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對的地方 02 (RR賤X荷蘭蟲)

如果被吃掉那就...晚點重發www



---



韋德威爾遜不知道自己是走了什麼鳥屎運,總之那個最新一代的小蜘蛛開始動不動就出現在自己眼前,通常都是自己拿刀刀串人時、安置炸彈準備把整棟樓炸掉時、以及心血來潮想自殺時。

 

「Seriously,again?!」

韋德傻眼地看著自己的槍口被不知哪來的蛛絲給黏糊起來,接著某個絕對是抄襲自己制服的青少年表演了個超級英雄落地,加入自己被委託的戰局,但他沒有殺光眼前的壞蛋,只是把他們一一捆成木乃伊。

「小鬼,我真是煩了你了,能不能別繼續出現在我眼前?」當彼得搞定一切,回過頭來就看到韋德用另一把槍指著自己的腦門,「你究竟還打算破壞幾個我的生意?老子沒錢吃飯你要養我嗎?」

「只要你的生意都是合法、沒有任何人受傷的,我當然就不會干擾你,韋德。」經過幾次交鋒後,彼得知道男人根本死不了,也得知了他的稱號以及本名,而他一點也不怕韋德開槍──當他已經被威脅過很多次,但對方從來沒有真的下手過,彼得就知道眼前的大叔只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好人。

 

但他實在想不透為什麼這個人同時又能殺人不眨一眼,表情也不變一下的──雖然他總是戴著面罩,自己也看不到就是了。

「你該知道,我殺的都是這個世界上窮凶惡極的大壞蛋,他們該死、罪有應得,而有人會為了他們的死付錢給我,這不就是雙贏嗎?」韋德努了努下巴,示意彼得快滾,好讓他執行死侍的專屬槍決。

「不,這裡沒有人有資格扮演上帝,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送他們進警局,接受法律的制裁,確保人民的安全。」彼得堅決地搖搖頭,不肯讓步。

韋德在男孩說話時做著blah blah的嘴型,順便翻了個白眼,「小鬼,看來你對我們國家的法律有很大的誤會──雖然我是加拿大人,隨便啦,」他靠近彼得幾步,「法律從來不會保護好人,它們保護的是有錢人,所以就算我現在一槍轟了你的小腦袋,也不一定會被審判,唯一能審判我的只有上帝,但我他媽根本死不了,懂沒?」

彼得皺皺眉,他對於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槍口感到有點不適,跟著倒退了幾步,「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該殺人,就算你殺的是壞蛋,你只要殺了他們也會跟著變成壞蛋的,韋德。」

「砰」的一聲,子彈打在離彼得的小臉蛋不到幾吋的距離,他身後的籬笆牆被激起一陣煙硝。

「那如果我殺了一個英雄呢?這樣會跟著變成英雄嗎?」韋德挑眉笑道,這次把槍對準彼得,「別挑戰我的忍耐極限,親親小寶貝,雖然我從來不殺小孩與狗,但可不代表我不能為了你破例。」

彼得感覺背脊一涼,但他的蜘蛛感應尚未動工,這樣大概表示自己還暫且沒有人身安危,於是他只是舉起手把發射器對準韋德,「喔,你辦不到的。」

「嗯哼?試試看啊?」韋德一把丟掉槍,朝彼得衝了過去。

 

也許他只是太煩、太鬱悶、太需要好好打一架,於是他今天幾乎沒有對那個戰鬥經驗缺乏自己少說幾十年的小鬼放水。

自己可是待過他媽的特種部隊,而彼得──他待過的只有一堆無聊的課後社團,當韋德把人死死壓制在地之後,也懶得問他上次跟自己說過的是機器人研究社還是圍棋社了。

 

彼得掙扎了一陣,要比力氣他絕對不會輸韋德,但他沒料想到對方會直接拆了他的發射器把自己的手腳給固定在地上,就像他之前這樣對待韋德一般。

「嘿!搶人武器,不公平!」他哀號著扭動一下身子,強韌的蜘蛛絲毫髮無損。

「大人的世界沒有公平,現在這些都歸我了,小乖乖。」韋德順手拔掉另外一隻手的,在空中拋了拋,接著全部收進自己的腰包裡。

彼得瞪著他走過去撿起剛才丟在地上的槍,「韋德,不──別殺──」

韋德把槍口對準那堆被彼得捆起來的惡棍,沒有動作就這麼維持了三秒,最後低下頭用力嘆了口氣,把槍收回槍袋,「看在今天有兒童在場的份上,以及──我怕在你面前槍決他們,小寶寶會吐在自己的面罩裡,所以──沒有下次了。」

 

彼得看著韋德抓抓頭,就這樣上了不遠處的一輛計程車消失在視線裡,又開始奮力掙扎起來,一邊懊悔自己為什麼要把蜘蛛絲調配得如此堅韌不拔。



TBC.

评论(17)
热度(174)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