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一次偶遇二次埋伏02 (肉多慎入/RR賤荷蘭蟲)

因為消失太久所以一次更新兩章給大家試閱 哈哈哈哈哈哈


---


今天是彼得帕克和韋德威爾遜的第二次巧遇。

Well,說巧遇大概有些牽強,但男孩堅持這個說法。

總而言之,在瑪格莉特姊妹守株待兔了整整一個星期,終於讓他找到那天那個男人了。

 

韋德威爾遜今晚沒喝醉,彼得帕克看到他在酒吧門口和某個金髮辣妹吻別,便屁顛顛地跟了上去。

 

靠著蜘蛛人的輕巧身段,幾乎是毫無痕跡地跟蹤在後頭,但對象是幾乎天天惹麻煩,隨時都會有人來尋仇的韋德威爾遜時大概就不太一樣了。

穿著件黑色寬大連帽外套的男人將臉隱藏在帽沿下,手插在兜裡狀似悠哉地走在街頭,另外一隻還舉著可樂娜的手垂在身旁晃著。

將裡面剩下的啤酒一飲而盡,用力搖晃兩下直到確認裡面已經沒東西後才隨意將酒瓶扔向一旁的垃圾桶,然後轉回身去瞥了瞥空空如也的人行道。

 

「…出來吧?趁我還說好話的時候。」韋德威爾遜攤開雙手,對著空氣說道。

不出幾秒,一個踩著破破Nike的青少年從牆角踱步出來,走到路燈底下,雙手捏著上衣下擺。

韋德威爾遜挑起眉頭,頓時有點訝異,「…怎麼著,跟蹤我的是個小寶寶?」

「……嗨?」彼得帕克吞吞口水,眨了下晶亮亮的雙眼,勾起一個尷尬的訕笑。

「別說你是來乞討的,找錯人了。」韋德威爾遜聳著肩將外套口袋拉出來,裡面只有幾張破爛發票和口香糖,隨之掉到地板上。

彼得帕克噘起嘴,邁著步伐走到男人面前,抬頭看向對方,「我才不是乞丐。」

 

「不然呢?」韋德威爾遜警戒地退後一步,「還是說,你是某個傢伙派來的?」

「大叔,你不記得我了嗎?」彼得帕克見狀垂下眼眉,語氣失落地抿抿唇。

「…你誰啊?」韋德威爾遜一臉黑人問號地揉揉太陽穴,還是對眼前的小鬼頭毫無印象。

彼得帕克不滿地鼓嘴,往前撲向男人,揪住他的外套,「明明是大叔先勾引我的耶。」

「What?勾引你?」韋德威爾遜的腦子愈來愈亂,這小子說的自己怎麼都聽不懂?

「是你說我是你的菜,還要我跟你回家的。」彼得帕克抿著下唇,一臉無辜地盯著人看,水汪汪的眼睛眨也不眨。

 

「你在說什麼鬼?我一個字都聽不懂,」好吧,這個小可愛的確是自己的菜,但自己完全沒有說過這種話的印象,「話說你這個時間點不該在外頭遊蕩吧,小朋友?」

「可是…」彼得帕克捏著韋德威爾遜的外套,繼續用無邪而央求的眼神仰望後者,「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都說了,我完全沒有見過你的記憶,也不知道你到底找了我多久,總之你該回家刷牙睡覺了。」韋德威爾遜有些頭痛,對於這個小可愛的無辜眼神。

「不行嗎?」彼得帕克不死心地拉拉外套,「我大概是對你一見鍾情吧…?所以、所以和我交往嘛,大叔。」

頓時傻眼地楞住,幾秒後才回過神來,韋德威爾遜揉了揉太陽穴,一把握住還放在自己外套上的手腕,「…我說----你的思緒能不能別這麼跳躍式?」

「什麼意思?」

「我為什麼要和一個陌生寶寶交往?我他媽的根本不認識你!」韋德威爾遜捏住彼得帕克的下巴打量了一下,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只不過今天沒醉,「不過看在這可愛的臉蛋分上,要打炮的話我倒是很樂意。所以,快回去吧小鬼頭,否則我就上了你。」這只是隨口說說,想藉機把男孩嚇跑的垃圾話。

「…真、真的嗎?可以啊。」

沒想到男孩卻泛紅著臉頰答應了,韋德威爾遜傻眼地瞪著彼得帕克那張略帶羞澀的小表情。


TBC.

评论(41)
热度(418)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