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家庭教師 - 04【RR賤X荷蘭蟲】

來更文嚕~~~ (狀態顯示勤快)

快摸摸我的頭 (????)



------



4、

 

「早安,小可愛,用你完美的自然捲小瀏海來開啟美好的一天真不錯?」

【要是可以用屁股會更美好。】

 

當彼得帕克喝光自己的橘子汽水時,韋德威爾遜正好出現在不遠處,朝著這邊用力揮手。

「……呃、說真的,你穿成這樣來遊樂園?」彼得帕克睜大眼睛看向韋德威爾遜,那人約自己來遊樂園,卻還穿著他的緊身衣,全身包得緊緊。

「有任何疑問嗎?」韋德威爾遜倒是一臉無所謂地歪歪頭,「哥記得遊樂園應該沒有服裝限制吧?」

「是、沒有啦…」彼得帕克搔搔頭,覺得哪裡怪怪的想反駁,又莫名覺得那傢伙說得有理,「不過,為什麼有關艾莉的事情要約在這種地方講…」

那個雇傭兵,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約了自己在遊樂園見面,說是要談談他女兒的事情,雖然不知所以,但還是莫名其妙地答應了。

 

韋德威爾遜聳聳肩,「因為艾莉想要的大象娃娃夢夢只有這裡有賣?」

「…夢夢?」彼得帕克有點傻眼地看向韋德威爾遜。

「Well,那隻大象的名字,別問我,那部卡通哥可沒看喔,對哥來說彩虹小馬才是真的…」

「等等,韋德先生!」彼得帕克打斷了韋德威爾遜的話,「你不是說有關於艾莉的事情要和我討論才來的?怎麼變成買娃娃了?」

「喔~~~那個啊?哥騙你的啦,」韋德威爾遜笑得一臉理所當然,勾住彼得帕克的肩就要將男孩往裡頭帶,「哥只是找不到人陪哥來玩而已。」

「…你怎麼可以這樣,這、這算詐欺?」彼得帕克急著要掙開韋德威爾遜的手,卻被男人揣得更緊。

「別說得這麼難聽嘛,小可愛。」

「我說的是事實,韋德先生!」這個雇傭兵居然欺騙自己!

「好吧,就算是事實,但哥也只是想跟你一起來放鬆一下~」

【順便上了你。】

「我可沒答應要和你放鬆,你就把我騙來…」彼得帕克扁著嘴小聲嘟噥。

「唉呀,別像個要被拉去旅館破處的小女孩似的嘛?反正你都來了,就陪哥玩玩?」韋德威爾遜一臉歡快地說,他老早就想好要把這個小可愛拐來約會,以進行一步步將男孩吃掉的計畫。

彼得帕克想了想,的確如此,都來到這裡了,乾脆就放寬心玩上一天,當作讓自己放個假?「…你請客。」

「那當然,小可愛!」

猶豫兩秒之後,彼得帕克點點頭,和韋德威爾遜一起進了遊樂園。

但死侍這個傢伙騙了自己還是很混帳!

 

 

難以想像一個全身紅,帶刀又帶槍的傢伙,在遊樂園裡像個小孩似的坐著旋轉木馬,彼得帕克站在一旁看著正一圈圈經過自己面前,歡快揮手的搶眼男人嘆氣,想裝作不認識他。

今天一整天都陪著他到處玩了一堆遊樂設施,一晃眼就快傍晚了。

 

「彼得,最後再陪哥去坐那個?」等到韋德威爾遜從旋轉木馬上下來,便興奮地跑到彼得帕克面前,指著不遠處的摩天輪,一臉少女狀又期待地看向男孩。

「呃、那個?」彼得帕克挑起眉頭跟著看過去,「坐完那個就可以回家了?」

「你就這麼急著想走?」韋德威爾遜一下子聳拉下臉,看起來有點可憐兮兮。

「沒有啦…」彼得帕克就這樣莫名其妙被拉去排隊,上了摩天輪。

 

看著其他車廂裡的人,彼得帕克發覺到幾乎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突然之間感到有些尷尬,連忙坐正了不敢再亂看其他車廂。

也是,會來坐摩天輪的,基本上都是正在曖昧中,要不然就是已經在一起的戀人,難怪剛才和韋德威爾遜在底下排隊時,員工要用有點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彼得帕克現在終於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看著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彼得帕克,韋德威爾遜忍不住想笑,那個小鬼肯定是意識到了吧?反正自己也是故意帶他來坐摩天輪這種白癡情侶才會喜歡的東西,想趁機製造一些曖昧的氣氛。

說真的,自己該忍多久才能吃掉彼得帕克,而不會讓他嚇得逃跑?

對一個未成年男孩產生邪念還真是第一次,如果是以前,隨便暗示幾下雙方就都明白了,哪還需要像現在這樣大費周章。

不過要是沒搞好的話,不只彼得帕克會溜走,讓小蜘蛛知道了,自己肯定會遭殃。

所以想吃掉彼得帕克,還是慢慢來的好…。

 

「你看,從這裡可以看得到遊樂園外面!」韋德威爾遜和彼得帕克面對面,後者雙腿併攏地正襟危坐著,男人注意到了,沒有戳破,只是憋著笑伸手指了指車廂外頭,夕陽正好壟罩在高樓大廈上方,整個城市陷入了一片橙色。

「嗯…嗯。」彼得帕克默默觀察韋德威爾遜的態度,看起來似乎還滿自然的,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吧…不過還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用彼得帕克這個身分來和死侍坐摩天輪的一天,真詭異。

「…嘿,彼得,」突然,韋德威爾遜喚了一聲,彼得帕克轉過頭去看向他,男人正一手撐著下巴盯著自己瞧,「晚餐想吃什麼?」

彼得帕克被男人笑瞇了的雙眼看得傻愣,明明他也常這樣對蜘蛛人笑的,但為什麼自己突然覺得此刻的韋德有點…不一樣?是因為夕陽的緣故吧…。

 

正當彼得帕克還在分神時,從不遠處傳來一陣騷動,兩人順著聲音來源看上去,發現一個男人身上似乎綁著什麼,站在摩天輪正中央的天台上。

感到詭異,彼得帕克站起身來觀望了一會,良好的視力讓他定睛一看就發現那個男人綁著的居然是炸彈,一下子就慌了。

「是恐怖攻擊!」彼得帕克抓住韋德威爾遜的手,有些緊張地開口。

「哥看到了。」韋德威爾遜看起來倒是比彼得帕克冷靜許多。

 

糟糕,自己今天既沒穿緊身衣出門,也沒帶上蛛網發射器,彼得帕克有些焦慮地站起來又坐下,也沒辦法在韋德威爾遜面前提起自己的困擾。

 

「嘿,小朋友,哥知道遇到恐怖攻擊讓人興奮,噢,誰不喜歡刺激的場面----但請你坐好不要亂動,」韋德威爾遜壓著彼得帕克的肩強制讓他坐定在位置上,一邊從身上摸出一把手槍,伸長了手便往炸彈客的方向瞄去,「雖然有點可惜,但還是趁現在就早點將那個傢伙解決吧?」

彼得帕克看著槍頭瞪大了眼,才正要阻止韋德威爾遜,沒想到那人就又先行將槍放了下來,在男孩困惑的眼神底下看起來有些苦惱地搔搔頭。

「唉,這可不行啊,都答應過小蜘蛛不再滅活了…老毛病怎麼又犯了呢?」韋德威爾遜小聲嘟囔著將手槍收回腰帶,模糊的低語卻被彼得帕克盡收耳裡,瞬間感到一陣訝異。

這個雇傭兵,居然真的有把他和自己的約定放在眼裡?

 

騷動越來越大,到處都是尖叫聲,工作人員忙著先把坐在摩天輪上,轉回地面的遊客都給一車一車疏散掉,還被困在空中的人只能無助地或哭喊、或發抖著祈禱。

不久後,連警察都來了,開始和炸彈客僵持不下,不斷做著談判。

 

還有大概一些距離才會回到地面,韋德威爾遜伸出手摸摸彼得帕克的腦袋,「怕嗎?」

彼得帕克看向韋德威爾遜愣了愣,說實在的,身為蜘蛛人的自己,就算真的害怕又怎麼能承認?但現在的自己只是個高中書呆子,於是猶豫一會便點點頭,「…呃、有一點。」

「放心,有哥在,你不會傷到一分一毫的喔,」蹭在彼得帕克頭頂的掌心,溫度隔著手套都透了過去,他將男孩的頭髮揉亂,「哥等等會讓那個全身綁滿仙女棒的混帳靠著他的煙火升天,當然囉,不會有人傷亡。唉,這說來話長,你得自己去問問小蜘蛛是怎麼回事。」

彼得帕克睜大了眼看著韋德威爾遜,這傢伙什麼時候變成那麼可靠的人了?

「嗯?怎麼啦?為什麼這樣看著哥?」韋德威爾遜接收到了彼得帕克的視線,回望過去,一臉茫然地歪歪頭,順便又再拍了拍男孩的頭頂,「好了,現在,下去吧!」

 

Huh?!

 

兩人的車廂正好已經降落到接近地面的位置,彼得帕克在瞬間被人攔腰抱起,韋德威爾遜一腳踹開摩天輪的車廂門後便將男孩給丟了出去。

反應過來之後,彼得帕克慌張地回過頭看向還留在裡面的韋德威爾遜,「你要幹嘛?」

「嗯…要是那些只會吃甜甜圈的傢伙制伏得了炸彈客,那哥早就考上哈佛啦,」韋德威爾遜伸出手指了指還在和炸彈客僵持著的警察們,笑得一臉嘲諷,「既然哥是這裡唯一一個英雄,那好歹也該做點什麼?你這個小朋友乖乖待在安全的地方等哥回來就好啦!」

 

彼得帕克睜大雙眼,就這樣看著韋德威爾遜送了自己一個秋波,並隨著持續轉動的摩天輪再次往上升去。




tbc.

评论(28)
热度(251)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