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家庭教師 - 03【RR賤X荷蘭蟲】

嚶嚶 窩來更文了 QwQ



-------



3、

 

今天是彼得帕克期中考的第一天,他昨晚已經通霄讀書到清晨,睡了大約不到兩小時就趕著去學校,經過一整天的疲勞轟炸之後,還要馬不停蹄地趕到韋德威爾遜家幫艾莉上課,於是當小女孩認真算著數學時,彼得帕克一不小心就趴在一旁的書桌上睡著了。

 

「彼得老師,你看這一題----」艾莉寫到某個不會的題目,轉過頭去就看到已經睡得香甜的彼得帕克,連忙硬生生地住了嘴。

正巧,韋德威爾遜這時從房門外走了進來,艾莉看到爹地馬上比了個"噓"的手勢,要爹地別吵醒男孩。

韋德威爾遜看了看趴在桌上的人,挑起半邊眉頭,猶豫半刻之後拍拍艾莉的背,「小公主,先去刷牙好不好?」

「那彼得老師怎麼辦?」艾莉指指彼得帕克,一臉擔心。

「爹地會處理的,艾莉別擔心。」

「好吧~」

 

等到艾莉離開房間,韋德威爾遜才將視線拉回到彼得帕克身上。

怎麼睡到連嘴唇都嘟起來了?像個小嬰兒似的,韋德威爾遜好笑地看著彼得帕克擠在桌上的臉頰肉,似乎軟綿綿的,手感應該挺好?還有那粉嫩嫩的嘴唇…。

行動比腦袋還快地伸出手戳了戳,果然很軟,這傢伙真的是高中生?

【噢噢,看他的臉頰有多嫩,其實長得也挺可愛,說不定我們可以找個機會吃掉彼得帕克。】

"幫助一個可愛的兒童破處。"

「不行,小蜘蛛要是知道會殺了我們的。」韋德威爾遜聳聳肩,環視一下四周,發現彼得帕克掛在一旁的外套,便拿了下來要替他蓋上。

 

隱約感覺到騷動的彼得帕克,一睜開眼就看到韋德威爾遜正將外套披到自己身上,瞬間清醒過來,從桌上爬起,「呃、我…!」

韋德威爾遜看到自己把男孩吵醒,也就站直了身,把外套還給他,「小寶寶昨天太晚上床睡覺?」

彼得帕克有些尷尬地摸摸鼻子,神情慌亂,「因為我昨天熬夜讀書…真抱歉,我不是故意睡著,或是想偷懶…艾莉呢?」

韋德威爾遜覺得好笑,這小鬼也太緊張了吧,「她去刷牙了。」

「噢…真的很抱歉,我不該在上課期間睡著的…」彼得帕克摸摸後腦杓,覺得自己真不是個盡責的家教。

看著彼得帕克動來動去不停說話的嘴巴,韋德威爾遜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他承認自己似乎對這個小鬼頭產生了一點莫名的興趣。

 

「呃…韋德先生?」彼得帕克發覺韋德威爾遜的目光,被盯得有些發寒,突然硬生生地閉上嘴,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爹地,我刷好牙了。」

這時,艾莉正好回到房裡,韋德威爾遜像是回過神來一般,走過去抱起小女孩,「那就準備上床睡覺囉~」

「可是我還有題目不會算…」

「留到明天再說吧,相信老師會體諒妳的?」韋德威爾遜笑著將艾莉放上床,又回過頭去看向彼得帕克,「你先下樓等我,我要念點床邊故事給小公主聽。」

「…其實我可以自己離開的,韋德先生。」

「哥很快的,OK?」

 

於是彼得帕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翻著韋德威爾遜家的雜誌(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本非色情的刊物),大約過了十分鐘之後,那人就從樓上走了下來。

 

「嘿,艾莉睡了。」韋德威爾遜向彼得帕克招了招手,後者連忙從椅子上起身,拍了拍屁股。

「嗯…謝謝你堅持要送我一程,韋德先生。」

彼得帕克都不知道死侍這個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紳士了?居然連身為男性的自己都照料得宜。

「嗯哼,這一帶晚上不太安全,而你剛好又長得一臉很適合被搶劫。」韋德威爾遜聳聳肩,笑得很惡質。

彼得帕克聽了有些憋屈,明明自己可是一個晚上能夠抓到三個搶匪的蜘蛛人,卻要被這樣說,真是有苦難言…「我才沒被搶過呢。」忍不住稍微扁起嘴反駁道。

「講得好像你很期待被搶一樣,」韋德威爾遜邁向玄關,推開門板,「嘿,該走啦,哥送你去搭車。」

 

說實在的,自己從來沒料到韋德威爾遜會對別人這麼好,平常總是看他一副屌兒郎噹,對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沒想到居然對"彼得帕克"如此上心。

每次下課後,那人都會陪自己走個十分鐘的路程,來到郊外的車站等巴士。

當然,自己和一個穿著紅色緊身衣,身材高壯,全身上下散發著不善氣質的傢伙走在一起,除非是傻了,要不然根本不可能會有人敢來接近自己。

其實彼得帕克也只是覺得訝異身為死侍的那個傢伙,比想像中還要善待別人,說不定自己以前對他有些誤解?

 

「嘿,巴士來了!」聽到一陣微弱的聲音,彼得帕克遠遠就看到一輛巴士朝這邊開了過來,回過頭看向韋德威爾遜,「今天真抱歉,沒有幫艾莉教完功課…。」

「下次在寶寶該上床睡覺的時間乖乖入睡就好了,」韋德威爾遜聳聳肩,一臉無所謂,「或許你可以和艾莉學學。」

似乎莫名其妙又被調笑了,彼得帕克扁著嘴嘟噥,「我都已經快18了。」

 

看著彼得帕克走上巴士遠去,韋德威爾遜笑了出來,剛才少年自以為說得很小聲沒被聽到的話自己可是都盡收耳裡,「是啊,大概快要到可以嘗嘗的年紀了?」

 

 

***

 

 

儘管身體再累,眼皮再沉重,紐約街頭的罪犯可不會因為這樣就一起放假不幹壞事,所以彼得帕克回到家之後還是換上制服出門夜巡去了。

希望今天不會太多事,好想念房間裡那張床,雖然不算太軟太好睡,但對此刻的自己而言已經很有吸引力了。

 

街道上只有三三兩兩的行人和縮在牆邊的流浪漢,偶爾會有幾輛呼嘯而過的汽車,除此之外,幾乎沒什麼動靜。

看來今晚的紐約還算祥和,上帝保佑,彼得帕克蹲在路燈上往下掃視,有些欣慰地想道。

就在他盪著蛛絲在城內徘徊時,意外地發現了某個顯眼的身影在不遠處遊蕩。

下意識地就晃了過去,從上方直接降落在那人面前,「嘿,這麼晚了你在這裡做什麼?」

「…小蜘蛛?」韋德威爾遜挑起半邊眉頭,手裡還拿著咬到一半的捲餅,「噢,我們的友好鄰居在夜巡?」

「嗯哼,而你看起來像個可疑人物。」彼得帕克雙手抱在胸前,歪頭看著眼前的高大傢伙。

「怎麼,小蜘蛛要盤查哥?可以唷?」韋德威爾遜笑著用空出的那隻手摟上彼得帕克的腰,後者立刻就將那人的手給拍開。

「我會直接把你帶去警局。」白了一眼,果然,這個雇傭兵還是挺煩的,稍早那些對他產生的想法或許該劃掉才對。

「小蜘蛛怎麼能這樣?哥又沒做壞事?」壞笑著收回被打疼的手,在空中甩了甩,「好難得小蜘蛛看到哥會主動跑上來喔?」

 

其實彼得帕克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平常看到那人的身影明明都會下意識想裝作沒看到快點閃開的,今天卻主動跳到他面前?

 

「小蜘蛛需要哥陪你夜巡嗎?」韋德威爾遜笑得眼角上彎,看起來一臉賤樣地攬上彼得帕克的肩頭。

「才不需要呢。」彼得帕克習慣性地拒絕了韋德威爾遜,才正要拍開男人的手,一下子又回想起他稍早護送著自己去搭車的模樣,突然覺得不應該對他那麼壞,伸出的手也就硬生生地卡在半空,頓了頓又放下,「艾莉呢?你沒留在家陪她,跑出來做什麼?」

「咦?哥給你說過哥的女兒叫艾莉嗎?」韋德威爾遜突然歪了歪腦袋,困惑地看向彼得帕克。

彼得帕克頓時嚇得閉緊雙唇,自己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是彼得跟我說的。」

「噢~彼得帕克啊。」韋德威爾遜的語氣瞬間帶了點玩味,「他還跟你說了些啥?有沒有說被哥的帥氣給迷倒了?」

彼得帕克白了一眼,「也沒說些什麼,其實我和他…不太熟。」

「小蜘蛛居然讓不熟的人知道自己的祕密身分?」

「呃、那個…」彼得帕克真的覺得自己的謊言太拙劣,肯定是因為睡太少了,「有一次在換衣服時不小心被他發現,才和他坦承的,就、只是這樣…」

 

噢、天,自己真的好睏,得快點結束夜巡回家補眠才行,忍不住在韋德威爾遜面前打了個哈欠,又隔著面罩揉揉雙眼,努力想打起精神。

沒想到韋德威爾遜卻看著自己噗嗤地笑了出來,「小蜘蛛,你和彼得今天做了什麼?為什麼都不約而同一臉睡不飽的模樣?」

「…呃、有嗎?我怎麼知道彼得怎麼了…」被這麼一問,彼得帕克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是搔搔頭,先行撇開了視線,有些尷尬。

「那個小鬼熬夜念書準備考試,結果在哥家裡睡著啦!」韋德威爾遜聳聳肩,歡快地笑了兩下,「還一臉緊張的不停向哥解釋,像個要被哥活宰的小寶寶似的。」

聽到韋德威爾遜說的,彼得帕克忍不住想炸毛,什麼嘛,這不是完全被他給看扁了嗎?但又有苦難言,只是裝著沒事的樣子開口,「喔~誰叫他是個眼裡只有課本的書呆子嘛,這種考試他肯定都會熬夜準備的。」

「嘿,你怎麼這樣嘲笑同學呢?哥都不知道小蜘蛛是這種人?」韋德威爾遜挑起眉,歪著頭看向彼得帕克,一臉質疑,嘿!誰會想到有這樣的一天?死侍居然在教訓蜘蛛人?自己只不過是怕穿幫,所以自我調侃了一把而已…。

摸了摸鼻子,彼得帕克一下子有些尷尬,「…抱歉,我的錯。」

「再說了,彼得睡著的樣子小蜘蛛看過嗎?那可是超萌的喔~」韋德威爾遜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將雙手捧在臉頰,一臉少女狀,「像隻可愛的小奶貓趴在桌上睡著,還一邊嚶嚶說著夢話的模樣,真是-----噢、抱歉,小蜘蛛,當哥什麼都沒說,你可別誤會了?哥不會對你同學下手的啦。」

彼得帕克完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了,他覺得自己的臉頰微微泛著熱氣,最後只能蠕蠕嘴唇,憋出一口,「…誰知道啊!」

 

好煩…這個傢伙,沒想到自己稍早真的產生過死侍或許本質挺好的那種想法,果然,都該劃掉!劃掉劃掉!

還有,自己真的說了夢話?OH NO…。



tbc.

评论(13)
热度(222)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