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 Hit on 番外2 (偽聖誕賀文)

本來沒有要嚕賀文的

不過剛好娘子想看腦洞寶寶就嚕了(好像變成娘子專屬許願池了)


嚕嚕笨蛋情侶小吵怡情的日常... <3

大家也聖誕快樂 <3



---



一切都搞砸了,徹底的。

韋德威爾遜差點在復仇者們的聖誕派對上和東尼史塔克大打出手。

已經喝醉酒的後者滿臉通紅,被其他復仇者架著,只能不停踢動雙腿,一邊向韋德威爾遜叫囂,台詞不外乎是離那個睡衣寶寶遠點、你這個戀童癖、變態淫魔、誘拐兒童犯罪者…等等。

而不知道甚麼時候身上已經被撒了酒又砸了蛋糕的韋德威爾遜,也跟著反嗆回去,場面既尷尬又一片亂哄哄的。

最後這場鬧劇則是在剛從廁所裡出來就看到這個畫面,急忙想要衝過去勸架,卻不小心踩到地上的蛋糕奶油而摔了個狗吃屎,一路滑壘到兩人中間的彼得帕克作為結束。

 

 

彼得帕克跟著韋德威爾遜回到他家時,已經凌晨一點,愛兒的鼾聲從她的房裡模糊地傳出。

「…死侍先生,對不----」

「夠了,你甚麼都不用說了,是我搞砸的,對吧?我早跟你說過了,讓我和史塔克見面絕對不是件好事!」

「我、…」

「我可是告訴過你幾百次了,我不想,也不應該出現在你們復仇者的聖誕派對上,而你這個小屁孩當初是怎麼糾纏我的?Huh?」

「我原本只是想藉由這個機會讓你和史塔克先生好好相處…」

「噢,我們當然可以好好相處,只要那個鬍子男別喝醉了就跑來挑釁我!」韋德威爾遜攤手,無奈的大吼。

 

「----哇喔,死侍先生,你、你嚇到我了…或許我們可以先進房間再說?愛兒會被你吵醒的…」

「Fuck!你這個小屁孩到現在還在關心愛兒?操,你真的是個乳臭未乾的笨小鬼----」

彼得帕克被韋德威爾遜的大嗓門給嚇得抖了下,掀開半邊的面罩露出了緊張地直抿唇的嘴,雙手擺在胸前扭著,「我、我…死侍先生,我很抱歉…」

「Wow,你可不需要道歉,反正我就是個只會搞砸一切的爛人,連小男友微薄的願望都完成不了,可不是嗎?!」

彼得帕克抬頭望向韋德威爾遜,吞了口唾沫,這是男人第一次對自己這麼兇,他緊張得心臟不停加快,手指扭到都快打結了,「不,我真的很抱歉,是我的錯,我太自私了,真的,我、我…我不應該把自以為的好強加在死侍先生身上,我…我不該這麼任性,要求你陪我去參加聖誕派對…」

 

韋德威爾遜看向男孩面罩上微微瞇起的眼,低垂著腦袋一臉做錯事的小奶狗模樣,頓時間有股罪惡感,但他咬了咬牙,還是沒辦法這麼快拉下臉來,只是努力不看那個小傢伙會騙人的臉,和他擦身而過,「我要回房間了。」

「死、死侍先生----」彼得帕克抬起頭來,轉身看向韋德威爾遜,躊躇了兩下才趕緊跟上去進房。

 

「死侍先生,我、原諒我好嗎?」彼得帕克抿著唇,把面罩脫下,隨意撥了撥凌亂的棕髮,看著男人的表情一臉緊張。

韋德威爾遜沒有回答,只是把刀跟槍都丟到地上,發出了匡啷的聲響。

彼得帕克見男人沒有理會自己,頓時間不知所措地頓在原地,邁不開腳步,「死侍先生…你討厭我了嗎?」

韋德威爾遜回頭就看到眼眶已經微微泛紅的彼得帕克,他努力憋著想哭出來的衝動,好讓自己看上去不那麼軟弱,「死侍先生,你不要我了嗎?」

對於小鬼頭的胡思亂想有些無言,但還在氣頭上的男人說不出甚麼好東西,他只是搔搔頭,撇開視線,「…白癡小鬼。」

 

「死侍先生,我以後不會再對你做奇怪的要求了,所以、所以你能不能不要討厭我?」彼得帕克一副要被棄養的小狗般的表情,腳底磨蹭著另一隻的腳掌,眼眶裡的水氣在昏黃的寢室燈光下顯得晶亮,「拜託,不要、不要丟掉我?」

韋德威爾遜愣了愣,接著白了一眼,「小混蛋,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Huh?」彼得帕克歪歪頭,雙眼還是張得老大,不停玩弄著自己的手指。

「你覺得我這樣就會不要你嗎?」韋德威爾遜無奈地抓抓頭,「我在你心中到底是多混蛋的傢伙啊?」

彼得帕克聞言眨了眨眼,眼底的光芒恢復了些,但還是躊躇著不敢靠近韋德威爾遜,「死侍先生…所以、所以你原諒我了嗎?」

「……過來。」又白了一眼,男人朝著彼得帕克招招手,「你最好在我反悔前過來----噢。」

不到一秒,男孩已經撲進韋德威爾遜的懷裡,緊緊摟住男人的腰,將臉埋在胸前不說話。

 

「…小癡漢,你這是性騷擾嗎?」雖然韋德威爾遜並沒有說彼得帕克可以這樣,但在被抱住的一瞬間,他的心臟就融化了,「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真的是個戀胸癖?」

彼得帕克沒有理會韋德威爾遜的廢話,只是又將男人的腰摟緊了些,發出一聲放心的嘆息。

「死侍先生,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對你做不合理的要求了。」

「…好啦,臭小鬼,別一直道歉,你這樣我很尷尬的。」韋德威爾遜抓抓頭,有些不知所措,「不過,說真的,下次別再讓我見到東尼史塔克那個臭老頭,他居然敢把酒灑在我身上,天殺的我一口都還沒喝到耶-----還搞得我現在滿身酒氣…Fuck,我明天肯定得乾洗制服了!」

彼得帕克悶悶的笑聲從胸口傳出,男孩點了點頭,「的確,我覺得我現在滿臉都是蛋糕味,我的臉上甚至沾了奶油。」

「誰叫你要埋我胸,這怪不得我。」一副事不關己地聳了聳肩,韋德威爾遜把男孩的臉捏起來,替他抹去鼻尖的小奶油。

彼得帕克訕笑著吐吐舌頭,趁韋德威爾遜還沒反應過來前踮起腳尖親了一口他的嘴唇,隔著面罩。

「Fuck!你不能這樣對我!」

彼得帕克一臉無辜地抬頭看著男人,手指捏住他的緊身衣,抿了抿唇看起來有些猶豫,「不然-----」

「嗯?」

「不然、不然我幫你洗澡?」

韋德威爾遜張大眼,承認自己瞬間完全氣消了,「…哇喔,認真的?這表示我可以對你做些什麼了?」

「當然不可以!就只是個洗澡!」彼得帕克臉頰泛紅,緊張地扭扭腳踝,「你不能對我做什麼,不然我就不幫你、洗----」

「知道了,知道了啦,我什麼都不會做,拜託你幫我洗澡,小混蛋?」韋德威爾遜按耐著想翹鳥的衝動,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像個變態,「你看看,我全身都被史塔克搞得髒兮兮,你可得好好安慰我一下,幫我洗得乾乾淨淨?」

「…我知道嘛。」彼得帕克舔了舔下唇,突然覺得自己剛才為什麼一個衝動就提出這個建議,但話都說了就不能反悔,「但你真的不能對我亂來。」

「我不會的,小混蛋,現在?快帶我去浴室?」

 

點點頭,彼得帕克牽起韋德威爾遜的手,將男人拉著帶進浴室。

後者則是在腦袋裡盤算著該怎樣才能順理成章對小男友亂來而不被他轟出來。



Fin.

评论(24)
热度(160)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