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情人節賀文 (懶得想標題之RR賤X荷蘭蟲ww)

我是取名廢

希望大家不要看到這麼無聊的名字就跑走了 (X


我發誓自己原本真的沒打算要嚕賀文的...

誰知道今天上班實在太無聊,所以就...


大家情人節快樂哇

雖然不是單身狗但好像過得跟單身狗一樣居然是用嚕賤蟲度過了 (欸



----

 

 

彼得帕克一放學就往韋德威爾遜家跑。

書包裡放著一包巧克力,那是昨晚他拜託梅嬸教自己做的,還被梅嬸調侃了要送給哪家的女孩。

除了巧克力以外,還有一個粉紅色的包裝盒,上頭綁著點點圖案的蝴蝶結。

彼得帕克知道韋德喜歡這個顏色,也覺得放在他身上意外地適合。

 

到了看起來有些破舊的小屋外頭,彼得帕克拍拍衣服,把上頭的雪抖掉,再把圍巾重新圍了一遍,讓自己看起來體面一些,才上前按下門鈴。

約莫過了一分多鐘,裡面才傳來緩慢的腳步聲,門被打開後,映入眼簾的不是韋德威爾遜,而是位拄著導盲杖的老太太。

「嘿!愛兒,是我,彼得。」彼得帕克往前攙扶著老人,帶著她進屋去,「韋德不在?」

「他從昨晚就不在了,天知道又跑去哪了?」愛兒的步伐很緩慢,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回她專屬的搖椅上坐下,「大概是去嫖妓了吧。」

尷尬地點了點頭,彼得帕克的嘴微微翹起,像在思考什麼。今天是情人節,那人不在家,會上哪去呢?難不成真的像愛兒說的跑去…咳咳。

耙耙後腦杓,把胡思亂想的畫面甩掉,「我先去韋德房間等他!」

 

進了房,一股比在客廳更重的霉味襲來,還有一些聞起來更複雜的氣味。

彼得帕克捏住鼻子,把書包放到男人的床上,環顧了下四周,眉頭快皺成一團。

每次進到韋德威爾遜的家,就會忍不住開始想替他打掃,或許自己在家裡也常被梅嬸叨唸房間太亂,但彼得真的很想說----那是因為你還沒看過韋德的。

撿起地上的衣服,湊到臉前試著聞了下,然後立刻就後悔了,哀叫一聲直接將那團布料丟進一旁看起來像是洗衣籃的東西。

把滿地散亂的衣服全都丟了進去,除了幾件聞起來還OK的,彼得帕克將它們收回到衣櫃,一邊困惑著為什麼韋德的櫃子裡會有女僕裝。

桌上的雜物也丟進垃圾桶,棉被折成四方形疊好,彩虹小馬娃娃放到床頭,等到他把房間收拾乾淨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老天…」捶了捶酸澀的腰,彼得帕克一屁股坐到床邊,覺得在這種大冷天自己都快熱起來了。

突然,一陣聲響從房門外傳來,聽起來像是韋德和愛兒又在拌嘴,然後腳步聲越靠越近,還是兩個人的,而且其中一個不是愛兒----彼得帕克敏銳的感官讓他下意識跳到天花板上,屏住呼吸。

 

房間門被打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身體交纏在一塊,韋德威爾遜擁吻那個金髮女郎的畫面映入彼得的眼簾。

差點要咳出聲來,彼得帕克渾身僵硬地黏在天花板,不敢發出丁點聲響。

老天,韋德像是要把那個女的吃進肚子裡似的…激烈。彼得帕克覺得自己現在真不該出現在這裡,但進退兩難,根本無法移動半分半毫。

擁吻結束,韋德威爾遜才張開眼睛,然後馬上發現疑點-----房間實在乾淨過頭了!

操,就叫愛兒別亂動自己的房間…那個老妖婆…不對,床上這書包是誰的?

韋德威爾遜瞪著書包,視線往上看去,正巧和彼得帕克對上了眼,相看兩無言大約幾秒之後,前者率先回過神來,差點要大叫出口,但又馬上壓下衝動,按住了金髮女郎的腦袋鎖在胸口不讓她往上看,「咳咳,我----我突然想到我還有點急事,我祖母快生了,今天先這樣吧,現在我們快出去-----」

 

七手八腳地將女郎送出門,然後又是一陣和愛兒的吵鬧,接著韋德威爾遜終於回到房內,用力甩上門,「喂,你給我下來!」

「你、你先說你不會生氣…」彼得帕克依然黏在上頭,倒吊著和男人談條件,聲音聽起來很是心虛。

「下來!」伸手抓住男孩垂落下來的外套下擺,用力一扯便將人給抓了下來。

「噢,老天…」直接摔進韋德威爾遜懷裡,彼得帕克有些不好意思地抬頭看向對方,下意識露出一個討好的傻笑,「你生氣了嗎?」

「我操你的,你在這裡幹嘛?」覺得無言多過了怒氣,用力抹了把臉,揣住男孩的衣領將人從身上拉開。

「我、今天----今天是情人節!所以我來找你…」彼得帕克的臉頰紅撲撲的,指頭在上面搔著,笑得有些尷尬而靦腆,「原本想和你一起過節的,我不知道你已經、有約…咳咳。」

「而你害我原本的計畫泡湯了!」本來打算和剛剛從酒吧帶回來的女人共度春宵,卻被這個小鬼頭搞砸,韋德威爾遜快鬱悶死了又拿他沒轍,「我不是已經拒絕過你的情人節邀約了嘛?」

「但我還是想和你一起過。」男孩說話時嘴唇會不自覺地微微翹起,朝著對方眨眨眼,表情討好。

「天殺的青少年。」韋德威爾遜做了個FACEPALM。

 

彼得帕克抿抿唇,年輕人越挫越勇的精神讓他並沒有因為屢次遭拒就放棄,還是常常黏在韋德威爾遜身邊跟上跟下。也因此害得後者損失了好幾筆生意,還進了幾次警局,而這讓男人更厭煩他了。

 

「韋德,你別這麼生氣嘛,看看我給你帶了什麼!」

彼得帕克掙脫韋德威爾遜的箝制,跳到床邊在書包裡翻找起來,掏出巧克力和那個粉紅色的小包裝盒。

挑起眉頭,男人有些狐疑地盯著他瞧,「噢,小鬼頭也會準備情人節禮物了?」

無聲地笑著,露出上面一排小白牙,把東西遞到韋德威爾遜面前,「你、你可以等我走了再拆嗎?」

「為什麼?」轉眼間,男人已經不聽話地把蝴蝶結拉開了,彼得帕克哀叫著撲過去想阻止,但韋德威爾遜舉高了手讓男孩碰都碰不到盒子。

「我----我有點害羞!」男孩看著禮物在自己面前被拆開,忍不住緊張地吞了口水,還維持著趴在對方身上的姿勢。

「沒聽過私闖民宅的人還會害羞。」聳聳肩,韋德威爾遜直接打開蓋子,然後看到一個鑲著無嘴貓的戒指躺在裡面。

彼得帕克無法克制地撇開視線,摸摸鼻尖又耙了下後腦勺,喉結上下滾動著,「呃…你喜歡嗎?」

 

韋德威爾遜看著戒指,抬起頭看了男孩一眼,又低下頭往戒指看回去,良久才兩手一攤,「我只能說----這就是你給心上人的情人節禮物?」

「你不喜歡嗎?你不是應該挺喜歡的嗎?」彼得帕克有些訝異,身子往前伸手一撈,從男人的口袋裡翻出一支無嘴貓的護脣膏,又指向稍早前才被他丟回衣櫃的無嘴貓睡衣,還有牆壁上沾有血跡的無嘴貓海報,「你----不是很喜歡那隻日本來的貓嗎?」

韋德威爾遜差點就要笑出來,好吧,這小鬼至少買對了卡通人物。

「還是說,這個太便宜了,你、你想要貴一點的…」彼得帕克搔搔頭,表情看起來有些為難而尷尬,「但是我現在還沒錢給你買真的戒指,所以,等我以後長大了再補上?」

微瞇起眼,審視著男孩的全身上下,永遠就是這幾件同樣的衣服,自己都不知道看過幾次了,身上掛著應該是他梅嬸親手織的圍巾和毛帽,帽子頂上的毛球甚至稍微歪了一邊,泛著髒污的破舊NIKE套在腳上。

再看看躺在盒子裡的戒指,韋德威爾遜只是聳聳肩將它拿出來,放到手上把玩了下,「不用了,這個就挺好的。」

「真的?那我幫你戴上?」

「嗯哼。」

 

韋德威爾遜伸出右手,彼得帕克偷偷吸了口氣才握住那隻覆滿傷疤的手,要替男人套上戒指,一路從食指試到了小拇指才成功套進去,甚至還有點擠。

「呃、我自己試戴時明明很鬆的…」彼得帕克不好意思地抓抓臉頰,尷尬地訕笑道。

「小鬼,你要害我截肢嗎?你也不想想我和你的手差了多少。」斜眼瞥著還在傻笑的男孩,手掌攤平了和彼得帕克的貼在一起,他的手小了自己快四分之一,看起來簡直就像個小寶寶手,又細又嫩,還白呼呼的。

彼得帕克對於突如其來的曖昧舉動下意識紅了臉,抿抿下唇,小心抬頭觀察男人一眼,「真抱歉,我下次會注意的?」

「沒有下次了。」

「可是、你接受了我的禮物,我還以為----」抓抓凌亂的自然捲,男孩的嘴微微噘起,模樣有些苦惱。

「我還是挺煩你的,別誤會了。」

 

看著彼得帕克困擾的表情,韋德威爾遜心情好了點。或許他根本沒那麼討厭這個小鬼,或許自己一直沒有真正把人推開都是私心作祟,雖然他始終沒有正面回應男孩的追求。

 

「你送了我禮物,但我卻沒有準備回禮,這樣是不是挺過分的?」

彼得帕克愣了一下,聲音有些模糊,「不會呀,是我自己要來找你的,所以有沒有回禮都沒關係…」

「你就老實說吧,」低頭看著小拇指上的無嘴貓,韋德威爾遜覺得自己的腦子大概是撞壞了,「想要什麼?我欠你一次。」

「真的?」快速地抬起頭,眼神瞬間變得晶亮亮,期盼地看向男人。

「…對,真的。」狀似無奈地聳聳肩,「給你五分鐘,要是想不到我就當你自動棄權----」

「那我要一個吻。」

韋德威爾遜愣住,原本以為男孩會說些實質上的禮物,像是衣服或鞋子,總之他沒想到會是這種形式的回禮。

 

「今天是情人節,我想要一個充滿愛的親親,應該----不過分吧?」

猶豫了兩秒,韋德威爾遜還是點點頭,「好吧,我答應你。」

彼得帕克馬上從男人身上爬起來,跪坐在他正對面,表情靦腆,但從雙眼裡散發出來的光芒出賣了他。

「閉上眼睛。」

彼得帕克乖乖地閉上了眼。

下一秒,感覺到兩邊肩頭都被捏住,然後嘴唇被溫溫熱熱的東西貼上去。

 

這和他之前親過的小女生的嘴唇完全不一樣,但很快的彼得帕克就腦子一片空白,他捏緊了外套下擺,發現自己的唇角居然在微微顫抖。

這個吻和剛才男孩掛在天花板上看到的那個截然不同,很淺,也沒有傳說中的伸舌頭,只有嘴唇和嘴唇間的互相磨蹭。

總之,幾秒鐘之後韋德威爾遜就放開了彼得帕克,然後發現他的臉頰已經一片通紅。

 

「這樣你滿意了?」

還有些失神,下意識地舔舔唇,過了幾秒才回過神來,難為情地點點頭,「…咳咳----滿、滿意。」

「感覺怎麼樣?」

「和我想的差不多,你的嘴巴親起來刺刺的,還一點都不軟。」靦腆地笑出小白牙,彼得帕克伸手用指尖戳了戳男人被疤痕覆蓋的下唇,「但是我很高興,高興得心臟都要炸了。」

 

韋德威爾遜突然覺得要和這個光是親親就能開心得和什麼一樣的小鬼談戀愛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他再加把勁追求自己,一直都這麼喜歡自己,那麼自己大概總有一天會淪陷的。大概。

 

 

Fin.


评论(46)
热度(279)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