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狼羊物語 01-02 (溫良小狼X流氓大叔羊)

安安這裡是三百,來挖挖新坑yo

以下是某天和娘子  @風靈.小荷蘭怎麼能可愛成這樣 聊天聊到的腦洞 (娘子也有畫狼羊AU的圖喔!!! 超好吃的快去看!!!!)

謝謝娘子每天都陪我聊天耍廢,不停塞梗給我嚕,讓我的腦子還不至於生鏽wwwww


閱前導讀及注意事項:

 

  1. 私設極多,各種bug,邏輯餵狗吃,想到甚麼嚕什麼
  2. 草食溫良小狼:比同齡狼瘦弱,又因為身為素食主義者所以被其他狼排擠霸凌
  3. 流氓大叔羊:因為比一般綿羊火爆,性格又古怪,所以遠離同族目前獨居在深林裡
  4. 嗯…暫時想不到了 (這人連注意事項都這麼不知所云)
  5. 無法接受的請右上角XX離開喔~

 

1、

 

彼得覺得自己今天簡直倒楣透了。

仰慕的女孩居然和最好的朋友哈利在一起了、因為雜事被梅嬸念了一通、還被弗萊士和他的小跟班們追打了好一會,好不容易才逃離那些惡棍的視線,但下場卻是在森林深處迷路。

 

彼得垂頭喪氣地靠在樹幹邊檢查著自己身上的傷口,大大小小的擦傷讓他全身都有些隱隱作痛,撩起寬鬆的袖子,伸舌舔了舔泛著血絲的地方。

身為比同年齡來得瘦弱的小狼,被其他狼隻欺負霸凌已經是家常便飯。彼得早已習慣了躲避著被弗萊士他們惡意欺弄的日子。

 

抬頭環顧了下四周,又用鼻子用力嗅聞著,卻絲毫不清楚這裡是哪裡。

彼得沮喪地到處亂走,天色已經漸漸變暗,還颳起了寒風。

大概無法趕在晚餐時間回家去了,希望梅嬸不要太著急。彼得邊在樹幹上磨蹭著留下氣味邊想道。

走沒幾步路,一個靠在樹幹上睡著的高大身影映入彼得的眼簾,他楞了下,動作放慢許多靜悄悄靠了過去。

一個長著捲曲羊角和毛茸茸耳朵的男人正在睡著,穿得全身黑嚕嚕的,胸前還抱著兩根木棍。

 

……拿著武器的綿羊?

彼得傻楞楞地盯著那個傢伙瞧了好一會,腦袋卻開始轉了起來。

 

一隻落單的綿羊擺在眼前,而且居然還在睡覺,看起來毫無防備,這絕對會是個證明自己的大好機會。

既然那群狼總是嘲笑自己獵不到食物,那現在就獵給他們看!

彼得下定了決心,握緊拳頭慢慢靠向那頭比自己還要高大許多的羊,在距離他一步之前停了下來,躊躇著腳步不知該從何下手。

身為一個從沒抓過食物的狼,彼得面對擺在眼前的獵物卻毫無頭緒,他的鼻尖湊了上去嗅聞幾下,專屬於綿羊的氣息竄入鼻腔,自己卻半點食慾都沒有。

 

是的,彼得小狼,是個素食主義者。

不知為何,自從幼年時期撞見了一隻綿羊在自己面前被分屍至肚破腸流的景象之後,彼得對於肉類就開始食不下嚥。

一直到現在,自己都是以素食維生的。

 

但是現在,要是不把這隻羊帶回去的話,能夠證明自己也是匹勇猛野狼的機會就將不翼而飛了。

彼得就這樣在那頭睡著的綿羊面前躊躇了許久,甚至都將嘴巴張大湊上去了,但就是始終咬不下口。

唔…為什麼自己要是隻狼啊?為什麼狼的使命就是要打獵呢?大家就不能和其他種族融洽相處嗎?

彼得覺得自己腦袋很痛,緊閉著眼用力晃了晃。而當他再次張開時,就見到那隻綿羊已經張開眼睛用深沉的目光盯著自己瞧了

 

「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彼得的哀號。

 

 

2、

 

韋德,一頭黑綿羊,AKA,傳聞中連大野狼都打不過的火爆存在。

 

因為性格上的差異,韋德和羊群們都合不來,於是他長年下來都是自己獨居在森林裡,卻沒有幾匹狼敢來向他挑戰。

除了偶爾會有一些狗眼不識泰山的笨家伙冒出來找死,比如說就像眼前這隻正在專心撲抓著蝴蝶的小狼。

 

這個小傢伙已經在自己的地盤裡打擾三天了,韋德有些無奈地撐著下巴,不知道那頭笨狼要耍蠢到什麼時候。

 

「喂,你為什麼賴在這裡不走?」韋德終於忍不住開口。

彼得聞言回過頭來,笑嘻嘻地湊到公羊身邊,「因為,你是我見過最帥的綿羊!」

「……」Fuck my life,韋德抹了把臉,「你絕對是我見過最蠢的狼。」

明明第一次見面的當下就已經把那匹笨狼完全壓制在地,想讓他知難而退的,沒想到這蠢家伙居然一臉見到偶像般的表情,就此黏著自己不肯走了。

「韋德先生,你能教教我戰鬥技巧嗎?你看,我老是被同伴們攻擊。我也想變得和你一樣厲害,這樣他們就不敢欺負我了。」彼得訕笑著伸出手,上頭還有那天留下的傷痕,一臉央求般的看著韋德。

「我操,你還有沒有身為野狼的尊嚴?你他媽是在跟一頭綿羊討教嗎?」韋德黑著臉翻了個白眼,「如果我是你老爸,我當場就把你打死了,絕對不會讓你出來丟人現眼。」

 

「…可是我沒有爸爸媽媽,我是被收養的。」彼得瞬也不瞬地看著韋德,眼裡閃爍的微光讓後者覺得自己幹了什麼天殺的壞事。

「……所以?你要一隻綿羊教你如何和其他野狼打架?」韋德盡量讓自己別感到那麼罪惡或心軟,「你他媽真是隻怪胎。」

「我大概真的很怪吧,」彼得訕笑著摸摸鼻頭,「你是我唯二的朋友,沒有其他狼想和我親近,除了哈利。」

「那麼我想那個哈利大概也很怪。」韋德聳聳肩,用木棍敲了敲彼得的腦袋,「----不過,好吧,反正我最近閒得發慌,你要是想繼續留下我也沒意見。」

 

「Wow,真的嗎?韋德先生?你真是個好羊!」彼得笑得露出獠牙,朝韋德一把撲上去,後者下意識直接將他壓制在地上,「嗷!嗷嗷嗷!痛----」

「孩子,說認真的,別這樣亂撲一頭羊,你會把他們嚇壞的,除非對象是我,」韋德一臉不以為然,往小狼的鼻尖湊近了些,「要是你敢對我動邪念,想嘗嘗我的味道,我會直接殺了你。懂嗎?」

 

彼得滿臉驚恐卻又夾雜一絲崇拜地用力點點頭。



TBC.

评论(23)
热度(158)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