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 Hit on 10-END (ABO/中篇/RR賤X荷蘭蟲)

噫 完結惹~~~~~


順便宣言一下 (?

本寶寶最近沒有甚麼嚕文的動力或靈感

再加上沉迷遊戲無法自拔

所以大概....嗯 會鹹魚個一陣子吧 (幹


然後...這篇也許大概MAYBE會有後續篇 (???

但有可能會窗掉 所以隨便聽聽就好 (趴



---



10、

 

彼得帕克已經有一個禮拜沒去找韋德威爾遜了。

自從上次在那個男人家被親了之後,他就已經決定放棄這段感情。

追了韋德威爾遜這麼久,唯一被碰的兩次都是自己身上有味道的時候,這就代表了他對自己根本沒有感情,只是單純被信息素給吸引。

原本只是為了當起英雄更方便才會選擇施打抑制劑的,現在卻是真正厭惡著自己的味道。

彼得帕克不知道真的是自己太純情還是怎麼的,但他還是不希望死侍先生會觸碰自己是因為那煩人的信息素…雖然說一開始自己也是被死侍先生的味道給迷惑,這樣想大概有些任性,但即使是在這個被情慾主宰的世界,男孩依然渴求著兩顆心之間單純的互相吸引。

這也不是死侍先生的錯,大概就只是想法上的差異罷了,是自己妄想在他身上得到自身所期望的感情。

 

 

不過…現在也都無所謂了。彼得帕克又恢復了以前一下課就跑去找史塔克先生聊天、訓練、參觀實驗室、在他的辦公室做作業的日子,口裡也不再提起韋德威爾遜。

 

剛從東尼史塔克大樓走出來的彼得帕克已經滿臉倦容。

最近史塔克先生似乎因為自己決定放棄韋德威爾遜感到十分欣慰,而那份欣慰直接轉換到了他對自己的集訓上頭。

一小時的體能訓練、兩小時的實戰模擬、還順便把功課和要小考的範圍都給搞定了史塔克先生才肯放人,彼得帕克現在最懷念的就是自己那張小床。

 

頭頂上的星星零碎地散落在各處,光芒十分微弱,彼得帕克仰頭望上漆黑的天空,頓時忘了要繼續前進,就這樣站在原地發了好久的呆。

久到自己差點就要看著天空睡著。

 

「小混蛋,天空有這麼好看嗎?」

被一個突然闖入耳膜的聲音給驚嚇到,彼得帕克猛然回過頭去,發現韋德威爾遜穿著便服,外套的帽沿拉得高高的,整張臉陷在陰影裡讓人看不清楚上頭的表情。

有那麼一個瞬間心臟重重跳了一下,彼得帕克下意識地吞了口唾沫,躊躇地退後兩步,沒有回話。

發現男孩抿著唇,眼底似乎已經不見當初看著自己時會充滿光芒的模樣,韋德威爾遜總覺得有股莫名的情緒壓得呼吸有些不太順暢。他邁開大步靠近彼得帕克,卻見那人始終和自己保持著同樣的距離,自己向前一步,他就退一步,「嘿,你躲什麼?」

「…這樣不好嗎?死侍先生不是一直覺得我很煩嗎?」彼得帕克講完後自嘲地笑笑,「我已經放棄了,死侍先生。所以、所以我不會再找你,也不想再出現在你面前了。」

「為什麼放棄?」韋德威爾遜挑起眉頭,不顧彼得帕克的閃躲,將人逼至牆面,拉下帽沿,露出那張充滿傷疤的臉,「小鬼頭口中的喜歡果然很容易過期?」

 

彼得帕克抬頭望向男人,露出些許疑惑的眼神,「為什麼要問為什麼?反正、…就是放棄了嘛。那,我先回家去囉?死侍先生晚安。」

才剛轉身,外套的帽沿就被拉住往後揪了回來,彼得帕克整個人摔到牆上,吃痛地嘶了口氣,「…死侍先生?」

「小混蛋在生我的氣?因為我親了你?」韋德威爾遜的眼神有些深沉,昏暗的路燈斜照在他的臉上讓整張臉的輪廓顯得更加危險,「你不是喜歡我嗎?被喜歡的人親也要生氣?你這小鬼真的很難搞耶。」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討厭你!」韋德威爾遜的話讓彼得帕克瞬間捏緊了上衣下襬,蹙著眉抬頭對上男人的眼,「就算、就算我喜歡你,也不代表你可以這樣惡作劇、亂親人…或許死侍先生覺得鬧我、看我慌張的模樣很好玩吧,可是我也會受傷的啊。」

 

再說,完全是被身上的味道給吸引才碰自己這種事,實在太傷人了…。

 

難過的情緒突然無法壓抑地湧上心頭,越想越感到酸澀,彼得帕克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控制不了臉上的表情,低下頭去看向自己的球鞋,整個壟罩在韋德威爾遜的陰影下,「…而且我也已經接受死侍先生不可能喜歡上我的事實了,所以、所以就這樣吧?嗯…我說完了,現在能讓我回家了嗎?我好睏,剛才史塔克先生又把我操得一蹋糊塗,現在真的快累死了。」

韋德威爾遜看著男孩的頭頂,遲遲沒有回話,久到彼得帕克困惑地抬起頭來,見那人臉上的表情實在說不上好看,但也不知道他在不開心什麼,「…死侍先生?哈囉?那,我先走囉?呃…再見。」

 

彼得帕克轉頭邁開步伐,將背上的書包往上提了提,在腦袋裡盤算著回到家後要洗個澡再睡還是什麼都不管直接倒床。

卻在走了幾步之後被揪住後頸,彼得帕克回過頭去看向那個不停阻止自己走開的男人,「死侍先生,你到底在幹嘛?我真的要回家了!」

韋德威爾遜的手還放在男孩的頸上,一個用力便把人拉近,在彼得帕克的蜘蛛感應響起之前往那張唇吻了上去。

「…嘿!」不到一秒的時間,男人就被用力推開,往後踉蹌了兩步,只見彼得帕克一臉受到驚嚇的模樣,「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不是都說了不要鬧我嗎?玩弄我真的很有趣嗎?還是說我身上又有味道了?不可能啊,昨天才剛施打的抑制劑,而且這次是史塔克先生給的,總不會出錯啊…」

 

看著男孩拼命嗅聞自己的模樣,韋德威爾遜忍不住笑了出來,彼得帕克卻在聽到那人的笑聲之後,瞬間沉下了臉,「……果然又是玩笑嗎?」

「Wow,嘿,小混蛋,你幹嘛?」只見彼得帕克往前一步,揪住了那人的領口,後者嚇得眨了眨眼。

「死侍先生,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你!」彼得帕克死死地盯著韋德威爾遜瞧,「我都已經認輸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這樣真的很好玩嗎?你這個長不大的幼稚鬼----或許史塔克先生是對的,我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接近你…早知道就聽史塔克先生的話,他說的沒錯,你是個騙子…」

「Fuck,吵死了,我才要認輸吧!」

「…Huh?」彼得帕克頓了下,一臉疑惑地歪歪腦袋,「死侍先生要認輸什麼?」

「我認輸!我喜歡上一個臭小鬼了,雖然一開始不想承認,但我現在認輸了,這樣可以嗎?」

「……什麼?」彼得帕克傻楞楞地眨了眨眼,揪著衣領的手勁稍微放鬆了些,馬上就被對方反壓制,一個翻身壓回牆上,「死死死死侍先生?你你你這是在做什麼----」

 

覺得這人實在太吵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再次堵住那雙微張的唇,這次男孩怎麼掙扎韋德威爾遜都不放手了,他將人死死困在自己與牆壁之間,把彼得帕克的唇都給舔過一遍。

一開始還不斷扭動,卻逐漸被吻到有些缺氧,彼得帕克不太會換氣的技巧,只能努力在唇舌糾纏的空檔之間困難地喘息,接著又被韋德威爾遜帶入高了一個境界的深吻之中。

思緒隨著被啃咬的唇舌變得有些混亂,揪著男人的衣襟不住地低吟,合不攏的嘴角溢出了來不及吞嚥的唾液。

韋德威爾遜的指尖在彼得帕克的後頸上緩慢磨蹭,感覺到那人明顯的顫抖了下。

「嗚,等、等等…」

「怎麼樣?又要揍我了?」咬了口男孩的下唇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他的嘴,韋德威爾遜看起來一臉無奈,「我都說我喜歡你了,這樣還不能親親你嗎?」

 

「你----喜歡我?」彼得帕克努力讓自己從一片混亂之中定神,他用力眨眨眼睛,指尖緊緊揪在男人的外套上,「呃,這又是什麼玩笑嗎?」

韋德威爾遜想做個FACEPALM,但他只是竭盡所能擺出最祥和最PEACE的微笑,「…不是,小混蛋,我喜歡你,OK?」

「呃……呃?」

「哈囉?你是當機了嗎?Come on,這個事實有這麼難讓你相信嗎?」韋德威爾遜白了一眼,像是崩潰般的叫了出來,「嘿,我平常看起來真的有這麼討厭你嗎?拜託,奧丁在上,誰知道為什麼你不見的這幾天,天殺的我居然覺得不習慣!腦子裡還都是你!天啊,我肯定是瘋了----」

「…真的?」

「對啦!相不相信隨你,反正、我喜歡上你啦,臭小鬼。」

「…完全看不出來。」

「完全?」

「嗯,你從來沒有說過,而且只要我一接近你就總是一臉嫌棄。」

這次男人是真的頭痛了,他僵硬地咳了兩聲,默默反省自己以前是否真的對彼得帕克太壞,「…Fine,那現在你知道了,好嗎?」

 

彼得帕克停頓良久之後,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小小地點頭,「…嗯,知道了。」

「老天啊…你真是我他媽見過最不可愛的Omega!你這小子到底是幹了什麼,對我下蠱?為什麼我會喜歡上你?」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沒做啊,而且、而且,」彼得帕克吞了口唾沫,摸摸鼻尖,「我現在超開心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韋德威爾遜看著男孩臉上泛起的紅暈,頓時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喂,害羞什麼啊,以前追我的時候就沒看你害羞過。」

「那、那不一樣…」彼得帕克摸摸下巴,又抓抓頭髮,腳下的NEW BALANCE在地上踢來踢去,就是不敢和韋德威爾遜對到眼,「我做夢都想不到死侍先生會向我告白。」

「好吧,所以----下次我親你的時候,不要再揍人了。」

聲音有點模糊,韋德威爾遜神色尷尬地轉過頭去。

「死侍先生會想親我嗎?」彼得帕克眨了眨晶亮亮的眼,手指捏在衣服下襬,「對了,死侍先生,我們都還沒牽過手,你就強吻我好幾次,這樣跳太快了吧。」

 

白了大大的一眼,韋德威爾遜再次對自己的喜好產生懷疑,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上這天殺的純情小鬼啊!

「死侍先生?所以,我們…牽牽手好嗎?」

好吧,真是敗給這個小混蛋了,韋德威爾遜想著,一邊伸出手,舉到彼得帕克面前,「拿去,臭小子。」

彼得帕克盯著大大的掌心瞧,抿了抿下唇笑著用雙手握住,指尖小心翼翼地磨蹭凹凸不平的肌膚,「謝謝!」

「說什麼謝謝啊,傻子…」韋德威爾遜的腦子在看著男孩臉上的笑容後漸漸變得不太正常,他曲起手指包住彼得帕克的手,「好了沒?現在,可以親親了嗎?」

愣了下,抬起頭來緩緩做了個深呼吸,彼得帕克抿抿唇之後小小地點了點頭,「…嗯。」

 

用還自由的那隻手勾住男孩的後頸,韋德威爾遜在彼得帕克薄薄的嘴唇上頭印下一個淺淺的吻。

「小混蛋,你現在身上天殺的連半點味道都沒有,但我還是想親你,這樣----明白了?」

下意識伸出舌舔了舔被親過的地方,彼得帕克的臉變得更紅,「知道了。」

「但是,小鬼,有件事還是要請你轉告東尼史塔克。」

「嗯?」

「叫他以後別再給你該死的、讓你身上可愛的柑橘味全都死光光的笨抑制劑,下次如果你發情了,就來找我。」

「史塔克先生要是聽到了大概會把我禁足,然後把你大卸八塊----他平常都是這樣說的,」彼得帕克訕笑兩下,摸摸鼻尖,「----但是,好的,我會跟他說的,死侍先生。」

「……韋德威爾遜。」

「什麼?」

「別再死侍先生死侍先生的了,哥叫韋德威爾遜啦,」男人聳聳肩,彈了下彼得帕克的額面,「小混蛋,那是你未來的男朋友的名字,你最好記牢了。」

 

 

Fin.


评论(17)
热度(287)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