淋濕而捲曲起來的髮梢,「噢,小蜘蛛,你真該看看自己現在這副濕漉漉還打架打到緊身衣破損的模樣----不能怪哥剛剛以為是場春夢。」

「什麼----?」彼得帕克瞬間紅了臉,捶上韋德威爾遜厚實的胸膛,發出一個悶響,「你這滿腦子奇怪東西的傢伙…」

 

韋德威爾遜笑著將彼得帕克按倒在沙發上,從窗外灑進來的月光讓男孩的臉龐隱隱發著光,上頭寫滿了不知所措。

「既然小蜘蛛都來了,那能陪哥演完這個夢嗎?」

「……流氓!」

 

 

Fin.


评论(6)
热度(238)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