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 Hit on 04-05(肉肉慎入) (ABO/中篇/RR賤X荷蘭蟲)

誰都別想吐槽我不是說好了這篇是純潔的ABO嗎 (???

滴卡上車就對了 (任性



----



4、

 

「Wow,看看是誰來了,」接近凌晨的小酒吧,該散的都散了,只剩下幾具喝掛了的屍體醉倒在地上,黃鼠狼掃地的時候刻意把掃把略過那些高壯的身軀,接著就聽到門被踹開的聲音,「這可不是我們敬愛的操爛牛油果嗎。」

聳聳肩,韋德威爾遜拉開椅子便整個人癱到上頭,一手掛在椅背上,另一手掀開面罩,「隨便來點什麼。」

「先數數你皮夾裡帶了多少鈔票出門再說,我可不會請客。」

將掃把靠在桌邊,黃鼠狼慵懶地走回吧台,開始替他調酒。

「都說了隨便什麼都好,酒精濃度最好高到讓我忘記這陣子以來發生的恐怖事實。」

「如果我沒記錯,你的自癒因子大概不會讓你喝醉,」黃鼠狼將酒杯推到韋德威爾遜面前,雙手抱在胸前,「然後,老實說我對你最近發生了什麼恐怖故事沒有太大的興趣。」

「不,黃鼠狼,你一定得聽!」韋德威爾遜雙眼睜大地瞪著那個滿臉鬍渣的眼鏡男,一副自己是什麼強姦受害者似的憤慨。

「Wow wow wow,知道了,我聽就是,別再用那張長得像捲餅餅皮的臉盯著我看了,」黃鼠狼雙手舉起揮了揮,「所以,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受驚的小女孩?」

「聽著,有一個不知道打哪來的臭小鬼,某一天突然出現在我面前說想跟我做朋友,卻在聞到我身上的信息素之後迷戀上我,展開了他那恐怖、又煩人的倒追行動!你知道的,臭小鬼腦袋通常都不知道在裝些什麼,他所謂的追求,居然只是成天跟在我後頭,破壞我的生意,不准我殺人、不准我開槍打人,連炸彈都不讓我放!還總是劈哩啪啦說一堆話,吵都吵死人了!還有,他跟復仇者那幫傢伙關係似乎都還不錯,現在那群吃飽太閒的傢伙居然整天幫他監視我的行蹤,不管我在哪裡,只要他想都能馬上出現在我面前!他甚至連我家的位置都摸透了!累了一天回家想打個手槍,他都能出現在我房間裡,隨便從我床底下翻出色情雜誌,一邊又罵我是變態!奧丁的內褲啊!這到底是哪來這麼純情的小鬼頭?他真是我見過最討人厭的Omega!」

 

當韋德威爾遜終於抱怨完之後,黃鼠狼只是撐著下巴,眨眨那雙看起來像嗑了藥的眼睛,「Well,聽起來的確是挺煩人的,但看上去你們挺合拍的。」

「什麼-----?!你哪隻耳朵聽得出來我們很合?哥兒們,我是認真的!你別跟我開什麼國際玩笑。」男人翻了個白眼,揪住黃鼠狼的衣領認真喊道。

「好吧好吧,別激動。不過,反正你現在也單身不是?何不考慮看看那個小鬼?說真的,和復仇者聯盟有關係?他是哪個超級英雄嗎?」

「饒了我吧!天殺的我最好會對一個黃毛小子有興趣!」避開了那小鬼是蜘蛛人的事實,韋德威爾遜只是抱頭哀號著,「再說,他平常總是把自己的信息素藏得妥妥當當,我連丁點味道都聞不到,這對一個Alpha來說可不人道!」

「你怎麼不說說我們Beta從來沒聞過什麼味道不公平?」黃鼠狼抓抓頭髮,一副事不關己地聳聳肩,「韋德,或許你真的該考慮考慮,畢竟除了凡妮莎以外,這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忍受你這張該去拍恐怖片卻浪費才華繼續當雇傭兵的臉皮的人了。說真的,我大概會稱那個小鬼為天使。」

「閉嘴,黃鼠狼,」韋德威爾遜一臉不爽地灌下啤酒,「他還沒看過我的樣子。」

「為什麼?」

「不為什麼。」

「因為你在乎他了?怕你嚇到他,從此以後就不再出現在你面前?」

「Fuck,黃鼠狼,我來是找你訴苦,和想想辦法,不是跟著起鬨要我接受他的!」

 

黃鼠狼聳聳肩,笑得很無所謂,稍微轉頭就看到一個從虛掩的門外探進頭來的男孩,他的棕髮散落了幾縷在額前,雙眼被頂上昏黃的燈光反射得晶亮亮,看似有些緊張地觀察著裡面,「Well…請問那就是你口中的小情人嗎?」

「……Fuck!」韋德威爾遜順著黃鼠狼的手指望過去,愣了兩秒之後大罵一聲,連忙將面罩套上,還不小心戴成了反面,「你怎麼會在這裡!Fuck you!你這個該死的跟蹤狂!」

「Well,至少他現在看過你的樣子了。」黃鼠狼的表情充滿了看好戲,半邊嘴角高高地勾起,「嘿,孩子,過來吧?這裡沒有會吃人的怪獸。」

「其實---死侍先生,你不用戴上面罩的,」彼得帕克走了過來,停在韋德威爾遜身邊,因為那人坐在高腳椅的緣故,所以現在能夠和他平視,「我早就知道你長怎樣了啊。」

「你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韋德威爾遜把面罩調正,一臉狐疑地瞪著男孩。

「史塔克先生已經給我看過了。」彼得帕克笑著,摸摸鼻頭。

 

「所以,你覺得你能看著一顆牛油果發情?」韋德威爾遜還沒說話,黃鼠狼就先開了口,順手倒了杯啤酒給男孩,「真有勇氣。」

彼得帕克盯著被推到面前的啤酒愣了下,「謝謝,嗯…我該怎麼稱呼你?」

「黃鼠狼,」聳聳肩,勾起的嘴角沒有下滑過,「你呢?容我叫你一聲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你肯定是這世界上最有愛心的善心人士。」

「為什麼?」男孩眨眨眼睛,一臉困惑,「我、我叫彼得…彼得帕克。」

「讓我猜,你其實是牛油果世界保護協會的會員?」

彼得帕克挑起眉頭,歪歪腦袋,「…呃?」

「夠了,黃鼠狼,停止你冷到不行的笑話!」韋德威爾遜受不了似的朝黃鼠狼比了個中指,一邊搶過男孩手上的啤酒灌了一大口,「還有你,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這地方可沒有賣牛奶,全是些你不該喝的東西!」

「我、看到你走進這裡,覺得…不像是甚麼友善的地方,怕你、怕你又鬧事,所以才…」彼得帕克笑得有些心虛,手指扭在一塊。

「老天,你能不能別這麼多管閒事!我只是來找老朋友喝一杯也要跟?該死的Mother fucker,都這個時間了,你還不回家睡覺?明天不用上課了嗎?」

 

黃鼠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然後酒吧內適時地響起了Careless whisper的前奏,這讓韋德威爾遜又忍不住罵了聲F開頭的字眼,朝黃鼠狼的休息室比了個中指,「天殺的夥計,真是謝謝你啊!小婊子!」

「死侍先生,我能----喝喝看嗎?」絲毫不被慵懶的薩克斯風影響,彼得帕克指了指被韋德威爾遜搶走的啤酒杯,有些興奮,「說真的,我從來沒喝過酒,好喝嗎?」

「No----no no no no no,你今年幾歲?15?16?這東西不是你該喝的。」

「我快滿17了。」

「很好,一個未滿17歲的乖寶寶不會在這個時間待在酒吧裡鬼混,更不該喝這種東西。」

「好吧,噢,死侍先生,或許你可以把這個摘掉,」彼得帕克才剛說完,也不顧韋德威爾遜的反應如何,直接伸手掀開了他的面罩,在男人開口之前將那塊布丟到一旁,「反正我剛才也都看到了。」

「嘿!你----」

「哇喔,不過這是我第一次這麼靠近看,死侍先生,」彼得帕克的眼神亮晶晶的,伸出指尖碰了碰韋德威爾遜的下巴,「這真是…太酷了。」

「…酷?」奧丁,韋德威爾遜覺得頭很痛,這小子大概腦子比自己還不正常,看著這張臉皮還能說出酷這個單字,以至於那個小鬼頭從下巴一路摸到了臉頰他才回過神來,「嘿,你太超過了!」

吐著舌尖聳聳肩,彼得帕克收回手之後,稍微湊上前去,「可是,我很喜歡。」

「…奇怪的小鬼。」

「如果是我的話,肯定撐不過半天X武器計畫,」男孩笑彎了眼眉,露出半排可愛的小白牙,「死侍先生卻能忍過那些痛苦的折磨,真的很厲害!所以、這些…大概就像是個勳章一樣?酷斃了!」

「你知道…那些?」韋德威爾遜稍微睜大了眼,和彼得帕克對望著,「我的事?」

「我都聽說過,」笑容乖巧地點點頭,彼得帕克看著男人眨了眨眼,當他在那人的瞳孔裡看見自己的倒影時,湧上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下意識地舔舔唇,「我覺得死侍先生很帥,因為知道了這些,就更帥了。」

眼神被男孩舔著下唇的舌尖勾了過去,韋德威爾遜覺得這小子明明身上什麼味道都沒有,卻讓自己有些發暈。




車車來了上車



--

评论(24)
热度(294)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