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家庭教師 - 07【RR賤X荷蘭蟲】

噫......青春狗血戀愛戲碼 (?



----


傍晚的紐約街頭熙熙攘攘,彼得帕克站在一角,手裡拿著一瓶汽水喝了口,蓋上蓋子,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滑開手機螢幕翻了下又收回口袋,將手腕舉到面前看了看上頭的時間,還不到7點,吹著口哨抬頭看看天空,又看看路上的號誌燈,路人在綠光下快步前進,來來往往間卻看不到自己在等著的那個人,彼得帕克開始來回踱步。

搞什麼?自己這是在緊張嗎?怎麼那麼坐立不安…。

 

昨天晚上,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居然打電話給韋德威爾遜,問他要不要陪自己來看等了很久的電影。

當然,在意料之內,韋德威爾遜歡快地答應了----反正那個男人就是個沒節操的傢伙,大概誰約他都會去吧?好像悶悶的…。

彼得帕克又踢了踢石頭,看著它滾向一邊,撞到了某個人的腳尖而停下。

抬頭,便看見一個高大的陰影正壟罩在自己上方,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呃、你好啊,韋德…先生。」

為什麼結巴了?這可不像自己。

 

韋德威爾遜穿了件紅色連帽外套,鬆鬆垮垮地掛在身上,這是他第一次在彼得帕克面前穿便服,雖然還是戴著面罩,但其他地方布滿傷痕的皮膚已經露了出來。

老實說,韋德威爾遜也是有些緊張的,他沒告訴過彼得帕克自己今天會穿這樣出來赴約,現在用這個模樣站在男孩面前,他感到自己掌心在冒汗。

其實也只是想試探看看,這孩子究竟是否如他所說的,不會用外表去評斷一個人,要是他對自己產生唾棄的情緒,那一切就都玩完了,自己對彼得的興趣大概也全都會不見。

 

「等很久了嗎?」韋德威爾遜故意在彼得帕克面前伸出手,將連帽外套的帽沿拉至後方,偷偷觀察著男孩的反應。

「…不會,是我早到了,」出乎韋德威爾遜意料之外,彼得帕克只是淡淡瞥了眼露出來的部分,像是什麼都沒看到似的對自己露出雪白的齒面笑了笑,眼底也沒有刻意隱藏起來的恐懼和嫌惡,「你吃了嗎?」

「……還沒,想和你一起吃所以直接來了。」韋德威爾遜有股不知道從哪裡冒上來的情緒,他只看見彼得帕克的周圍在發光,甚至還飛過幾隻吹著喇叭的彩虹小馬。

吞了口口水,總覺得自己似乎跌落了某個很糟糕的坑,又像是黏上蛛網的小蟲子,想掙脫卻逃不了。

彼得帕克聽見韋德威爾遜說的,一下子有些羞赧,下意識地撇過頭去摸摸鼻尖,「是嗎,那要吃什麼?」

噢,老天,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因為韋德威爾遜的話而感到心跳加速?

明明知道他沒有別的意思,那傢伙對蜘蛛人也都這樣說話的…。

「哥知道一家賣墨西哥料理的餐廳,那裡的捲餅比什麼都還讚,想去嗎?」

彼得帕克點點頭,努力讓自己正視韋德威爾遜,「好啊。」

 

 

被男人領著到了一家裝潢簡單,甚至有些破舊的小餐廳,彼得帕克開始懷疑這裡是否有在進行些什麼非法交易,他有些狐疑地坐上靠角落的座位,頭頂上的燈光有些昏黃。

在這樣的燈光照射下,韋德威爾遜裸露出來的疤痕更加明顯了,彼得帕克忍不住盯著男人的手瞧。

 

「……你在看什麼?」韋德威爾遜發現男孩的失神,在他面前揮動幾下手心,嗓音變得低沉,「怎麼?哥的身體果然很噁心對吧?」

「咦?」彼得帕克回過神來,和男人對上眼,瞬間脹紅了臉,「不是的,我只是好奇…你怎麼突然肯在我面前穿上便服了?」

「因為相信以你的為人,不會因為哥的芝士奶酪模樣就嫌棄我的,是吧?」韋德威爾遜見彼得帕克的反應忍不住笑了下,恢復輕鬆的氣氛。

「當然,我說過了,以貌取人是不對的,而我知道,韋德先生是個好人…」彼得帕克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但他的確在衝動之下握住了舉在自己面前的手,用著水汪汪的眼睛看韋德威爾遜,一邊下意識地蹭了蹭對方的掌心。

 

【哇喔,看來某人要完蛋了?】

"毫無疑問。"

對,韋德威爾遜承認自己的腦袋像是被一隻長毛象輾壓過去似的糊成一片,他只能愣愣地看著彼得帕克那雙如小鹿般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盯著自己。

FU*K,別說哥淪陷了?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自己想拐上床的對象?

【彩虹小馬是證據,你剛才已經看到彩虹小馬在他旁邊飛了。】

 

「咳,你先放開哥…。」

彼得帕克一下子紅了臉,噌地甩開韋德威爾遜的手,「抱、抱歉…」

韋德威爾遜看著臉頰泛紅的彼得帕克,抿了抿唇,意外地發現自己居然他媽的詞窮了,最後只得將視線瞥到一旁,咬了口捲餅轉移注意力。

 

WTF?自己怎麼會產生這種情緒?

彼得帕克的確是可愛到讓人想吃了他沒錯,但…這種心跳加速的感覺是不應該有的才對。

要是自己愛上了彼得帕克,小蜘蛛會怎麼想?噢,老天!他肯定會殺了自己的!哥當初才和他說不會對這孩子下手,雖然說要是自己把彼得拐上床小蜘蛛也肯定不會放過哥就是了。

但是一個快要可以當自己兒子的人、品學兼優的好寶寶、班上的第一名、簡直和小蜘蛛不相上下的正義感、欠操的小身版和無辜的眼神----不對,離題了!

總之,這樣的小可愛怎麼可能會答應和哥在一起?奧丁啊,別做夢了…就算那孩子再善良也不會say yes的。

【但你現在說這些都太晚了,蛋蛋臉,所以快上了那小鬼!】

"可悲的既定事實,你愛上了那個小可愛。"

【Poor you】

 

去你們媽的!哥沒叫你們時不用出來廢話。

 

「韋德先生?」

「…Huh?」突然被拉回神智,韋德威爾遜擺著一張懵逼臉看向彼得帕克。

「你的捲餅…配料都掉了,在想什麼嗎?」彼得帕克伸手指了指韋德威爾遜手上的捲餅,因為被男人緊捏著,裡面的餡料都已經掉到桌面上。

「FU*K!哥的捲餅!」韋德威爾遜突然感到一陣丟臉,「啊、哥不是故意罵髒話的…」

彼得帕克看著這樣的韋德威爾遜,雖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還是忍不住摀著嘴笑了出來,「要再買一個新的嗎?」

「不用了…」老天,自己為什麼會在彼得面前出糗?韋德威爾遜有些頹喪地將掀起半邊的面罩拉下,只想給自己的腦袋一槍,沒東西吃了之後,忍不住便將注意力全放到彼得帕克身上,看著男孩吃東西的模樣也覺得可愛。

 

於是彼得帕克在韋德威爾遜的視線下吃完了他的捲餅,被男人盯著看讓他感到一陣莫名的壓力和羞澀,一頓餐吃得七手八腳,整個人都不自在了。

那傢伙幹嘛這樣看著自己…彼得帕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跳又開始加速。

為什麼自己這幾天會一直為了韋德威爾遜心跳?那個傢伙可是死侍喔?雖然說自己的心情逐漸浮現上來,自己也不是遲鈍到完全沒察覺,但…這有可能嗎?

韋德威爾遜,那個自己曾經最厭煩,看到就想逃的雇傭兵,難不成自己真的…想到這裡,彼得帕克的雙眼不自覺地瞄向男人,發現他還盯著自己看,一下子臉好像又熱了,把捲餅的包裝紙用力揉成一團,噌地站起身來。

 

「我吃、吃飽了!」



tbc.

评论(6)
热度(191)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