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家庭教師 - 09【RR賤X荷蘭蟲】

被娘子掐著脖子來更新了...... OTZ

嚴重OOC了都是我的錯



---



9、

 

「梅嬸,什麼味道這麼香?」

午後時分,才剛放學回到家的彼得帕克就被一陣撲鼻而來的香氣給包圍。

「我烤了些核桃餅,要吃嗎?」梅嬸正好從廚房裡走出來,濕漉漉的手在圍裙上隨意抹了抹。

「…那我可以帶一些去給韋德先生和艾莉嗎?」彼得帕克像是想到甚麼似的,雙眼閃過一道光芒,撒嬌地看向梅嬸。

「當然可以,我烤了很多,你可以拿去分送給朋友們。」笑著摸了摸彼得帕克的頭。

「謝謝梅嬸!」

 

將核桃餅分裝成兩包,一包是艾莉的,一包是韋德威爾遜的,彼得帕克摸摸透明的包裝袋,忍不住勾起笑容。

不知道他們收到餅乾會有甚麼樣的反應?

艾莉應該會抱著自己的大腿開心地說謝謝吧?

那韋德威爾遜呢?他會用什麼表情看著自己呢?

是否會笑著接過餅乾,然後伸手過來摸摸自己的頭,邊說謝謝啊,邊揉亂自己的頭髮?大概又會叫自己小可愛,那個總是讓自己微微羞澀的綽號。

 

想到這裡,彼得帕克發現自己已經臉紅了,因為回憶起那個男人的模樣和帶著調笑的音調。

彼得帕克承認自己的確很期待韋德威爾遜收到餅乾的當下,會作何反應,就這樣抱著難以言喻的心情到了男人家。

 

於是當彼得帕克燦笑著將核桃餅舉到韋德威爾遜面前,男人先是愣了下,接著只是接過餅乾隨手放在一旁的桌上,淡淡地說聲謝謝時,忍不住感到一陣錯愕。

什麼嘛,就這樣…?今天的韋德威爾遜似乎怪怪的?

彼得帕克呆愣愣地看著韋德威爾遜慵懶地坐回沙發上,拿起一旁的雜誌便看了起來。

 

吞了口口水,有些尷尬於兩人間安靜的氣氛,摸著鼻頭打破沉默,「呃、韋德先生,你今天不穿便服了?」

韋德威爾遜套回一身紅的緊身衣,把全身上下包得密不通風,彼得帕克總有種那人又將自己龜縮進他的殼裡的感覺。

「Well,有什麼好奇怪的嗎?」韋德威爾遜稍微從雜誌裡抬起頭來看向抿著唇的男孩。

「嗯…只是你可以不用這樣的,在我面前穿便服也…沒關係。」彼得帕克的嗓音聽起來有些羞赧。

「我想在誰面前穿便服是我的自由。」韋德威爾遜換了隻翹二郎腿的腳。

果然,今天的他很奇怪,那人從來沒用這種態度對自己過,不管是蜘蛛人或彼得帕克都沒有。

心情不好嗎?

 

「----韋德先生,」彼得帕克抓了抓後腦勺的頭髮,有些緊張地抿抿唇,「你能…把面罩摘掉嗎?」

韋德威爾遜挑起眉頭,終於肯把注意力從雜誌放到彼得帕克身上,「為什麼?」

「……我想看看。」彼得帕克做了個深呼吸。

「不可以。」

微微楞大雙眼,「…為什麼?你不是說,我不會嫌棄你的嘛。」

「說過了,我不想讓一個快成年的青少年在哥家裡尿褲子。」

「我才不會尿褲子!」彼得帕克揪著衣服下襬,脹紅了臉。

「總之不可以。」

「我不會在意的,真的。」

「你說你想看就代表你在意不是嗎?」韋德威爾遜撐著下巴凝視那個雙頰泛紅的男孩。

彼得帕克頓時啞口無言,找不到反駁的話,一下子感到有些羞恥地咬住下唇,「我…我只是…」

「怎麼?很好奇哥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長得究竟有多令人作嘔?」韋德威爾遜笑了笑,眼帶嘲諷。

「不是的!」彼得帕克也有點急了,揪著下襬的手指陷了進去,「不是這樣的!」

「要不然呢?」

「……為什麼可以讓蜘蛛人看,我就不行?」彼得帕克偏過頭,小聲嘟噥道,臉上的表情有些黯淡。

「什麼?」韋德威爾遜聽不清楚男孩說了什麼。

「沒事,我先去幫艾莉上課了。」

彼得帕克可以說是用逃的離開客廳,上到二樓竄進艾莉的臥房。

 

「彼得老師!」原本還趴在地上畫畫的艾莉,一看到彼得帕克便開心地跳起來,「艾莉等你好久了~」

「是嗎?」彼得帕克微笑著摸摸小女孩的腦袋,一邊將核桃餅舉到艾莉面前,「向你賠罪?」

「哇,這是彼得老師烤的嗎?」艾莉雙眼發光地接下餅乾,抬頭看向彼得帕克。

「唔、雖然是我嬸嬸烤的,但很好吃喔~你會喜歡的,艾莉。」

小女孩一把抱住彼得帕克的大腿,Well,至少自己還沒猜錯艾莉的反應,「謝謝彼得老師!」

 

但韋德威爾遜的反應可就和自己想像得天差地遠了----想到這裡,彼得帕克又忍不住沉下臉來,搞不懂男人為什麼會突然變得如此冷淡。

明明才過了一天,怎麼就變成這樣呢?果然是因為弗萊士讓他不爽了,所以連帶著不想理會自己了吧?

看來等等得再向他道歉一次才行,還有,自己剛剛一不小心就太激動,好像說了些不該說的話…。

彼得帕克懊惱地扒了扒後腦勺,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有些心不在焉地撐到下課,將艾莉領去浴室洗澡後,彼得帕克便收拾背包下了樓。

那人正攤在沙發上看老土的肥皂劇,客廳燈光昏暗,只有螢幕的強光映在韋德威爾遜臉上一閃一閃的,從老舊機子裡傳出的罐頭笑聲有些刺耳。

「下課了?」韋德威爾遜從沙發上稍微坐正了些,摁下遙控器,電視螢幕瞬間暗去。

彼得帕克真正面對男人時還是感到小小尷尬,點了點頭,「艾莉洗澡去了。」

「那我送你去車站吧。」

彼得帕克稍微鬆了口氣,幸好他還是願意和自己一起漫步到公車站。

 

「嗯…韋德先生?」

並肩走在昏暗的街道上,彼得帕克總覺得自己的嗓子像被什麼堵了似的,要不然怎麼會連叫一聲他的名字都如此耗力。

「怎麼了?」韋德威爾遜的聲音還是溫和的,此刻的他聽來像個正常人,和一般時候那瘋瘋癲癲的模樣相差甚遠。應該說韋德威爾遜在彼得帕克面前總是比死侍在蜘蛛人面前還要正常多了,雖然男孩也不明白為什麼他會這樣。

但也就是因為這不同的一面,讓自己多了分想更了解他的衝動,甚至想再知道他是否還有其他面向是自己沒有見過的。

正所謂好奇心能殺死貓…雖然自己不是貓,但正因為好奇,導致喜歡上一個雇傭兵的下場,這結果也夠磨人的了。

 

「嗯…」彼得帕克摸摸鼻頭,視線胡亂飄在別處。

「你有什麼事就直說吧。」韋德威爾遜看著男孩這樣的模樣忍不住想笑。

 

彼得帕克邁開大步來到男人面前站定,微微蹙著眉,抬頭看向韋德威爾遜,用那雙彷彿在黑夜中閃爍的眼睛。

「韋德先生,剛才…我很抱歉!」

韋德威爾遜稍稍張大了眼,「什麼?」

「我剛才不應該強迫你摘下面罩的,」彼得帕克握住拳,抿抿下唇繼續說道,「是我的不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我卻因為自私的想法向你做出越矩的要求,我很抱歉,所以…」

「停,小可愛,」韋德威爾遜伸出手直接堵住彼得帕克的嘴,後者眨了眨眼睛,傻愣愣地盯著男人看,「我沒有生氣,所以你不必道歉。」

「不,我不該逼你的,所以我必須道歉。」

 

噢,老天,韋德威爾遜覺得彼得帕克此時看起來就像小蜘蛛那般富有正義感,雖然他從沒看過小蜘蛛掀開面罩的模樣,但…就是有一種相似感。

小蜘蛛對自己說他和彼得不熟也是騙人的吧?兩個小天使聚在一起是多麼理所當然?

當然了,像哥這種垃圾就應該待在陰暗的角落默默盯著他們瞧,便是最大的底線。

 

「-----公車來了。」

韋德威爾遜暗自鬆了口氣,他難保要是自己再和這個小可愛待在一塊會發生什麼不該發生的事。

「…我知道,我看到了。」忍住想嘆氣的衝動,彼得帕克看著從遠方傳來微弱的車燈,抓著包包背帶的手指緊了緊,「謝謝你送我過來,韋德先生,晚安。」

「晚安。」



TBC.

评论(7)
热度(167)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