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睡衣寶寶 (RR賤X荷蘭蟲/短篇一發完)


(圖源Twitter)

OMG荷蘭寶寶怎麼可以辣抹....辣抹可愛!!!!!!

過大的尺寸+無嘴貓睡褲 完全是賤賤STYLE啊啊啊!!! (X

這荷蘭一定是偷穿賤賤的衣服 (不


是說最近正朝著OOC的路上前進而且一去不復返

所以想暫時停下嚕文的腳步去複習原作了  _(:3」∠)_



---


 

韋德威爾遜覺得彼得帕克簡直是要被自己同化了。

當他身上沾著目標的血跡,渾身疲倦地走進安全屋,就看到那人穿著自己的白TEE和滿版HELLO KITTY睡褲走出來迎接自己時,忍不住如此想道。

 

「噢,嘿!韋德,你回來啦!」彼得帕克捧了杯牛奶,笑著對雇傭兵招招手,「要喝牛奶嗎?」

韋德威爾遜上下審視了那人的打扮一番,看似有些無奈地咳了兩聲,「先不論我家為什麼會出現牛奶這種居家型產品,哥能問問你是怎麼進我家的嗎?」

「你沒鎖窗戶啊。」彼得帕克捧著牛奶,用下巴努努一旁的破鐵窗,「再說,家裡還有愛兒在不是嗎?」

「So----小蜘蛛為什麼會擅闖民宅?晚上不敢自己一個人睡?」搖搖頭,韋德威爾遜拉下面罩扔到一旁覆著污漬的地毯上,走近彼得帕克居高臨下地勾起一個嘲諷的笑。

「才不是,」彼得帕克被高大的男人逼得有些壓迫感,稍微倒退了半步,伸手戳戳他的胸膛,「愛兒說想我了。」

「噢?我不知道這個版本的小蜘蛛也搞傲嬌這一套?」韋德威爾遜挑眉,握住按在自己胸上的食指搓揉了幾下,「再說,你什麼時候跟愛兒這麼好了?」

 

彼得帕克抽回自己的手,跳上沙發,膝蓋曲起縮在胸前,捧著牛奶喝了一口,「我喜歡愛兒啊,而且她會烤餅乾給我吃。」

「噢,你確定麵團裡面沒有放古柯鹼嗎?」韋德威爾遜跟著坐到一旁,把他的獨角獸壓在屁股下,瞥了一眼男孩身上穿的HELLO KITTY睡褲,忍不住又僵硬地咳了幾聲,「Well,蜘蛛男孩,說真格的,這可不是哥所幻想的----累了一天回到家裡,親愛的小男友會穿著出來迎接自己的衣服。」

「什麼意思?」彼得帕克轉頭看向雇傭兵,看似有些茫然地眨眨雙眼,嘴唇上還殘留著奶泡。

該說自己活該找了個年紀這麼小的男友嗎?韋德威爾遜有些頭疼地揉揉太陽穴,「意思是你下次可以不用穿著呃----這麼殺風景的衣服。」

「殺風景?」彼得帕克一臉無辜,「可是我看過網路文章,上面說穿著另一半的衣服會讓他們感到興奮。」

 

韋德威爾遜做了個FACEPALM,「網路文章可沒跟你說穿上面印了大概一百隻HELLO KITTY的超大睡褲,男友就會興奮到把你辦了吧?」

「欸?你不是喜歡嗎?這隻貓咪。」彼得帕克眨眨眼,順勢舔掉唇上的牛奶。

韋德威爾遜盯著男孩下意識的動作,忍不住跟著舔了舔唇,有些不自然地撇開視線,將目光落到曲起的膝蓋,睡褲薄薄的布料絲毫遮掩不了彼得帕克的骨感,男人伸出手掌覆蓋上去揉了揉,「Well,是挺喜歡的…」

雇傭兵突如其來壓低的嗓音和觸碰讓彼得帕克稍稍激起一陣疙瘩,他的膝蓋被稍嫌煽情的動作磨蹭得有點麻癢,僵硬地放下雙腿將牛奶一飲而盡,嗑到桌子上,「我----我該睡了。」

韋德威爾遜看看手上的卡通手錶,「的確,到了小寶寶該上床睡覺的時候了,需要爹地念點床邊故事給你聽嗎?」

「…才不用,而且如果你念的是微積分公式我大概會睡著的比較快。」

彼得帕克乖乖被韋德威爾遜直接單手扛起放到肩上,但每每面對男人有些嘲諷的爹地玩笑,還是忍不住鬱悶地鼓起嘴。

 

「噢,那睡衣寶寶需要爹地暖床嗎?」韋德威爾遜的手掌放在彼得帕克的小屁股上摸了幾把,語氣猥瑣。

「什、-----不需要!」彼得帕克這次聽懂了男人的弦外之音,臉頰有些羞澀地泛紅起來,「你不可以…」

韋德威爾遜笑得愉悅,「Why not?我的武士刀有多久沒和你的蜘蛛洞相見歡啦?」

彼得帕克紅著臉捶捶男人的背,不自然地皺皺鼻尖,「我們、以後不要在這裡那個了啦。」

「噢?為什麼?」

「…今天、今天…愛兒向我抱怨-----要我以後叫小聲點,要不然她晚上都睡不著…」男孩越說越小聲,到最後整個臉埋進韋德威爾遜的背部。

 

韋德威爾遜需要用盡全身的力量,同時想著世界上最悲傷的故事才能成功讓自己不至於大笑出來,憋到面部扭曲地拍拍彼得帕克的屁股作為安撫,「知道了,哥下次買個奶嘴給你,這樣就不會有聲音了好吧?真是個不錯的主意。」

「才不要奶嘴!」彼得帕克踢動著雙腿,開始在男人肩上掙扎起來,屁股卻又被打了兩下。

「不管怎樣,今天都是一定要幫你暖床的,」韋德威爾遜笑得歡快把人帶回房間,「你應該知道就算自己穿著HELLOKITTY,對哥而言還是一個會走路的小費洛蒙吧?」

彼得帕克鼓著嘴掙動幾下之後也就放棄了,乖乖被男人丟到床上。

只不過隔天一早在客廳遇到愛兒又被她調侃一番之後,男孩還是燃起了一股想拿導盲杖把自己敲昏的衝動。

 

 

End.


评论(39)
热度(332)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