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家庭教師 - 11【RR賤X荷蘭蟲】


11、

 

幾天下來,韋德威爾遜依然避著彼得帕克,不是不在,就是對自己疏遠冷淡。

那個傢伙…最近都黏在蜘蛛人身旁,為什麼卻躲著彼得帕克?

 

現在幾乎每天晚上都能看到那個紅色身影在自己夜巡時湊上來,如果說以前是騷擾,現在大概就算死纏爛打了。

但是和他相處時,韋德威爾遜卻又會時不時地提起彼得帕克的事,並且總是說得神采飛揚的模樣…彼得帕克覺得快被那傢伙搞得亂七八糟了,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嗨,艾莉,今天過得還好嗎?」

按下門鈴後沒多久,一個砰砰砰的腳步聲從裡面傳了出來,下一秒門板就被打開,彼得帕克摸摸來幫自己開門的艾莉,帶著小女孩一起進了屋。

「很好呀!可是有一個男生搶了我的棒棒糖,剛好被爹地看到,就把他吊在樹上教訓了一頓。」

「甚麼----」死侍這個傢伙,對象可是個男童啊!彼得帕克白了一眼,想找韋德威爾遜來訓話,「你爹地呢?」

「他出去了!」

「…又出去了?為什麼這幾天我來上課他都不在?」彼得帕克忍不住試探性地問道,「你爹地都去了哪裡?」

「不知道,爹地沒有說要去哪裡,可是好像剛好都是彼得老師來的時間就跑出去了?」艾莉歪歪頭,想了一下。

 

聽見艾莉的話,彼得帕克心臟瞬間一沉,拍了拍小女孩的頭,「是喔…你爹地一定很忙吧?」

「應該吧!不過彼得老師會照顧我,所以沒關係~」艾莉拉著彼得帕克來到房間坐下。

「嗯……」

 

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要是真的那麼討厭自己,直接老實說不就好了,何必搞失蹤這一套?

倒不如,把這份打工辭掉算了?

要是這麼不想見面,連待在同一個空間都難受的話。

 

也無所謂了,自己喜歡上那個傢伙肯定也是一時衝動而已,說真的,他可是會滅活人的死侍耶!怎麼可能、唔,喜歡那個大叔嘛…一定是錯覺,錯覺!

雖然他因為和自己的約定,好像真的挺努力在克制殺人的衝動。

不過…那也是為了"蜘蛛人",而不是彼得帕克。

不知為何,對於韋德威爾遜的偏心,甚至會感到一股酸意,明明兩個都是自己…。

簡直就像是在吃自己的醋一樣荒謬嘛,真可笑。

彼得帕克的思緒已經飄到百里外,連艾莉都察覺了他的不對勁。

 

「彼得老師…你最近是不是有心事?」作業寫到一半,艾莉發現彼得帕克又在恍神,就和這幾天觀察下來的一樣。

彼得帕克眨眨眼,連忙用力搖頭,「沒、沒有啊,我好得很?」

歪歪頭,艾莉盯著彼得帕克一陣,久到彼得帕克想把視線移開,「真的嗎?」

「那當然~快寫作業吧?」彼得帕克拍了拍艾莉的腦袋,「有不會寫的再叫我。」

 

艾莉邊在紙上算著習題,一邊偷偷觀察彼得帕克,發現男孩又陷入了一陣沉默。

彼得老師跟爹地最近都變得怪怪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好像都和對方有關係。

會不會是吵架了呢…?

老師說過,人與人之間要互相友愛,如果有不愉快也要說出來,一起解決才不會傷感情。

 

於是等到晚上韋德威爾遜回來時,艾莉便扯著他的手臂,認真地看了他好幾秒,「爹地!你是不是和彼得老師吵架了?」

韋德威爾遜瞬間張大雙眼,看向艾莉,「咦?你怎麼會這樣說?」

該說小孩的觀察力都很驚人嗎…韋德威爾遜在心底沁出冷汗。

 

「因為你跟彼得老師都不說話了?」

「你想太多了,小公主,爹地沒有不理彼得老師。」

「真的嗎?那為什麼你每次都要在彼得老師來幫我上課的時候出去?」

韋德威爾遜眨了眨眼,尷尬地抓抓頭,「…小福爾摩斯,誰教你觀察這些的?」

「爹地,你不要跟彼得老師吵架嘛。」艾莉揪住韋德威爾遜的袖口晃了晃。

「爹地…爹地沒有吵架,爹地只是…」韋德威爾遜嘆了口氣,在艾莉面前盤腿而坐,「爹地跟艾莉說一個秘密好了,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能跟你的彼得老師說?」

「好!」艾莉用力點點頭,跟著在旁邊坐下。

「爹地喜歡彼得老師。」

艾莉眨眨眼,歪著腦袋,「我也喜歡~」

「呃,是想和他交往的那種喜歡。」

「什麼意思?」

「嗯…就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想抱住彼得老師,想親親他的嘴巴,和他無時無刻都黏在一起,要是看到彼得老師傷心,爹地自己也會跟著難過的那種喜歡。」韋德威爾遜盡量形容地淺顯易懂,然後避開了想和彼得帕克滾床單的那一段。

艾莉點點頭,覺得自己好像聽懂了,「所以爹地想追彼得老師?」

韋德威爾遜有些頹喪地跟著點頭,「當然想囉,但是沒辦法。」

「為什麼?」

 

韋德威爾遜將面罩脫掉,露出了底下坑疤的肌膚,「因為這個?親愛的,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能夠接受爹地這張臉皮的,你不介意是因為你是個小天使。」

艾莉有些不解地歪歪腦袋,「那爹地你給彼得老師看過了嗎?」

「…沒有。」光是在他面前露出手就已經花掉自己大半的勇氣,更何況那天還害彼得被他的同學嘲笑,可以說是把自己給敲醒了,要是和那孩子在一起只會拖累他的。況且,比起臉皮…自己的心可以說是更為腐敗。

「要是沒有,那爹地你現在在擔心什麼?」艾莉認真無比地盯著韋德威爾遜,「說不定彼得老師根本就不介意呢?爹地,為什麼你要煩惱一個根本沒發生過的問題?」

 

韋德威爾遜愣了愣,隨即撇撇嘴,「哈,不可能的。」

「爹地,你不是說過喜歡的對象就算用綁也要把她綁過來,就算不擇手段都要得到嗎?那為什麼現在會這麼害怕?」

「我說過這種話?跟一個上小學的小女孩?噢,哥的家教可真好----」韋德威爾遜揉揉太陽穴,感到有些慚愧。

「爹地,你就試試看嘛!」艾莉覺得要是彼得老師能變成爹地的男友那就太好了,這樣他就能一直陪著自己和爹地。

「怎麼試?」韋德威爾遜嘟著嘴,手指在地上畫著圈圈,「爹地是個大爛人,他才不會喜歡我。」

「NO!爹地是全世界最帥,殺最多壞人的英雄!」艾莉握拳在空氣中揮著,「所以彼得老師一定會愛上你的!」

「殺人的人才不是英雄…不管他殺的是好人或壞人。」

「爹地!你怎麼這麼膽小?你不是說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抗拒得了爹地的親親跟胸肌嗎?」

「開始有些懷疑自己平常都跟你說了什麼,小艾莉…」韋德威爾遜做了個FACEPALM。

 

「爹地,艾莉相信你可以的,」韋德威爾遜的手指被小女孩抓住晃了晃,「你就試一次看看嘛?」

「唔…知道了、知道了,爹地會試試看的,OK?」抵不過艾莉亮晶晶眼神,韋德威爾遜拍拍她的頭答應了。



TBC.

评论(32)
热度(172)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