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豢養吸血鬼-01 (吸血鬼獵人賤X吸血蟲)

OMG 娘子真的很愛推我坑....

這裡大概快有一半的坑都是被他安麗才生出來的吧.... OTZ


閱前導讀:

這是一隻無毀容傭兵賤跟吸血鬼蟲 (歡迎自行代入 我自己是想著小荷蘭嚕的 (欸

OOC嚴重 (艸

各種吸血鬼私設

關於他們倆的設定之後應該會隨著劇情慢慢清楚 我就不多做說明了 (欸


然後大概會是各種小段子集成的系列文 想到什麼嚕什麼....也不知道會嚕幾篇

嗯....大概就這樣 可以接受就進來吧 (?



PS. 我要趁機告白  @風靈.小荷蘭中毒無法自拔 

娘子生日快樂!!! 老爺永遠愛你!!! 比誰都愛你!!! MUA!!! (比哈特)



----

 

 

晨曦從窗外灑落在血紅色的地毯上,映照出上頭一塊深色的污漬。

彼得帕克微瞇著眼,在陽光把自己的皮膚灼傷之前拉上厚重的窗簾。

客廳一瞬間陷入一片濃郁的黑暗。

只剩下從外頭傳來的一陣陣雨滴打在玻璃窗上的悶響。

 

突地,木質門板被推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從外頭走了進來。

他穿著一件毛領的紅格紋大衣,整個人看起來都濕透了,被水分壓下來的瀏海短短地垂落在額面上,有些懶洋洋地替屋子開燈。

 

「韋德!」

彼得帕克從落地窗前直接蹦跳到男人身邊,揪住他的大衣下擺晃了晃,雙眼晶亮亮地盯著他瞧。

「喔,早安,」韋德威爾遜低頭對上男孩的視線,拍了拍他的頭頂,「還不睡?」

「在等你回來啊。」彼得帕克下意識地蹭向男人潮濕而溫熱的手心,「啊…你淋濕了,我去幫你拿毛巾來!」

 

男人站在門口看著彼得帕克蹦蹦跳跳跑進房間翻找了一陣,然後手裡拿著一條大毛巾跑回來,舉高了手便將柔軟的布料扔到韋德威爾遜頭上,「你、下來一點嘛!這樣我手會很酸。」

「嗯哼~」韋德威爾遜笑著半蹲下來和彼得帕克平視,乖乖讓他替自己擦頭髮。

短短的髮絲沒兩下就乾得差不多了,男孩認真地看著韋德威爾遜的頭頂,收回毛巾在上面拍了兩下,「好啦!這樣就不會感冒了。」

 

韋德威爾遜沒有吐槽彼得帕克只把頭髮擦乾,身體還是全濕的有什麼用,只是被男孩拉著手一起坐回沙發上。

才剛把外套脫下放到一邊,彼得帕克便蹭了上來,用臉頰磨磨自己的手臂,「我快睡著了…」

「不吃點早餐再睡嗎?」韋德威爾遜笑著指向自己的脖子,略帶挑逗地和彼得帕克對上眼。

男孩望向那個正湧動著新鮮血液的頸動脈,忍不住舔舔唇,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搖搖頭,「不要!而且這根本不是早餐,是宵夜吧…」

「對你而言是囉?」韋德威爾遜故意把脖子湊向彼得帕克,「真的不要?」

有些焦慮地將鼻尖湊到男人的頸間,聞了好一陣,血液的香味讓自己差點想咬下去,但彼得帕克只是可憐兮兮地扁起嘴,「才不要,我正在減肥。」

 

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韋德威爾遜伸出食指戳了戳彼得帕克的腹部,「你學人家減什麼肥啊,小吸血鬼。」

「啊,不要戳啦!」彼得帕克捏住那隻不乖的手,微微脹紅了臉,「我最近好像變胖了…」

「我的血太好喝了?」韋德威爾遜挑眉,表情中帶有莫名的得意洋洋。

一瞬間難以反駁,彼得帕克有些賭氣地回戳男人的腹肌。

 

 

彼得帕克,一個目前正處於被韋德威爾遜豢養狀態中的吸血鬼。

有些奇妙的是,韋德威爾遜是一個吸血鬼獵人。

如果問到為什麼這樣詭異的組合會出現在一塊,那原因大概就要倒回至幾個月前開始講起。

 

當時韋德威爾遜正解決完某個案子,在準備要回到他的小套房的路上。

一個渾身破爛的青少年斜倒在自己住的公寓旁,看起來像是受了重傷,寬鬆的白色上衣沾染紅色血跡顯得格外嚇人。

本來韋德威爾遜想裝作沒看到就這樣走過去的,反倒是那個小傢伙蠕動了一下,困難地抬起頭來,和男人對上眼。

 

「…我、…救救我…」

韋德威爾遜盯著那個瘦弱的男孩瞧了好一陣,發現他沾了塵土和些許血跡的臉龐底下,那雙眼睛微微泛著氤氳。

「…狗娘養的。」

低聲罵道,韋德威爾遜踹了紅磚牆一腳,接著一把將男孩撈起,帶回自己的破公寓。

 

「你叫什麼名字?」

讓男孩洗了個澡,韋德威爾遜這才看清他身上究竟哪些地方有傷。

男孩望著眼前正把毛巾丟到自己頭上的人,小聲開口,「…彼得帕克。」

「OK,你該慶幸自己的長相是我的菜,」要不然一般時候自己才不可能做出這種日行一善的鬼事,「你為什麼受傷?」

彼得帕克垂下眼眸,看起來有些猶豫,轉著手指。

韋德威爾遜一手撐著下巴,另外一手隔著毛巾揉亂他的頭髮,「不說?那就把你丟回大街上。」

「拜託、拜託不要!」彼得帕克突然急躁起來,伸手抓住男人的手臂。

 

韋德威爾遜看著男孩蒼白的臉龐,對上他微微泛起紅光的雙眼,突然瞪大視線,飛快地掐住他細瘦的脖頸,「…你是吸血鬼?!」

彼得帕克倒抽一口氣,突如其來的呼吸困難讓自己嚇了一跳,緊張地看著韋德威爾遜,「你、我…」

韋德威爾遜突然覺得可笑,什麼不撿,居然撿到一隻小吸血鬼,他伸手捏住彼得帕克的嘴角用力扯開,露出裡面的白牙,意料之內地看到了兩顆相較之下顯得尖長的獠牙。

 

「啊、…放開、放開…」彼得帕克感到氧氣逐漸短缺,伸手拍打著韋德威爾遜的胸膛,眼眶嗆出淚花。

稍微放鬆了些力道,韋德威爾遜湊近男孩痛苦的臉,「說,你一個吸血鬼怎麼會出現在城市裡?」

「我、是被趕出來的…」彼得帕克急促地說著,一邊拼命喘息。

見男孩的眼底沒有像是說謊的情緒,韋德威爾遜掃視一下他的全身上下,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傷,就算想對自己不利也只會吃虧吧?於是遲疑兩秒之後,男人漸漸鬆開了手。

 

蒼白的脖頸被掐出一道紅色印子,彼得帕克用力咳嗽,雙眼被逼出生理性的淚水。

「被趕出來?」韋德威爾遜的眼神銳利如毒蛇,緊緊纏繞在彼得帕克身上,後者才對上那道視線便忍不住一陣輕顫。

「我…和他們不太合,從小開始…就是這樣,」彼得帕克吞了口口水,不敢抬頭,深怕惹到那個人又會被掐脖子,「這種事已經發生很多次,只是…他們這次成功了,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森林。」

挑起眉頭,韋德威爾遜沒想到原來吸血鬼們也會搞排擠那一套,而且----瞥著男孩身上的傷口和血跡,看來比人類們還要激烈多了?

 

審視了男孩一陣,那張稚嫩中混雜著一絲性感的臉蛋,剛才因為激動情緒而發出紅光的雙眼現在已經變回深棕色,「你知道----我是個吸血鬼獵人嗎?」

彼得帕克瞪大視線望向男人,下一秒神情變得驚恐,「真、真的?」

「你說呢?」冷笑著和男孩四目相交。

彼得帕克這才發現那人的大腿上佩戴著一把銀製短刀,背脊瞬間涼了起來,「你、你…不要殺我…」

「噓-----」韋德威爾遜伸手摸上男孩的脖頸,撫弄著剛才被自己掐紅的地方,感覺到那人劇烈地顫抖了起來,「我不會殺你,甚至還可以養你,保證你的食物來源----代價就是…」

彼得帕克感覺被輕撫過的地方被激起一陣疙瘩,「…代價?」

「代價就是你要滿足我的一切需求。」韋德威爾遜勾起唇角,「當然,要是你不答應,我會在這裡馬上了斷你的性命。」

彼得帕克嚥了口唾沫,額角沁出冷汗,「我、我知道了…」

 

雖然不知道一個吸血鬼獵人為什麼要收留吸血鬼,但既然在自己已經沒地方去、還餓得要死時有人主動跳出來說要餵養自己,那是何樂而不為呢?

其實一開始韋德威爾遜只是抱持著藉由這個吸血鬼深入了解敵人,加上那孩子剛好是自己喜歡類型的心情就這樣豢養起來,卻沒想到後來會對於這樣的生活逐漸習以為常。

 

至少,在自己殺完他的同類之後,回到隱密而破舊的小套房時,會有一個青澀而軟綿綿的嗓音對自己說「歡迎回來。」,這對韋德威爾遜而言,分享一些自己的血液給那個小吸血鬼也算是值得了。

至於彼得帕克從一開始對自己的恐懼慢慢轉變為撒嬌和依賴,大概都是意外的附加品。

 

 

「嘿,小吸血鬼,想睡就去睡。」韋德威爾遜發現男孩眼皮已經開始黏在一塊,便直接將他從沙發上拎了起來。

「韋德,陪我睡?」揉了揉沉重的雙眼,彼得帕克有些撒嬌地勾勾男人的衣領。

「嗯。」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韋德威爾遜一直都是半夜行動的,這也剛好讓他可以和身為吸血鬼的彼得帕克作息一致,抱著男孩走進臥房,將人丟到床上,便一起爬了上去。

才沾到柔軟的床,睡意便逐漸攀了上來,朦朧之中感覺到彼得帕克的臉黏向胸膛,雙手雙腳如章魚似的纏住自己身體,滿足地蹭著。

「韋德晚安~」彼得帕克抬頭舔了口韋德威爾遜的頸動脈,然後快速地縮回後者的懷裡,語氣俏皮。

「…晚安。」對於自己被舔一口就差點翹鳥的韋德威爾遜,也只能無奈揉亂男孩的髮。

反正等自己睡飽之後,再把這個邪惡的吸血鬼吃乾抹淨。

 

 

Fin.

评论(14)
热度(259)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