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 Hit on 01-03 (ABO/中篇/RR賤X荷蘭蟲)

這是篇純情的ABO!!! 

這是篇純情的ABO!!! 

這是篇純情的ABO!!! (想吃肉吃到飽的人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欸欸


嗯....大概就是想嚕個小荷蘭倒追賤賤的歡樂無腦狗血傻甜白

還有OOC.....(艸

接受的人就來吧.....


---


1、

 

韋德威爾遜不知道這個小鬼頭是從哪冒出來的。

好吧,他其實知道,畢竟自己也追了美國隊長3。他的意思是,這個長得像小綿羊的傢伙怎麼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還用閃閃發光的眼神盯著自己瞧。

 

「哈囉,小蜘蛛精,說實話,你不是來逮捕我的吧?我發誓我今天還沒殺過人。」

某座大廈的頂樓,是的,關於賤蟲最容易發生一切的地點。韋德威爾遜雙腿吊掛在牆邊晃動著,手上拿著紅色蠟筆正在紙上亂塗著些什麼。

「…你知道我?」彼得帕克面罩上的眼睛睜大了些,將屁股往雇傭兵的方向挪了挪。

聳聳肩,一臉不以為意地將紙和蠟筆丟到一旁,「我甚至知道你的本名。」

「你、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知道?!」彼得帕克有些口吃,飛快地叨念,語氣慌張地又往後挪了幾吋,「我們之前應該沒有見過面吧?」

「噢,是的,嘿!別這麼緊張嘛,這也是我的疑問,既然我們沒見過面,你剛才為什麼會用一副久仰大名的模樣盯著我看?」

韋德威爾遜沒有回答男孩關於自己是怎麼認識他的問題,畢竟這要解釋起來大概得花上半天時間。

 

彼得帕克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自己身為蜘蛛人的身分,但面前的男人卻說他知道自己的本名,這太、太…「嘿,你是騙我的嗎?我聽說了,死侍是個喜歡捉弄人的傢伙。我原本只是不小心從史塔克先生那邊聽到了關於你的事,覺得很酷所以就來找你了。所以你真的是個騙子嗎?你其實不知道我是誰對吧?我猜你甚至連我的名字是甚麼字母開頭都不知道----」

「停,小鬼,我可不想面對一個話比自己還多的煩人精,青少年就該有青少年的樣子,嗯…像我電影裡的那個叛逆小平頭可就好多了。」

 

彼得帕克被韋德威爾遜搞得頭昏腦脹,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但對於眼前這個會耍刀耍槍的雇傭兵還是很有興趣,「所以、死侍先生----你真的死不了嗎?我是說,天啊!這太酷了,呃嗯,如果是真的的話…」

「你要我現在表演暴頭秀給你看嗎?」聳聳肩,韋德威爾遜習以為常地舉起手槍放到太陽穴,下一秒就被彼得帕克給搶走了。

「不!千萬不要、我…我可不想看到有人活生生在我面前腦漿四溢…」把手槍緊緊握在懷裡,男孩慌張地搖搖頭。

「那就把手槍還我,這東西可不是小朋友該碰的。」

「不、你先答應我不能亂自殺!」韋德威爾遜伸手過去要拿回手槍,彼得帕克卻往後伸長了手臂閃躲開,一時之間彼此都失去平衡,雙雙從圍牆邊跌回大廈地面。

 

手槍被甩到幾尺之外,高壯的身軀整個壓在彼得帕克身上,險些要把尚未發育完全的小身版給壓壞。

但此時更加吸引男孩注意的,是從雇傭兵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

煙硝、淡淡的血腥、還有那股專屬於Alpha,會讓一個Omega瞬間為之瘋狂的氣味。

「……死侍先生。」

「噢,抱歉,小東西要被我壓扁了吧?」

韋德威爾遜才正要從彼得帕克身上爬起來,下一秒就被拉住手臂。

「死侍先生,有沒有人說過你的信息素很好聞?」

「……Huh?」

 

 

2、

 

這下可好,全世界都知道彼得帕克在追韋德威爾遜了。

真要說起來,那個雇傭兵大概打死都不會再把手槍舉在太陽穴,這樣的話就不會發生把他壓在身子底下,被他聞到自己身上散發出來那該死迷人的信息素這種鳥事了。

 

「咳咳,你聞得到我?」

那天下午,當自己的手臂被男孩揪住,看著他湊過來皺著鼻尖嗅聞時,韋德威爾遜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尷尬。

廢話,有個毛都還沒長齊的臭小鬼這樣聞你你不難堪?如果對象是性感美艷的大姊姊,相信自己會好受一些。

「我為什麼會聞不到?」

彼得帕克眨眨眼,一臉理所當然又不明所以。

「你不是Beta嗎?」韋德威爾遜挑起半邊眉頭,掙脫了男孩的手,從地上爬起來盤腿而坐。

「誰說的?」

 

韋德威爾遜的眉頭沒有放下,雙手交疊在胸前,鼻尖湊了過去,一臉狐疑,「你長這副模樣,別跟我說你是Alpha,這太汙辱我們了。」

「…我是Omega。」彼得帕克鼓鼓嘴,想反駁什麼,卻又什麼也反駁不了,只好悶聲答道。

男人倒是懵逼了,「那為什麼我聞不到你?」

「唔,我有史塔克先生給我的抑制劑。」

 

噢,難怪。韋德威爾遜像是覺得自己問了個蠢問題似的拍拍額面,「這可真可惜,一個沒有味道的Omega就像少了辣醬的墨西哥捲餅。」

彼得帕克聳聳肩,吐了個小頑皮的笑容湊過去,「大概吧?像我就覺得死侍先生的味道很好聞!這是我聞過最特別的味道,簡直、簡直…難以形容。」

「嘿嘿嘿!別聞了,一個Omega亂聞Alpha的信息素是要出事的!」韋德威爾遜揪住男孩的後頸,像是叼著一隻奶貓似的將他丟開。再次提出申訴,為什麼對象不是個性感美艷大姊姊呢?

「唔…就說了我有抑制劑嘛,才不會出事呢。」彼得帕克抿抿唇,一臉無辜。

 

韋德威爾遜痛恨他的無辜。

尤其是當那個小鬼頭從此以後總是用這張表情出現在自己面前時,韋德威爾遜都有股將他反鎖在小閣樓禁足,不准吃晚餐,還不能看他最愛的卡通節目的衝動。

彼得帕克簡直是自己的煞星,當韋德威爾遜第N次被他破壞任務,讓他的接案紀錄裡面又添上一筆壞名聲時,男人踹了下無辜的牆角邊想道。

Fucking bitch,這煩人的黏屁精,一邊口口聲聲說著喜歡自己----沒錯,是的,居然就是那個喜歡,他小子想追求哥!一邊又總是來打擾自己的僱傭生活。天殺的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難搞嗎?

而且不知道那小鬼頭是有什麼能耐,居然搞到整個復仇者聯盟,除了那個鐵罐子以外,所有人都幫著他來把妹!(抱歉,我就是那個妹!)

 

好吧,說實在的那個小鬼頭不是不可愛,但----既然外頭有這麼多楚楚動人的小Omega等著自己去疼愛,為什麼還要遷就於一個平常連味道都被他天殺的護崽爸爸抑制住、還不停干擾自己工作的小混蛋呢?

再說,那個小傢伙可真是太過分了,不只白天在外面有一堆吃飽太閒的復仇者幫他盯著自己的行蹤,就連晚上回了自己家也不得安寧。

 

於是當韋德威爾遜好不容易避開彼得帕克的耳目,完成了個沒有任何犯法(好吧,大概只有一點…嗯,也許不只一點)的活,拖著傷了大半,還在修復中的臂膀回到破宿舍,卻看到那個小混蛋居然靠在愛兒肩上睡著時,一把無名火頓時都上來了。

 

「起來,起來起來起來!」

韋德威爾遜邁著大步走過去揪住彼得帕克的手臂,將人從沙發上撩起來。

彼得帕克突然從睡夢中被嚇醒,用力地眨眨眼,愣了一會才回過神來,下一秒便直接被拖進韋德威爾遜的房間。

整個過程中愛兒都沒有半點動靜,彷彿發生了什麼都與她無關,只是持續聽著她的那台老破小收音機,一邊從肺裡吐出白煙。

 

房間內,彼得帕克被丟到床上,狼狽地陷進軟綿綿的床鋪,才剛被驚醒的他一時半刻還恍神得爬不起來。

韋德威爾遜跟著湊了上去,分別抓住男孩兩邊腳踝,往外掰開。頓時,彼得帕克嚇得雙頰脹紅,慌張地踢動雙腿,「死、死侍先生!」

「怎麼樣?你不是喜歡我嗎?」緊抓著男孩的腿,不讓他亂動,韋德威爾遜面罩上的眼危險的瞇了起來,「這可不是你期待的?huh?」

「這、這這這這太快了!死侍先生我們、我們應該要慢慢來才對,等等,你看,我們連手都還沒有牽過,也還沒有見過彼此的真面目,我們真的應該要一步一步來…呃,我是說、直接跳到這裡有點太----總之請放開我,死侍先…」平時是個小嘴砲的彼得帕克頓時連話都說不好了,他動個沒完的嘴直接被摁住,韋德威爾遜的鼻尖湊了上來,男孩吞了口唾沫,覺得臉的熱度又刷新了高標。

「平常不老是一股腦的黏上來嗎?沒想到是個這麼純情的Omega?哈,這可真好笑。」男人聞了聞彼得帕克的頸窩,依然聞不出個鬼東西,他突然對東尼史塔克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怨念,「聽著,小渾球,我真的對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沒興趣,不過要是你聞起來很香那就另當別論了。所以,要是不想我現在把你弄到發情,最好就快滾出我的房子。」

 

那股讓自己迷戀的信息素竄入鼻腔,男孩的胸膛劇烈起伏著,甚至有些慶幸自己此刻戴著面罩,要不然用這麼紅的臉頰面對韋德威爾遜可真有點丟人。

他用力點點頭,感覺到那人稍微鬆開了箝制的力道,便使勁掙脫開來,腳底抹油似的從窗戶溜了出去。

 

聳聳肩,往後倒回床上,雙手枕在後腦勺,吹了把口哨。

要是知道那小子純情得跟嬰兒一樣,就早點用這招了。

於是重得清閒夜晚的韋德威爾遜,心情大好地抱著他的小獨角獸來了一發。

 

 

3、

 

原本還以為那個小混蛋就此會被自己嚇跑,但事實證明了一切都是韋德威爾遜想得太美。

當他踩著洞洞鞋從房間裡走出來時,就看見彼得帕克正坐在餐桌前一臉乖巧地幫愛兒倒牛奶。

 

「好了,請~」男孩把馬克杯遞給愛兒,接著將笑臉轉過來面對韋德威爾遜,「早安,死侍先生!」

「……你在我家幹嘛?不要說你是來找愛兒的,這不管用。」韋德威爾遜暗自慶幸自己已經把面罩戴上了,雖然這感覺挺難以言喻,但他還是覺得讓一個迷戀自己的小鬼見到那張被幹成軟泥的酪梨臉有些難堪,「現在,出去。」

「可是、死侍先生…」

「我要出門了,你還要待在這裡?噢,原來你真的是來找愛兒的,抱歉是我誤會了。」

男人套好鞋子,便直接出了家門,約莫過了三秒,傳出彼得帕克急忙向愛兒告別的模糊聲音,然後那個黏屁精便從裡頭鑽了出來,小跑步跟上了自己的步伐。

 

「死侍先生,你要去哪裡?」

韋德威爾遜的腿很長,彼得帕克必須要努力伸長雙腿才能跟得上他。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能回答一個沒有你的地方。」

「但是、我做了三明治要給你…」

韋德威爾遜終於肯把視線放到男孩身上,他這才發現彼得帕克懷裡揣著一個粉藍色的小盒子,「奧丁啊,做愛心便當應該是日本人在玩的那一套吧。」

「可是,這是我想了很久,才想到的、如果要和死侍先生約會的話,該先從哪裡開始做起,才不會像昨天一樣跳得太快…」

「What?」韋德威爾遜傻了眼,完全不懂這年代了居然還有人會從一個愛心便當開始約會起,更無言的是,那小子還真的以為自己昨天想上他?「老天,小鬼頭,這裡是ABO世界,可不是什麼少女漫畫!你要不用那天殺的Omega信息素勾引我跟你大操一場,要不就滾回東尼老爸身邊當個乖寶寶,別再來和我搞純情戀愛遊戲這一套。」

「什、什麼ABO,什麼漫畫…」有些時候,韋德威爾遜會講些彼得帕克聽得一頭霧水的話。

「聽不明白就算了,我也懶得解釋。」聳聳肩,男人沒有放慢腳步,又繼續走遠。

「等、等等!這是我請梅嬸教我做的!死侍先生,你應該還沒吃早餐才對,要不要----」

「小子,我愛吃的是墨西哥捲餅,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韋德威爾遜停下腳步,隨意靠上停在一旁的老舊轎車,雙手交疊胸前,「這樣還敢說你喜歡我?」

「墨、墨西哥捲餅嗎?」彼得帕克雙眼睜得晶亮亮,將小盒子放到地上,便匆匆忙忙從後背包裡翻出一個筆記本,神情認真地寫著什麼,「死侍先生愛吃墨西哥捲餅…」

 

不會吧?這小子是在記錄自己的喜好嗎?

韋德威爾遜頓時失笑,無言地盯著那傢伙瞧,幾秒之後他抬起頭,正好和自己對上眼,「死侍先生,除了墨西哥捲餅以外呢?你還有其他喜歡吃的東西嗎?我都可以請梅嬸教我做喔!」

 

搖搖頭,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韋德威爾遜想把突然冒出的,覺得彼得帕克好像有點有趣的想法給晃出腦袋。



TBC.

评论(11)
热度(338)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