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 Hit on 06-07 (ABO/中篇/RR賤X荷蘭蟲)

嗯...身為一個小透明

只想繼續窩在我的小角落

默默產糧給自己吃吃玩玩

這樣就很哈皮了 (邊緣人發言)



----



6、

 

「孩子,我要你告訴我,你要這麼多抑制劑做什麼?」

東尼史塔克發現這陣子彼得帕克抑制劑的用量變強了許多,他把手插在腰上,另外一隻打了個響指,屁股靠在桌前一臉嚴肅地盯著男孩瞧。

「…呃、我只是怕…萬一某天不夠用了怎麼辦,所以才想先向史塔克先生多要一些…」

「Uh-uh~蜘蛛男孩,別想瞞我,你那張臉絲毫騙不了人,」東尼史塔克微抬起下巴,啜了口咖啡,「說吧,小男孩長大了?」

彼得帕克摸摸鼻子又抓抓後腦勺,球鞋摩擦在地板上發出小小的噪音,「咳咳,我說了史塔克先生大概會生氣…」

「…因為死侍?」東尼史塔克的眼睛瞬間瞇了起來,做了個FACEPALM,「老天,你還在跟那個傢伙來往?」

彼得帕克訕笑著點點頭。

「老實說,他是不是對你做了什麼?不然為什麼你要這麼多抑制劑?」東尼史塔克往前靠近一步,「他碰你了?你沒讓他標記你吧?」

「等、等等,不是的,史塔克先生,死侍先生沒…碰過我,」彼得帕克故作鎮定地開口,盡量讓自己的眼神不那麼閃爍,好吧,只碰過上面,下面沒碰過,這樣應該…不算說謊吧?「總之---不是你想得那樣。」

「嗯哼,不然呢?給我一個好的解釋,讓我不把他打成殘廢----暫時的也好。」

 

「不,那不關死侍先生的事,我只是、呃,最近…有點討厭自己的味道。」

「什麼?」

「反正,反正我不想再有味道了。」彼得帕克抿抿唇,又想起了韋德威爾遜那天對自己說過的話。

這絕對不是和自己的信息素吃醋什麼的,只是…自己不希望死侍先生肯接近自己是因為身上有好聞的味道。

「你沒事討厭自己的味道做什麼?」東尼史塔克挑起了眉頭,一臉狐疑。

「嗯…因為覺得、很煩?」彼得帕克抓抓後腦勺,笑得有些尷尬。

 

搖搖頭,東尼史塔克決定不再過問,反正青春期中的少年總有一百萬個理由討厭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事。

 

「給你,」掏出一罐抑制劑丟向彼得帕克,「這是這個月的份,不能再多了。」

「只、只有一罐?!」男孩俐落地接住那個小玻璃瓶,眨眨眼,用央求的眼神看向面前的男人,「這樣不夠的,史塔克先生…」

「聽著小子,你這陣子施打抑制劑的頻率已經過高了,這種東西打太多對身體不好的,我不會再給你更多了。」擺擺手,東尼史塔克的表情不容反抗,「這是為了你好。」

「…知道了,史塔克先生。」

「另外,別再和那個混蛋有瓜葛!不要再去找他了,還有,我會去警告娜塔莎他們誰敢再湊熱鬧就斷誰金援。」

「唔…遵命長官。」

 

彼得帕克暗自煩惱著只有一罐抑制劑自己能撐到什麼時候,老實說自己最近越來越常發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總是和韋德威爾遜待在一塊所導致。

也或許是抑制劑打太多所造成的後遺症,彼得帕克聽說過那些可能會有的反效果。不過現在,至少在死侍先生真心喜歡上自己以前,不想再讓他聞到任何信息素的味道。

 

 

7、

 

好吧,彼得帕克覺得自己真是要死了。

抑制劑只有一罐,離自己上次施打已經過了三個禮拜,目前恐怕處於隨時都會發情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要去找韋德威爾遜根本是飛蛾撲火,但是不去找他又沒辦法繼續追求對方,畢竟自己連死侍先生的手機號碼都沒有…噢,對了,現在又多了一個難處,那就是復仇者的成員們因為史塔克先生的嚴正警告,沒有一個人敢再幫自己注意死侍先生的行蹤了,現在光是要找到他就已經有點難度。

 

彼得帕克趴在書桌前,無精打采地寫著化學作業,一邊回憶上次見到韋德威爾遜是什麼時候。

想念死侍先生身上的味道,卻又不想讓他聞到自己身上的味道…男孩的原子筆在筆記本上不停重複畫著圓圈。

不過在煩惱見不見得到他之前,似乎先想辦法賺點錢買抑制劑比較當務之急,在瞞著史塔克先生買點抑制劑之前還是先別想其他事比較實在。

彼得帕克從書桌上坐直起來,跑下樓去向梅嬸要了份報紙,開始從上頭尋找著打工的徵人啟事。

 

 

韋德威爾遜打死都沒想過居然連隨便走進一家餐廳吃飯都能遇到彼得帕克。

雖然說上次見到他已經是一個月又三天前的事了。

別問我為什麼記得這麼清楚,這完全不是因為在意那小子突然消失的行蹤,只不過是記性好了點。

總之,現在的重點在於,那個小混蛋竟然連自己今晚要來這裡吃飯都打聽好了,還特地打扮成服務生的樣子以為自己不會發現?!

好吧,或許自己真是被這小鬼弄到有點失去理智,但三步併兩步走過去直接抓住彼得帕克的手臂可就真是在計畫之外了。

 

為什麼不乾脆掉頭就走,還特地跑到他面前搭話?噢,好了,別問哥,我他媽的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這陣子跑哪去了?」

為什麼居然不是質問他幹嘛跟蹤自己到這裡來,而是這個近似於深宮怨婦的抱怨?Fuck,夠了,停止你們的疑問,我拒絕回答。

 

彼得帕克的反應倒是完全在韋德威爾遜的料想之外,只見他被抓住時將手上的菜單嚇得掉在地上,而當他看清來人是誰之後,則傻愣地呆在原地。

「怎麼?裝傻也沒用,就知道你這個小變態還沒放棄,你是怎麼打聽到我要來這裡吃飯的?因為我他媽的昨晚打過來訂了位?」

「…死、死侍先生,你怎麼會在這裡…」良久,彼得帕克才結結巴巴地開口,臉上的表情依然訝異。

「…你真的不知道?」韋德威爾遜挑起半邊眉頭,努力想揭穿男孩裝傻的面具,但那人看起來似乎真的不像在說謊。

「呃、我…」又一個在韋德威爾遜意料之外的是,彼得帕克沒有像平常一樣黏上來,反倒是往後退了一步,輕輕掙扎著手臂,連視線都沒有對上男人的。

 

「嘿,彼得,發生了什麼嗎?」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插了進來,韋德威爾遜轉頭過去就看到同樣身著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噢,店長…呃、沒事…」

「有什麼問題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你先去忙別的事。」店長拍了拍彼得帕克的腰,笑得很溫和,而韋德威爾遜的視線無法控制地停留在那個放在腰上的手掌。

「是,我知道了。」彼得帕克終於擺脫了被箝制的手,他趕忙蹲下身去從地上撿起菜單,朝店長露出一個訕笑之後便跑走了,全程不敢和韋德威爾遜對上眼。

「您好,這位客人,請問我們的服務生有哪裡冒犯到您的地方嗎?」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那個小Omega長得很可愛,想稱讚他一下而已。」韋德威爾遜聳聳肩,捕捉到了店長瞬間瞇起的眼…嗯哼,有趣,看來某人的屁股被盯上了卻毫無自覺?

 

「韋德,怎麼了嗎?」

突地,一個金髮紅唇的緊身洋裝女郎走了過來,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的脆響讓韋德威爾遜回過頭去,轉身勾住金髮女郎的肩,「沒事,我的女士,先坐下吧?」

被帶到位上的韋德威爾遜還替那名女子拉開椅背,十足的紳士風範。

彼得帕克在不遠處偷瞄到他的死侍先生和不認識的女生待在一塊,忍不住湧上疑問。

 

「彼得,還不快去點餐。」

肩頭突然被拍了一下,開口的是另外一名服務生。

老天,為什麼死侍先生偏偏要坐在自己負責的區域呢?「呃、打個商量,哈瑞?你能不能幫我去點那桌客人的餐?」

「為什麼?我自己都快忙不過來了,你可別讓他們等太久!」名叫哈瑞的服務生推了彼得帕克的背部一把,男孩踉蹌了一步,站穩後深呼吸兩下才踱步過去。

 

「…請問需要點餐了嗎?」

幾乎要把半張臉埋進菜單裡,彼得帕克還是無法避免地對上了韋德威爾遜的雙眼,感到有些羞澀與尷尬。

「所以你真的在這裡打工?」韋德威爾遜反問了一句,緊盯著男孩瞧。

彼得帕克頓了一下才點點頭,「是啊。」

還以為那個小鬼專程為了跟蹤自己才來的,韋德威爾遜頓時覺得自己有點好笑,「原來小混蛋最近消失不見是來打工啊?」

「呃、死侍先生,很抱歉,我不是不想見你,只是…」

「噓噓噓噓,我可沒說我想見你,你別誤會了,」韋德威爾遜直接打斷了彼得帕克的話,「我只是覺得連吃頓飯都要遇見你實在太倒楣了。」

彼得帕克忍不住瞄了坐在男人對面的美豔女子一眼,勾起一個有些苦澀的訕笑,聳了聳肩,「我、很抱歉,但你們的餐還是得點。」

韋德威爾遜眨了眨眼,見男孩沒有反駁自己,反而感到有些心虛,「Well…我的意思是----」

 

「韋德,你朋友?」這時,撐著下巴的金髮女郎開口了,歪著腦袋甜笑問道。

「…噢,不是、不是朋友,只是認識的小鬼頭。」

韋德威爾遜下意識地澄清,說完才考慮到這些話會不會讓那個小混蛋受傷,雖然想著那個傢伙受不受傷也與自己無關,但還是悄悄抬頭望了上去,只見彼得帕克瞬間頓了一下,但嘴角依然維持在上揚的角度,「請問女士要點些什麼?」

 

韋德威爾遜微瞇著眼觀察那小子的表情,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的,誰知道彼得帕克卻在點完餐之後直接跑走了。

…媽的,臭小鬼,沒事擺出那種被欺負的表情做什麼?以為這樣能激起我的罪惡感嗎?沒門!



TBC.

评论(33)
热度(244)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