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婚禮之後 (我是取名渣之短篇一發完)

突如其來的腦洞,看看就好~~~~ (・∀・)/*


*粗略介紹

帕克家:大哥彼特帕克(第一任蜘蛛人)/二哥彼得帕克(第二任蜘蛛人)/小弟彼弟帕克(現任蜘蛛人)

威爾遜家:哥哥韋恩威爾遜(無毀容總裁ing)/弟弟韋德威爾遜(死侍ing)



---



當彼弟帕克吃到今天的第一口飯時,已經是晚上9點。

像隻蜜蜂忙進忙出了一整天,全是為了哥哥彼得帕克的結婚典禮。

 

彼弟坐在典禮結束的會場樓梯上吃著遲來的晚餐,一邊看著哥哥和新婚伴侶躲在角落調情。

男孩眼神呆滯,機械式地嚼著嘴裡的食物。

 

「真是不害臊啊。」突然,一個年紀稍長的男人坐到彼弟身邊,主動搭話。

彼弟看了來人一眼,下意識地笑開了嘴角,「就是啊,彼得平常明明不是這樣的,彼特你說,他是不是被老公帶壞了。」

「大概吧,誰知道前任蜘蛛人會跟現任死侍的總裁哥哥混在一起,唉,真有點擔心弟弟的前途…」

「哈哈哈哈,彼特你總是這樣想太多!沒事的,我覺得韋恩先生人很好啊。」

「我知道…我只是、嗯,你說得對,我大概是太擔心了。」彼特搖了搖頭,抹了把臉,拍拍彼弟的肩之後站起身來,「我還有別的事得忙,你慢慢吃就好。」

「知道了,彼特!辛苦啦~」彼弟笑著目送彼特離開視線,然後嘴角再也撐不住地下滑。

 

目光回到一開始自己看著的那個方向,才發現新婚的兩人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彼弟帕克愣了下,從樓梯間站起來,低頭看向手中的飯菜,頓時胃口全失。

 

當彼特忙完後來找彼弟一起回家時,那人已經不見蹤影。

 

 

***

 

 

某棟破舊公寓的鐵欄杆上,掛坐著一隻小蜘蛛,雙腿不停在空中晃動。

手機螢幕的光冷冽地打在彼弟臉上,讓他的輪廓看起來比平常還僵硬些。

男孩翻著相簿,把裡面的照片一張張給刪除。

上頭的男人,正是稍早在結婚會場和哥哥親親我我的韋恩威爾遜。

有些是偷拍,有些是自己提議要幫他和彼得拍照,還有少數幾張是因緣際會下,他和自己的合照。

 

看著相簿裡的照片越來越少,彼弟帕克忍不住鬆了口氣,心中的石頭也跟著落下般的減輕不少。

老早就該放手了,自己怎麼都不知道這樣做的感覺那麼輕鬆?

雖然視線還是漸漸變得模糊,一兩滴液體落在手機螢幕上頭。

 

「…真無趣。」

 

「什麼東西很無趣?」

突地,一個男人的聲音闖入,嚇壞了彼弟帕克,他才轉過頭去就對上了一個近到不行的紅黑面罩。

 

差點要尖叫出來,彼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戴上面罩,手機還不小心飛了出去,他趕緊用蛛絲將其給拉回來。

「小鬼頭,你一個人在這裡碎碎念幹什麼?」

「…沒什麼,」彼弟拍了拍還在驚嚇中的心臟,「嘿,你剛剛----沒看到我的臉吧?」

「我看到啦。」豪不在意地聳聳肩,韋德威爾遜咧開了嘴笑彎眼角,「我都不知道你長得這麼可愛?帕克家的小弟。」

彼弟忍不住咳了幾下,感到一陣窘迫和尷尬,自顧自地碎碎念起來,「天啊,我居然被看到了真面目,該怎麼向彼特交代…」

「嘿,這又沒什麼?反正彼此的兄弟結婚了,我們以後也算家人了吧?」

「……」聽到結婚這個詞,彼弟的心臟又被擊打了一下似的不知該作何反應,誰知道肩頭卻被用力攬住,一把勾往男人的方向,「呃、死侍?」

 

「好啦,我知道小寶寶現在失戀了很難過,」韋德威爾遜聳了聳肩,放在彼弟身上的手不安分地摩娑兩下,「但沒關係,你以後的日子就交給我接手了,我會負責讓你感受所有愛與關懷~」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你知道、知道我…喜歡…」彼弟的臉色一下子刷白,結巴又支吾地說不好一句話。

「嗯哼,我可是死侍,我什麼都知道。沒什麼,忘了我哥吧?那傢伙沒有一點比得過我,反正你接下來會瘋狂似的迷戀上我,沒有我就活不下去,整天想著我那兇猛過人的武士刀----咳咳,好吧,大概有一半是胡扯的。」

 

彼弟被韋德威爾遜搞得腦子亂七八糟糊成一團,以至於男人湊過來給自己一個吻時,只能慢半拍地推開對方。

 

「你你你你這是在做什麼?!」彼弟驚恐地摀住了嘴,「老天,那是我的初、初…初吻…」

韋德威爾遜毫不留情地炸出笑聲,「噢,我的媽啊…這年頭了居然還有人在意這個?作者真他媽該死,把這種純情小寶寶塞給我當配對,我真應該…Ouch!」

彼弟揍向韋德威爾遜的拳頭還握著,他的臉頰脹紅,「你怎麼能、怎麼能偷襲----」

「我還以為你的蜘蛛感應夠管用…」男人從地上坐起來,抱著被揍歪的肚子哀號,「你不能對未來的男友動手!小蜘蛛,這是家暴。」

「我根本聽不懂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你是個完全的瘋子!」彼弟帕克用力抹了抹還溫熱的嘴唇,「天啊,我真該報警的…」

「拜託,我的吻技應該還過得去吧?好吧,除非你對毀容人士有意見,那麼接吻時你應該閉上眼,這樣會好點----噢,蜘蛛小子你等一下,我現在有點問題要解決-----嘿!什麼叫我不照著劇本來?!要是按照你說的做,我至少還要三集才吃得到小蜘蛛!老子他媽現在就已經等不及了,看看,那粉嫩嫩的小嘴還有該死的小翹臀…下次,別再命令我怎麼做了!Go fuck yourself!」

 

韋德威爾遜轉回頭來,就看到空空如也的欄杆,彼弟帕克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Fuck!小蜘蛛你不能就這樣消失不見!後面的篇幅怎麼辦?我們現在該怎麼進行下去?故事因為你要強迫結束了!」雇傭兵朝著遠方一陣大吼大叫,還比了個中指,「小鬼頭你等著吧,我總有一天會操爆你的小屁股!」

 

而此刻在紐約上空擺盪著的彼弟帕克只再次深深體會到了死侍真的是一個神經病。

 

 

Fin.

评论(29)
热度(137)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