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家庭教師 - 10【RR賤X荷蘭蟲】

噫~~~~~~~~~~~~ (不知道要說啥好



---



10、

 

接連幾天下來,彼得帕克已經很清楚感覺到那個雇傭兵在躲著自己。

但左思右想就是想不透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最後還是只能回溯到和他出去看電影那天發生的插曲,感覺韋德威爾遜就是從那時候開始變得奇怪的。

老天,沒想到那個傢伙這麼愛記仇,還把氣出在自己身上,想到這裡,彼得帕克就有點憋屈,憤憤地鼓著嘴,自己都為了他和弗萊士槓上了,他居然還拿自己出氣!果然,那個雇傭兵就是個混蛋,這陣子總是被他體貼溫柔的一面洗腦,害得自己都差點忘記那傢伙以前賴皮的樣子了。

腦海裡無端冒出了某次自己不小心把他的捲餅摔在地上,那人就在捲餅旁邊打滾好久,抱著自己的大腿叫自己賠一個新的給他的畫面。

果然,賴皮死了…。彼得帕克卻發現自己嘴角下不來地上揚著。

 

噢,老天…雖然只有過一次戀愛經驗,但自己還是明白這種反應是什麼意思。

這是彼得帕克第一次為了一個人擁有這種情緒,上一段感情發生時年紀還太小,與其說是戀愛,倒是更像小孩子間的家家酒。

而男孩此刻卻想著要是能夠和死侍來場扮家家,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

 

但比起這個,彼得帕克覺得自己更應該先煩惱該如何讓韋德威爾遜從這奇怪的狀態變回以往。

在他家門口嘆了個氣,彼得帕克正要按下電鈴,沒想到門就先被打開了。

視線和韋德威爾遜撞個正著,男孩瞪大雙眼看向那個堵在自己面前的高大傢伙,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平時話嘮到死的雇傭兵在此刻彷彿變成一個啞巴,沉默在兩人間流轉。

 

「咳----你來啦?」韋德威爾遜看起來似乎有些尷尬,摸了摸後腦杓。

「呃嗯…」彼得帕克點點頭,又抬起頭來向韋德威爾遜勾起一個燦笑,努力想化解不自然的氣氛,「我來了,韋德先生。」

韋德威爾遜看見彼得帕克的笑臉,先是愣了愣,再是偏過頭去,伸手摀住下鼻,低聲開口,「我要出門了。」

「你要去哪裡?」

「工作。」

彼得帕克下意識地挑起眉頭,「不會滅活吧?」

倒是韋德威爾遜有些訝異地回過頭來,「你怎麼會用這個詞?」

「呃----」彼得帕克這才發覺自己又不小心說錯話了,直想咬掉自己的舌頭,「蜘、蜘蛛人和我提到的…」

「你和小蜘蛛聊到我?」韋德威爾遜似乎捕捉到什麼關鍵詞一般,雙手抱在胸前,「為什麼?」

「咦?這個…」彼得帕克總覺得自己好像越搞越糟,尷尬地摸摸後腦杓,「我和他…問你的職業?」

「你好奇這個做什麼?我不是和你說了哥就是個英雄?」

「唔、我比較想知道…呃,超級英雄平常都在做些什麼?」

「每個人大不相同,小蜘蛛整天拯救紐約市民,」韋德威爾遜聳聳肩,「而我則是幹些骯髒事----對啦,我撒謊了,我根本算不上個英雄,哥只是個沒救的神經病----相信小蜘蛛也這樣和你說了吧?」

彼得帕克用力搖搖頭,「沒有!他才沒有這樣想!我也…沒有。」

韋德威爾遜挑著眉頭看了男孩好幾秒,然後直接和他擦肩而過,「謝謝你囉,小可愛,但你是錯的,我就是神經病。」

「韋德先----」

「Adios~」

 

彼得帕克看著韋德威爾遜就這樣走遠,頹喪地垂下肩。

一直到替艾莉上完課,那個雇傭兵都還沒回來,彼得帕克和小女孩告別之後,獨自搭車回家。

滿腔都是鬱悶的情緒,憋在胸口堵得慌。

彼得帕克決定去街上抓幾個罪犯好好發洩一下。

 

當他把倒楣的小偷和搶匪直接五花大綁丟到警局門口後,彼得帕克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一點。

還順便揍了一個不識相地跳出來找自己麻煩的超級反派一頓。

 

彼得帕克用雙手撐著下巴坐在頂樓牆沿,看著下面星星點點的燈火,一邊搖晃著細小的腿。

「嘿,蜘蛛男孩~」

「啊!」

當一隻手拍在自己肩上時,彼得帕克差點就要從大樓摔下去,他發出一聲海豚音的尖叫,迅速回過頭去,就看到那個佔據自己腦海的傢伙站在後面。

 

「Wow,男孩,我不知道你這麼容易受驚?」韋德威爾遜一臉好笑地將手抱在胸前。

突然,一股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彼得帕克也不知道在這裡見到那個雇傭兵自己該不該開心。

「嘿,小蜘蛛,在想什麼?還沒從驚嚇中平復嗎?」韋德威爾遜調戲地勾住彼得帕克的肩頭,一個用力就跟著跳到了牆上,在他旁邊坐下。

瞥了一眼被摟住的地方,彼得帕克感覺有點熱,但更多的是鬱悶。

對彼得帕克那麼冷淡,卻又這麼親密的碰觸蜘蛛人…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喔?小蜘蛛今天沒把哥推開耶,是不是心情好啊?」

「Huh?」

韋德威爾遜的臉湊了過去,在彼得帕克咫尺之處笑著說道,「那我可以趁現在向小蜘蛛討個抱抱嗎?」

直接用手肘將雇傭兵給頂開,彼得帕克總覺得氣不打一處來,開口想說些什麼,張了嘴卻又卡在喉頭,最後也就算了,繼續將手撐到下巴上。

「怎麼又突然生氣了?」韋德威爾遜一臉懵逼樣,「Well,不過這樣比較像正常的小蜘蛛。」

 

眼看韋德威爾遜又把手扒了上來,彼得帕克腦子一熱,覺得自己好像有些躁鬱起來,拍開了男人的手就要從頂樓跳下去。

「嘿!小蜘蛛你去哪裡!」韋德威爾遜眼明手快地抓住彼得帕克不讓他走,「連聲再見都不說就要跑掉啦?才說你心情好就這樣對我?」

情緒貌似有點奇怪,連自己也搞不清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但對於韋德威爾遜這樣偏頗的對待,彼得帕克是真的感到不平衡。

「小蜘蛛?」韋德威爾遜見彼得帕克貌似有些心不在焉,戳了戳他的手臂。

「…做什麼?」

「Wow,就知道小蜘蛛一天不對我使壞會死的,」韋德威爾遜眨眨眼,雖然聽起來像是在抱怨,但嘴邊卻帶著笑意,「對了,小蜘蛛!」

「?」彼得帕克突然就被韋德威爾遜捏住肩膀,訝異地看向他。

「你下次別再和彼得說哥的事了!」

彼得帕克愣了下,「…為什麼?」

韋德威爾遜搔搔頭,「呃,這個嘛…沒什麼啦,哥想保持神祕感嘛,哈哈。」

「…什麼啊?鬼才相信。」

 

彼得帕克試著用正常一點的口吻說道,但其實心情已經越來越沉。

「總之----哥不想讓那個孩子知道太多關於自己的事。」

「知、道、了!」

如果剛剛是鬱悶,現在大概就是暴躁了,彼得帕克想踹韋德威爾遜一腳,也許不只一腳,但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努力將視線集中在下面的零散星火。

 

「嘿,小蜘蛛,哥不知道你也喝這牌子的汽水?」

突然,韋德威爾遜目光集中在放在彼得帕克左側的寶特瓶。

「…?我很喜歡啊,怎麼了?」

「老天,你和彼得真的太像了!居然連喜歡的飲料都一樣?」

彼得帕克稍微愣了愣,他沒對死侍說過自己愛喝的牌子,那傢伙是怎麼知道的?

「…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愛好。」

「噢,你這不關愛同學的小鬼,彼得來哥家上課常常都會帶上一罐。天知道他有多愛這甜甜的東西,很好喝嗎?能不能借我喝喝看?」

彼得帕克頓了一下,才默默把寶特瓶遞給他,只見韋德威爾遜對準瓶口便喝了起來。

韋德威爾遜仰著頭,喉結隨著吞嚥的動作而上下滑動,彼得帕克覺得自己似乎看傻了眼。

「Well…哥只喝到甜味,啥都沒有。」韋德威爾遜皺著眉將汽水還給彼得帕克,「小孩子都喜歡喝這種東西。」

望著被死侍碰過的地方有些失了神,彼得帕克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我不是小孩子。」

「嗯哼,是喔。」韋德威爾遜壞笑著拍拍彼得帕克的頭。

「別亂碰啦。」

 

雖然很想開口問韋德威爾遜為什麼要那樣對彼得帕克,但還是按耐住了。

有點不想再以蜘蛛人的身分和那傢伙相處,他越是對蜘蛛人親密,自己就越感到莫名的鬱悶。

彼得帕克下意識地抿抿唇,最後還是不顧雇傭兵的哀號,盪著蛛絲離開了。



TBC.

评论(9)
热度(179)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