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家庭教師 - 12 (end)【RR賤X荷蘭蟲】

噫 終於完結了

寶寶可以正大光明的耍廢了 (???


爛尾症好像永遠治不好呢...還是棄療吧 (?



---



12、

 

被艾莉這麼慫恿的韋德威爾遜,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但是在把彼得帕克約出來追到手之前自己得先做足心理準備,他至少需要有個人當自己的軍師。

 

 

當彼得帕克夜巡到一半盪過某個自己常待在上頭休息的大樓時,他看到了韋德威爾遜坐在上頭吃著捲餅。

腦子一瞬間熱了起來,卻不知道是躁鬱還是心跳的情緒所導致。

彼得帕克搖搖頭,打算裝作沒看見那個男人的身影,直接盪到另外一個地方。

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

 

「小蜘蛛!!」

可惜某個雀躍的嗓音還是傳進了彼得帕克耳裡,他在心底做了個FACEPALM,猶豫兩秒之後,還是盪回韋德威爾遜待著的那棟大樓上。

「嗯…你在這裡做什麼?」男孩跨上頂樓的圍牆,蹲在上頭,微瞇著眼看向韋德威爾遜。

「我就知道你會出現!哥等你很久啦~」

男人隔著面罩都笑彎了眼,彼得帕克只是狐疑地盯著那人瞧了好一會,才跳下圍牆落到地面,盤腿坐到韋德威爾遜身旁,「你就不能一天在我夜巡時別來打擾我?一天就好?」

「我還以為我是在小蜘蛛完成無聊使命時,幫你緩解寂寞的小天使?」雇傭兵雙手捧在頰邊,一臉無辜地開口。

彼得帕克只是嫌棄地做了個無聲嘔吐的動作,「所以,你找我什麼事?」

 

韋德威爾遜的表情突然正經了起來,往男孩的位置挪了挪,「小蜘蛛,你和彼得應該挺熟的吧?」

「Huh?」彼得帕克挑起半邊眉頭,一臉錯愕,「彼得…帕克?」

「對啊,不然還會有哪個彼得?」韋德威爾遜聳聳肩,「嘿,別再說你和他不熟了,我才不信----有哪兩個人可以像成這樣?說你們沒有一腿哥都不敢聽。」

「嘿!我、我和彼得帕克才沒有一腿!也沒有很像!」男孩頓時紅了臉,說自己和自己有一腿也太詭異了吧?

「就算沒有一腿,你們也應該有些交集才對吧?」韋德威爾遜挑眉看著彼得帕克,「說真的,你會介紹一個完全不熟的傢伙給我當家教?」

「…好吧,是沒有不熟。」彼得帕克搔搔鼻頭,看起來有些無奈,「所以----你問這個做什麼?」

 

「那你知道彼得的喜好嗎?」

「What?」彼得帕克不明所以地看向韋德威爾遜,誰知道那人卻一臉認真。

「你知道彼得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最近想去哪裡嗎?」

男孩困惑地眨眨眼,「…你問這些到底要做什麼?」

韋德威爾遜偏過頭去,抓了抓後腦勺,「因為我不知道該約彼得去哪。」

「約…?」彼得帕克現在已經徹底的懵了,「呃、你要約彼得帕克?…約會的約?」

「WOW,嘿,放輕鬆點,蜘蛛男孩!別這麼緊張!」韋德威爾遜攤開雙手在男孩面前晃了晃,「哥----哥知道自己說過不會對你同學下手,但是…噢,天哪,你別殺了我。」

「……」彼得帕克總覺得腦袋亂哄哄的,搞不清楚韋德威爾遜在說什麼,沉默了大約兩三秒,「…等等,這是什麼意思?」

 

男人狀似苦惱地摸摸鼻頭,「Well,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啦。」

「呃,你為什麼要約他?」彼得帕克一臉懵逼。

「天啊,小蜘蛛你是故意要讓我難堪的嗎?」韋德威爾遜按住太陽穴,「你是真蠢還是裝傻?」

「什、什麼啊…」

「哥想追他!行了?」韋德威爾遜雙手一攤,大叫出來,「奧丁啊,你這調皮的小屁孩。」

「…你喜歡彼得?彼得帕克?」

彼得帕克吞吞口水,有些猶豫地問出口。

韋德威爾遜斜眼看向隔著蜘蛛面罩都睜大雙眼的男孩,無奈地點點頭,「Yup。」

 

好吧,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彼得帕克所能理解的範圍,他足足花了好幾秒才消化完全。

就在自己喜歡上這個雇傭兵的時刻被冷落好幾天,以為被討厭了正打算要放棄的時候,那個人居然開口告白(雖然不是對本人)了?

 

彼得帕克恍神了好久,直到韋德威爾遜蹙著眉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掌,「嘿,蜘蛛男孩,你還醒著嗎?噢,別說我喜歡彼得對你的衝擊這麼大?哥果然沒猜錯吧,你也喜歡他?」

「就說了不是!」男孩覺得雙頰發燙,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我、我只是…」

「既然如此,快和我一起想想,你覺得要約彼得去哪裡才好?」韋德威爾遜苦惱地撐著下巴,一邊把最後一口捲餅吃掉,「對了,你不會殺了哥吧?關於我想對你同學下手這件事?」

彼得帕克腦袋還處於混亂之中,他揉了揉鼻尖,「不會…。」

「那你覺得哥想追彼得是很可笑的事嗎?」

「什麼?」

韋德威爾遜聳聳肩,「你也知道的,小蜘蛛,你看過我面罩底下的模樣----你覺得彼得會介意這一切嗎?」

「什、----不!他才不會介意,」彼得帕克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我認為…他不會介意的。」

 

「小蜘蛛,你太篤定了吧!」韋德威爾遜笑了出來,「你能想像彼得看到我的模樣還不尿出來嗎?噢,也許我該問問,有哪個人看到能不嚇哭的?」

「他不會的。」彼得帕克低聲開口,手指忍不住揪在自己的緊身衣上頭。

「哈,好吧,謝謝你的安慰,小蜘蛛,我就知道你是個小天使。」

彼得帕克總覺得自己脹紅了臉,「聽著,韋德,呃…說實話,第一次看到你的樣子,我的確是稍微----嚇到了,但…我知道和一個人相處應該要看進去的是他的內心,要是始終侷限於外表的話,那就是自己的問題了,所以我完全不介意你長什麼樣子…well,我也不知道自己說這些幹嘛,但我只是想說、呃,我相信彼得也不會介意的…」

「噢,天哪,小蜘蛛----」韋德威爾遜捧著心臟,一副被箭射中的模樣,「我敢打賭要是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要愛上你了。」

 

這個花心的傢伙!

彼得帕克按耐住想揍他一拳的衝動,最後只是有些無奈地嘆口氣,「所以----你最近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冷淡?」

韋德威爾遜有些訝異地看向身旁的男孩,「你怎麼知道?」

「呃嗯…彼得跟我說的。」

「他感覺到啦?」韋德威爾遜尷尬地摸摸後腦杓。

是個人都會感覺到好嘛!彼得帕克在心底用力吐槽道,「他似乎----很不滿。」

「噢,奧丁啊,他在生我的氣嗎?」韋德威爾遜揉揉太陽穴,「我沒有針對他的意思,哥只是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Huh?」

那個總是自戀到不行的死侍,覺得自己配不上別人?

彼得帕克傻愣著眨了眨眼,「為什麼這樣覺得?」

「你看看,小蜘蛛!你也知道的,我是個怎樣的爛人,哥那垃圾般的人生、芝士奶酪般的外表----我該怎麼配得上彼得。」聳聳肩,韋德威爾遜狀似輕鬆地說道,「而那個小鬼你可就更熟了,他是個天殺的優等生、有著跟你不相上下的正義感、善良的個性,最重要的是彼得長得他媽超可愛!這種小天使怎麼可能會看得上哥…」

彼得帕克聽著男人這樣形容自己,臉都快燙死了,他感謝自己此刻戴著蜘蛛人的面罩,但他更在意的是韋德威爾遜那樣自嘲,「你別這樣說自己…」

「哥說的是實話~」韋德威爾遜垂著肩頭,「天殺的,我真該給你看看自己以前長怎樣,小蜘蛛就會明白哥為什麼會這樣想了。」

「都說了外表不是重點----」

「但這就是個他媽的外貌協會的世界!」男人像個小孩般的叫道。

「閉嘴,韋德。」彼得帕克感到有點煩躁,面對那個雇傭兵這麼沒有自信的樣子,「你別再這樣想了。」

 

「就算我不這樣想,彼得也會這樣想的…」男人聳拉著眉頭,「哇喔,說真的,哥突然想通了,果然還是別對那個小可愛下手,對吧?都是艾莉,一直叫他爹地試試看,哥才會一時腦袋進水,幸好我還有先來找小蜘蛛聊過…」

「你是怎麼一回事?這可不像我認識的死侍。」

「Well,這就是你認識的死侍,一個垃圾般的傢伙,會滅活的Bad guy,視錢如命,永遠只會搞砸一切,尤其是越想得到的東西,就越容易搞砸…」

「天啊,閉嘴!」彼得帕克終於忍不住捏上韋德威爾遜的臉頰,狠狠地擰了擰,「叫你閉嘴,韋德!」

男人吃痛地叫出來,「嘿!Easy,boy!你的蜘蛛力量可不是蓋的----」

 

彼得帕克轉過頭去,一個衝動便傾身向前隔著面罩吻上了韋德威爾遜,感覺到後者硬生生地僵掉,愣在原地。

雖然只是可笑的布料與布料間的摩擦,但這也夠讓彼得帕克害羞的了,他雙手緊揪在男人的肩上,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就吻了過去,但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反悔了,須臾之間,那人已經被自己往後壓倒在地上。

等到韋德威爾遜終於回過神來,他伸手拍開了彼得帕克,「Wow!天啊,小蜘蛛你這是哪招?你居然強吻一個找你討教戀愛煩惱的人?!好吧,哥不知道你居然喜歡我?你應該沒表示過吧?哥不可能遲鈍成這樣…但、呃,很抱歉,哥大概沒辦法回應小蜘蛛的感情,Well,你知道的,哥喜歡的是彼得帕克,你的好同學----」

沒等男人說完,彼得帕克就忍不住笑了出來,韋德威爾遜推開自己讓他反倒開心地鬆了口氣。

幸好這傢伙還有點節操在啊…。

 

「聽著,韋德,我覺得你沒有搞砸啊,從頭到尾都沒有。」

嗓音比起剛才變得十分溫柔,接著彼得帕克在韋德威爾遜吃驚的眼神底下,掀開了他的面罩。

 

 

Fin.

评论(28)
热度(235)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