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點文小遊戲之產物 (幾個段子)

唔....鹹魚了好久 粉絲數還在持續上升 寶寶感動得香菇 QMQQQQQ (結果一發文就掉粉 (欸

這是前兩天嚕的幾個小段子 一併貼上來假裝我是個勤奮的寶寶吧!! (X


-----


1.【你比較愛我還是比較愛他 】

 

彼得帕克趴在韋德威爾遜家的床上,偏頭盯著男人瞧。

正在保養心愛武士刀的雇傭兵,逐漸感受到一股讓自己壓力的視線。

 

「嘿,小鬼,做什麼?」

「韋德,你比較愛我還是他?」

「Huh?」挑起眉頭,韋德威爾遜看向床上的小屁孩,「…誰?」

「他。」彼得帕克舉起白色的可愛小獨角獸,在空中晃了幾下,「你比較愛我還是他?」

「……你吃錯藥了?」韋德威爾遜好笑地看著男孩,沒有回答他過度愚蠢的問題。

「愛兒說你都抱著他打手槍。」嘟起嘴,彼得帕克偏過頭不看男人,伸手輕揍了小獨角獸幾下。

韋德威爾遜差點就要笑出來,他放下刀,三兩下爬上床,將男孩限制在雙臂創造出來的小空間內,「不然呢?我要抱著你打嗎?還不都怪你的鐵罐子老爸,說什麼都不讓我碰你。」

彼得帕克翻身仰躺,和韋德威爾遜對望,臉頰微微泛紅,「我----我也可以幫你、打…」

「……What?」韋德威爾遜愣了下,挑起眉頭,「我耳朵沒壞吧?」

「如、如果只是打打,不要跟史塔克說,他----他不會知道的。」彼得帕克抿著唇,按耐想用枕頭蓋住臉的衝動,努力盯著男人瞧。

「哇喔,小蜘蛛,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聳聳肩,韋德威爾遜往下欺了些,用胯下蹭了蹭男孩的大腿,「不過我喜歡!所以不如我們現在就馬上來實現你的願望吧?」

 

彼得帕克已經滿臉通紅。




2.【你想按按看嗎 ?】


「所以說,這就是東尼史塔克給你的新制服?」

彼得帕克用力點了點頭,隔著面罩都雙眼發光,「很酷,對吧?」

「Well,還行。」韋德威爾遜撐著下巴,斜眼看那個滿臉興奮的小鬼頭,「雖然我看不到它酷在哪。」

「嘿!它真的超酷炫的,舒適的布料、流線的剪裁、能夠讓我更大限度的發揮蜘蛛能力、還有一鍵脫衣功能!」

「…一鍵脫衣?」捕捉到了關鍵詞的韋德威爾遜挑起眉頭,終於有了點精神。

「對啊!就在這裡----」彼得帕克用手指了指胸口處的小蜘蛛徽章,又抬頭看向男人,「你想按按看嗎?」

 

韋德威爾遜微瞇起眼,看著面前那個天真而單純的男孩,頓時頭有點痛,稍微頓了頓,才伸出指頭戳向那隻小蜘蛛。

伴隨著機械音,彼得帕克的制服瞬間鬆垮下來,露出了白皙的半邊肩頭和鎖骨。

「看!真的很厲害對吧!」男孩笑著再按一次,制服馬上又回歸原位,一臉得意洋洋地拍拍肩,「史塔克先生真是太酷了!」

 

韋德威爾遜偏頭咬咬牙,在心裡操出一百個髒話,才按奈住想對小孩子下手的衝動。




3.【我辣麼可愛你怎麼可能不愛我】


「死侍先生-----」

原本還坐在圍欄上用蠟筆塗鴉的韋德威爾遜,下一秒就被一個盪著蛛絲的男孩迎面撲上,差點就要往後倒去。

「Fuck,你毀了我的創世巨作!」

「噢噢,真抱歉,我毀了你的什麼?」

彼得帕克從地上爬起來,蹲到韋德威爾遜身旁,伸長了脖子去看男人手上的塗鴉。

「哇喔,這是、這是什麼?這是你嗎?那坨紅色的東西。」彼得帕克指了指上頭的紅色大便,聲音明顯在憋笑。

「臭小子,笑什麼?沒看過未來的畢卡索嗎?」

「噢,我覺得你畫得比畢卡索還要更好。」彼得帕克聳聳肩,掀起半邊面罩,露出裡面一排白淨的小牙齒。

 

「…你拍馬屁也不會得到甚麼好處的,小鬼頭。」韋德威爾遜斜眼睨著男孩。

「真的?一個約會也不能?」彼得帕克的嘴唇微微翹起。

「…不能。」

「噢~拜託,死侍先生,跟我約會嘛!」彼得帕克抱頭哀號了聲,接著又湊近了些,蹭蹭韋德威爾遜的肩頭。

「嘿,小變態,你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男人絲毫不受影響地躲開彼得帕克的碰觸。

「你喜歡什麼類型?」

「總之不會是你這一型。」韋德威爾遜聳了聳肩。

「Come on~我這麼可愛,你怎麼可能不喜歡我?」

 

韋德威爾遜轉頭看向那個正在惡意賣萌的小傢伙,頓時有種快高血壓的錯覺。

彼得帕克的雙眼骨碌碌地眨著,腦袋微微歪向一邊,一瞬不瞬地盯著男人瞧,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地舔了舔下唇…韋德威爾遜突然想收回自己剛才說彼得帕克不是自己TYPE的那句話。



----



在這裡也玩玩好了

遊戲規則:給我一句話或台詞,我嚕個小段子給你

歡迎留言,我會努力嚕給寶寶們的

還是限定賤蟲wwwww 除此之外我已經甚麼都嚕不出來啦 (趴)

评论(29)
热度(174)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