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豢養吸血鬼-05 (吸血鬼獵人賤X吸血蟲)

仔細想想 這篇應該要留到聖誕節再PO的哈哈

但既然娘子想我發 辣就發吧 QwQ


(怎麼有種會被吞掉的預感.....寶寶背脊一涼)


--


 

窗外雪花紛飛,彼得帕克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午夜12點剛過一刻。

韋德威爾遜已經出門工作,留男孩一個人在家。

街上的行人來來往往,有的是一家大小,有的是並肩而行的甜蜜情侶,原本算是荒涼的這一帶,現在看起來比平常還要熱鬧許多。

 

牆上的月曆寫著今天是平安夜,一個和信奉撒旦的吸血鬼一族完全無關的日子。

 

但是聽說這對人類而言是個大日子,所以當韋德威爾遜告誡完自己一些瑣事,踏出公寓之後,男孩也跟著偷溜出門去。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韋德威爾遜完全沒有想要慶祝聖誕節的意思,但彼得帕克想趁這個機會對男人表達一些願意養他的感恩之情。

 

這是彼得帕克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走在街上,以前總是有韋德威爾遜跟在身邊,男孩感到有些緊張,但想到是為了要給那人驚喜才偷跑出來,便又鼓起了勇氣離男人的公寓越來越遠。

聽說聖誕節時人們都會吃大餐來慶祝,還會收到來自聖誕老人的禮物,彼得帕克看著街上的行人穿得花花綠綠,只有自己全身都被黑色的大披風裹得緊緊,頓時感到和這個城市有些格格不入,又害怕被別人察覺自己的皮膚異於常人地蒼白,便下意識將斗篷拉得更高,幾乎要遮住半邊臉。

還是趕快買完烤雞和禮物就回去吧,畢竟瞞著韋德威爾遜偷溜出來還是亂緊張一把的。

 

彼得帕克的黑色斗篷被12月的寒風吹得起起落落,當他經過一個轉角時,手腕突然被某人抓個正著。

一瞬之間,男孩差點要脫口而出"韋德對不起",但當他抬頭和對方對上眼時,卻張大了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彼得帕克?」

楞楞望著眼前的傢伙,彼得帕克大約過了兩秒才反應過來,下一秒卻是拔腿就跑。

誰知道,才剛回頭要邁開步伐,腦袋便硬生生撞上一個更高壯的身影。

「Hey man,看看我們遇到誰啦?」那個至少比彼得帕克高了一顆頭的傢伙,盯著男孩露出一個微笑,卻讓他全身都僵硬了起來。

彼得帕克吞了吞口水,環顧一下四周,發現眼熟的身影可不只他們,其他人已經三三兩兩地聚集過來。

 

我主撒旦啊,這是您在給想幫別人慶祝聖誕節的自己懲罰嗎…?

 

 

當彼得帕克被拖到一個毫無人煙的暗巷,他的嘴角已經被揍到流出鮮紅的血液。

抓著他手腕的男人從背後朝小腿使勁一踹,彼得帕克便往前跪倒在地上,雙手撐著地板微微喘氣。

「看來你的生命力還真是和蟑螂一樣強韌啊?我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呢?」

「你們怎麼會來城裡?有什麼目的?弗萊德?」彼得帕克翻了個身變為坐在地上的姿勢,抬頭看向那個笑得一臉嘲諷的高大傢伙和跟在後頭的一行人。

那些都是曾經霸凌過自己、甚至想置自己於死地的吸血鬼們。

 

「噢,你應該也知道今天是那些人類所謂的聖誕節吧?這麼盛大的日子,你看看,都這個時間了還有這麼多人走在路上,簡直就是行動餐車?我們能不趁機過來吃頓飽餐嗎?」名叫弗萊德的男人蹲到彼得帕克面前,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嗜血,「倒是你,看來這段期間在城裡混得不錯嘛?居然還能活到現在?」

「你管我…我要走了。」彼得帕克當然清楚明白那些傢伙不會這麼輕易便放自己一馬,但還是從地上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一臉嚴肅地開口。

「你該不會以為我們會乖乖讓你走吧?既然都這麼巧遇了,不來點樂子怎麼說得過去呢?」弗萊德伸手捏上彼得帕克的肩頭,「你說是吧?小雜種。」

彼得帕克的眼神瞬間恍惚了一下,握住那人的手腕,「放開我,我還有事。」

「喔,什麼事?我可真好奇,你在這裡的期間都在做些什麼?」弗萊德的手掌游移到彼得帕克的脖頸上頭,稍微加深了力道,「你這個小雜種該不會為了活下來,跑去巴結人類吧?」

 

彼得帕克瞬間不知該如何反駁,雖然是韋德威爾遜主動要求自己讓他圈養的,但這的確是事實,蠕蠕嘴唇也只能瞪著弗萊德看。

「噢,我說對了?你居然和卑賤的人類私通?」弗萊德的雙眼一瞬間發出了隱約的紅光,笑容變得更加瘋狂,他掐在男孩脖子上的手指漸漸收緊,「真不愧是人類和吸血鬼生出來的雜種啊。」

「啊…」彼得帕克發出一聲痛苦的悲鳴,用盡全力掙扎著,伸出腳要踢那個掐著自己的男人,卻先被往後摔到牆上,後腦杓狠狠撞在上頭,讓男孩無力地下滑至地面。

「該不會以為自己能和真正的吸血鬼抗衡了吧?這可悲的傢伙。」弗萊德一腳踹在彼得帕克胸口,沒有放下,就著那個姿勢輾了輾,像是在踩一隻小蟲子般的俾倪。

 

「在父親的教誨下,我還以為吸血鬼都是優雅又富有家教的高貴族群,但看到你的樣子,我真不禁產生懷疑----」彼得帕克往上看去,眼神透出難得的不屑。

弗萊德挑起半邊眉頭,腳上的力道瞬間變大了些,被踩著的人忍不住溢出一股低吟,「還會耍嘴皮子了?」

「怎麼了嗎?在我看來…人類都要比你高貴得多。」彼得帕克笑著,直勾勾地對上了男人的眼。

 

一個拳頭瞬間砸上了男孩的下巴,彼得帕克往旁邊倒去,吐出一口滲有血絲的唾液。

弗萊德揪住男孩微捲的棕髮,強迫他抬頭看向自己,「你這可笑的雜種…就只有那張嘴喜歡逞快啊。」

「…總比你狗嘴吐不出象牙好。」彼得帕克被揍得視線發暈,努力想讓雙眼對焦在那個人身上,「要揍快揍,揍完我還有事要做。」

「喔,什麼事,趕著回家和你可愛的親親人類玩嗎?你是被誰包養了?男的女的?huh?」弗萊德伸手捏住彼得帕克的臉頰,眼神瞬間變得有些深沉,「說真的,比起女人,你更適合被男人上耶,看看你這可悲的身版,不去被別人操真是可惜了。」

彼得帕克原本還聽不懂弗萊德在說什麼,直到聽見"操"----那個韋德威爾遜以前總是拿來威脅自己的字眼,才瞬間意會過來他的意思,忍不住脹紅了臉。

 

見到彼得帕克這樣近似於默認的反應,弗萊德反倒意外自己說中了,一下子突然有股莫名的怒氣湧上來,伸手揪住男孩的黑色斗篷便用力拉開,露出了裡面的白襯衫。

男孩不明就裡地看著弗萊德,還來不及做出動作,那人就已經扯著襯衫將其撕開。

「你做什麼?!」彼得帕克驚訝地低頭看向被扯爛的布料,下意識地用雙手擋在胸前。

「怎麼了,小雜種,你的身體只有那個人類能碰嗎?」弗萊德說不上來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情緒,「別搞笑了,你這自以為高貴的賤貨……這是什麼?」

 

彼得帕克感覺到自己頸上的項圈被扯住,雙眼一瞬間有些激動地發出紅光,「別碰!」

弗萊德傻眼地頓了頓,下一秒感到生氣地拉著項圈將男孩扯到眼前,「怎麼,這是那個人類送你的?喔,天啊,你居然被戴了條狗鍊還這麼珍惜?!」

「叫你別碰!」彼得帕克掙扎著握住弗萊德的手腕,但論力氣,自己根本比不過一隻真正的吸血鬼。

 

那是一條裡面裝著銀粉的項圈,當初是韋德威爾遜為了限制彼得帕克的行動,作為威脅才讓他戴上去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慢慢對男孩產生信任的獵人也曾經主動開口要替他摘掉那條可能會危害到那個吸血鬼生命的項圈,卻沒想到反倒是彼得帕克自己不肯。

問他為什麼,也只說因為是韋德給自己的第一個東西所以具有紀念價值,死活都不讓男人拿掉。

 

弗萊德看著彼得帕克激動的反應,愈發感到憤怒,「這被低賤人類豢養的雜種狗,看了就噁心!」

「混蛋,放開!」彼得帕克眼底的紅光在黑暗中顯得格外顯眼,整個人都被弗萊德狠狠壓制著難以動彈,卻還是拼命掙扎。

「既然你這麼珍惜這條狗鍊-----」弗萊德一個用力,項圈便直接應聲斷裂,裡面的銀粉瞬間撒了出來,反倒碰上男人的手臂,「啊啊----!」

「嘶…」彼得帕克的脖頸也沾上了銀粉,那逼人的寒氣瞬間從肌膚表面竄入骨裡,卻又隱隱感到一陣近似於灼傷的疼痛,他咬著唇按住頸窩,下一秒卻是緊張地撿起項圈湊到眼前,「韋德、這是韋德給我的…」

「你他媽到底在搞什麼?那個人類可是在裡面放了銀粉喔?!」弗萊德痛苦地按著手背,「你是不是白癡,那人根本就存心想殺了你!」

 

彼得帕克用力地深呼吸,看著裂成兩半的項圈,眼角都被染紅,「你根本就、什麼都不懂…」

「什麼都不懂的是你吧!蠢蛋!」弗萊德忿忿地踩上彼得帕克的胸,將男孩往後踹倒在地,靠近心臟的位置被擦出一道血痕。

「你把項圈弄壞了…」彼得帕克困難地從地上跳起來,揪住弗萊德的領口不停搖晃,「你要怎麼賠我!」

「閉嘴,雜種!你有資格碰我嗎?!」掐住男孩的脖子便往旁邊用力一甩,弗萊德整整自己的衣領,「怎麼?就這麼甘願死在人類手上?」

「韋德才不會、殺我…」男孩狠狠瞪著那個高壯的金髮吸血鬼,下一秒就被揍了一拳趴倒在地,赤裸的胸膛貼在雪地上,就算是不畏寒的吸血鬼都感到有些刺骨。

「別笑死人了,好啊,既然你這麼想死,不如我現在就成全你如何?」弗萊德招了招手,其他還在巷口把風的吸血鬼們就走了過來,包圍住彼得帕克,「殺了彼得帕克,看你們要用什麼方法都可以。」

 

 

城鎮中央的公園裡,湖面已經結成冰,許多人都在上頭溜冰玩耍,時不時傳出幾個跌倒在地的嬉鬧笑聲,還有不知道從哪裡撥放出來的耶誕歌曲,整個城市裡都瀰漫著歡慶節日的氣氛,根本沒有人會發現在某條暗巷裡,一個男孩被揍到全身是傷的躺在地上。

 

彼得帕克感覺到眼皮有些沉重,但他還是死命撐著,抬頭看向黑如墨水的天空,努力把注意力放在不遠處的平安曲上頭。

「平安夜、聖善夜…」小聲喃喃唱道,男孩手裡還握著那條斷成兩半的項圈。

 

一隻腳又踩到自己的腹部上頭,連帶著弄痛了已經裂開的肋骨,彼得帕克緊緊蹙眉,此刻比起皮肉傷,他反倒更擔心要是韋德回家以後找不到自己會不會生氣。

韋德…如果我現在死在這裡,你會傷心嗎?

你會記得自己曾經養過一隻吸血鬼嗎?

會記得很久嗎…?

 

就在彼得帕克幾乎要失去意識時,模糊之間一個熟悉的嗓音傳進耳中。

「你們玩夠了嗎?」

男孩已經沒力氣抬頭,只是在隱隱約約間聽到幾聲冷兵器劃開血肉的聲音,混雜著痛苦的哀嚎。

「你、你是誰?!」

「老子叫韋德威爾遜,這隻吸血鬼是我罩的,誰敢碰他老子就殺了誰。」

「韋、韋德威爾遜?!那個吸血鬼獵人?!」

「看來哥在你們族裡還算有名嘛,huh?」

「為什麼----獵人會保護一隻吸血鬼?!」

「這個問題或許可以等你下地獄之後問問撒旦。」

一聲冷笑,隨之而來的是幾聲槍響,再接下來…巷弄裡陷入一片平靜。

 

腳步聲越靠越近,接著一個溫熱的手掌貼上了彼得帕克冰冷的面頰,替他抹去上頭的血痕。

男孩沒有睜眼,但他知道是最讓自己心安的那個人來了,便像個討摸摸的奶狗一般蹭到男人懷裡。

 

 

再醒過來時,彼得帕克發現自己已經被洗得乾乾淨淨,換了套上衣躺在床鋪上。

隨之而來的是某個灼熱如紫外線的目光,男孩偏過頭去,就看到韋德威爾遜正一言不發地瞪著自己。

「……對不起。」

什麼都沒說,彼得帕克便開門見山地道歉了。

「為什麼偷跑出去?」韋德威爾遜的嗓音聽起來像在努力按奈怒氣。

「…想要給你聖誕節驚喜嘛。」

「What?…上帝啊,你這個…」男人睜大眼,下一秒感到頭痛地揉揉太陽穴,一臉無奈。

「韋德對不起,我不該偷溜出去的…」誰知道第一次幹這種壞事,就遇到了差點讓自己出意外的慘劇,「可是、你怎麼知道我在那裡?」

韋德威爾遜將那條壞掉的項圈舉起,「因為這個。」

彼得帕克眨眨眼睛,呆呆地看著男人。

「之前為了怕你跑走,所以在裡面安了追蹤器…看來事實證明我這麼做是對的,」韋德威爾遜苦笑著開口,「今晚你偷溜出去不久後,我就發現了。」

「…真的對不起嘛…」彼得帕克心虛地垂下眼,「我原本只是想給你個驚喜。」

 

韋德威爾遜抿抿唇,湊到床邊一把抱住彼得帕克到處都纏著繃帶的身子,以讓人訝異的溫柔一下下撫摸那顆小小的腦袋。

男人的掌心很溫熱,覆蓋在彼得帕克柔軟的髮梢上頭,「…痛嗎?」

幾乎是被這麼一問的瞬間,男孩就忍不住溢出淚水,緊緊回抱住韋德威爾遜的腰,臉頰在頸窩間不停蹭著,「痛…好痛。」

「別蹭了,你想破相嗎?」按住彼得帕克帶傷的臉,以免他把傷口越弄越大。

彼得帕克不知怎地剛剛被那樣欺凌時還完全沒事,但男人一這樣抱著自己,眼淚便完全止不住地掉落。

 

「…韋德給我的項圈、壞掉了…」

想到這個,男孩眼淚掉得更厲害了,緊緊窩在韋德威爾遜胸前。

男人的掌心下滑到彼得帕克被銀粉灼傷的後頸,突地感到一陣酸澀,「我再給你一個新的就好了。」

也不會在裡面放那些傷害你的東西了。

「真的?」男孩雙眼發光地看向韋德威爾遜,接著又想到什麼似的垂下頭,「可是新的就不一樣了…」

 

男人無奈地摸摸彼得帕克,「舊的我幫你縫成手環吧,別哭了。」

「哇!韋德謝謝你!」

被男孩撒嬌地抱著,韋德威爾遜只是一下下順著那人的背部,「以後不准亂跑了。」

用力點點頭,彼得帕克滿足地嗅著男人身上的味道,「不會了,真的。」

「聖誕快樂?」

信奉撒旦的小吸血鬼聽見韋德威爾遜的話,忍不住笑了出來,「…聖誕快樂!」

 

 

Fin.


评论(20)
热度(156)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