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小癡漢 (荷蘭生賀/性格轉換梗/RR賤X荷蘭蟲/短篇一發)

hi hi 這裡是三百~~~

嚶嚶嚶我的小可愛要生日了

雖然一直在心裡默默希望著小荷蘭不要再繼續長大了

但還是嚕了個小段子出來...(X


性格轉換是  @伊澤 - 沉迷在滑冰的屁股裡無法自拔 想吃的梗

然而一點也不好吃啊嗚嗚嗚 邊嚕邊唾棄自己是個廢物 QMQ

不過都嚕完了就姑且放出來吧嚶嚶嚶


然後...這是我這輩子嚕過最軟的賤賤了...

賤賤啊你還是繼續當個黃暴又下流的流氓好嗎? 答應我...(艸


嚕完生賀可以繼續嚕埋伏了...坑好多都不知道填哪個好了 (滾動


------


 

 

「彼得帕克,你給我出來!」

韋德威爾遜終於在第十次響起快門聲時受不了地朝著空無一人的巷子深處大喊。

 

大約過了五秒,某個穿著印了可笑圖案上衣的小傢伙才從路邊的大垃圾桶裡站起來,頭上還掛著條香蕉皮,手裡捧著一台笨重的相機,對韋德嘻嘻傻笑。

「你到底跟蹤我跟夠了沒?」雙手抱胸,無奈地看著那個笑得像弱智的男孩,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招誰惹誰了,整天被這個小痴漢跟進跟出,還甩都甩不掉。

「當然不夠,親愛的,你還沒答應跟我交往呢!」笑嘻嘻地湊到男人面前,彼得的表情很是理所當然。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應該已經告訴過你很多次,我不會跟你交往的。」朝對方白了一眼,韋德覺得頭越來越痛了,他轉身就繼續走,決定無視這個小變態。

 

「嘿!韋德,你去哪?」彼得抱好了相機連忙跟在男人大約5步之遙後頭,韋德的腳程很快,讓男孩跟得有些勉強,但這個距離剛好很適合抓拍韋德的背影,彼得抓緊機會將鏡頭對焦在那雙屁股上頭,一連又拍了好幾張。

這張不錯,可惜有點模糊,啊…這張就完全糊掉了,要不然角度很棒的,噢噢這張很成功!看看這屁股!

彼得帕克看著相機螢幕痴痴傻笑,陶醉完畢之後又再多拍了幾張,全身和特寫的都有。

走在前頭的韋德威爾遜白眼已經快翻到後腦勺,這個臭小鬼真的以為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偷拍嗎?

 

「Niceass!」

伴隨著另一次的快門聲,男孩讚賞的驚呼傳進耳裡。

好吧…看來他根本不在意自己到底知不知道。做了個facepalm,韋德轉過身去面對彼得,「你拍完了沒?再這樣我就要叫警察了?」

「Wow,別這樣嘛…噢噢!等等你先別動----」將鏡頭對準男人正面向自己的胯部拍了一張,彼得這才滿足地收手,「拜託~親愛的,這些都是我晚上要用的素材耶!如果你可以把褲子脫掉就更好了…」

「停!你做夢去吧!」脹紅了臉,韋德有些慶幸自己帶著面罩,他氣鼓鼓地走過去,「什麼叫晚上用的素材?你最好給我說清楚。」

「哇喔,韋德,你是真的不知道嗎?都幾歲的人了…就是那個啊、那個~」彼得帕克比了個上下嚕動的動作,一邊笑得猥褻抬頭仰望男人,「我可是為了晚上的幸福每天都很努力蒐集素材喔~」

 

「……拿來!」韋德威爾遜受不了地大喊出聲,撲過去一把搶走彼得手上的相機。

「怎麼,你也要欣賞自己的翹臀嗎?」笑嘻嘻地跟著湊過去,臉頰靠在韋德肩頭一臉期待地一起看著螢幕。

韋德打開相簿,裡面一格一格全部都是紅色的身影,他完全不想點開,看到自己的屁股出現在螢幕上頭。相簿像是永遠沒有盡頭似的,不管怎麼滑都滑不到終點,他最後嘆了口氣,直接將記憶卡從裡面抽出來。

彼得帕克瞪著眼睛,他覺得自己的蜘蛛感應在作響了,當韋德把那張小卡片捏在手心時,蜘蛛感應已經像個火災警報似的瘋狂大噪,「韋德,你要幹嘛-----」

「啪嚓」一聲,記憶卡頓時變成一堆碎片,從韋德威爾遜手裡掉到地上,彼得愣愣地看著已經和泥土混為一體的小東西,遲遲無法回過神來。

 

「好了,小變態,基於禮貌我會重買一個記憶卡給你,但是再也不准用來拍我了,尤其是屁股!」韋德雙手抱胸,一臉嚴肅地開口,彼得失神的模樣讓自己燃起了一股罪惡感,但----拜託!他可是專拍自己屁股的變態耶!這種人應該不值得同情,沒錯,韋德威爾遜,別看他那副騙人的小表情。

「----Fuck!你怎麼你怎麼你怎麼能---- Fuck Fuck Fuck Fuck Fuck!天殺的這些可是我一年來的心血啊!」彼得帕克回過神來,激動地嚎叫出聲,從地上撿起那堆碎片,傻眼地看向男人,「Fuck----!你知道裡面有多少張照片嗎!」

韋德威爾遜的耳膜差點就要破裂,他用力摀住耳朵,一邊深深皺起眉頭,「嘿!小朋友怎麼可以說髒話?」

「你他媽就這樣毀了我的素材,我能不崩潰嗎!Fuckkkkkkk!」

「夠了,你這個沒家教的小野猴,給我閉上嘴,」韋德實在受不了地撲過去摀住彼得的嘴,「你不應該滿嘴髒話,看在上帝的份上,留點口德吧!」

彼得握住韋德的手腕,突然就變得一臉沉醉,笑瞇了眼把人拉得更近些,順便把手放到男人的屁股上揉捏兩下,「噢…看在這個屁股的份上,我願意為了你努力改掉壞習慣。」

「----彼得帕克!你這個----不可理喻的變態!」愣了幾秒,男人才反應過來,把那個不安分的小手給推開。

 

彼得眨眨水汪汪的眼睛,一邊笑得討好,「別這樣說嘛,韋德~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屁股有多迷人!」

「真要比的話,我倒覺得你的更翹不是嗎?」翻了個白眼,韋德威爾遜瞥了下男孩的下半身,那個小鬼老是不把褲子穿好,要掉不掉的掛在那兒,真不知道是想怎樣。

「噢噢,你是說你覺得我的翹臀讓你感到興奮嗎?」雙眼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彼得搖晃著空氣尾巴湊過去開心地看著男人。

「你怎麼能老是曲解我的意思!」

「我有嗎?」一臉無辜地望著韋德,順帶又再次朝對方的屁股襲過去,但這次手腕直接被抓住,下一秒,男人將彼得過肩摔,看著他仰躺在地上一臉不滿地嚎叫起來。

「天啊,韋德…你的愛真猛烈…」也沒有爬起來,彼得就只是維持著那個姿勢笑瞇了眼欣賞韋德雙腿跨在自己身上的美景。

「這才不是愛,」氣鼓鼓的雙手抱胸,韋德覺得和這隻喜歡發情的小野猴真的很難溝通,「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認清現實?」

「欸?什麼現實?」食指放在唇上,無辜地眨眨眼。

「我不喜歡你的現實!小鬼頭。」

 

彼得帕克從地上坐起來,看著韋德扁起嘴,「韋德,你真的不能接受我嗎…?」

又來了又來了!又是那個會騙人的眼神!韋德威爾遜頭疼地抹了把臉,「不能!」

「可是我會讓你很舒服?」彼得盤起腿,又眨了下晶亮亮的眼,「真的!為了你我研究過很多片子!也試過自己擴張、噢,老天,那個一開始可痛死我了,但我相信如果是你幫我的話可就不一樣,愛能克服一切對吧,韋德?」

「----夠了!」完全地無言,腦海裡瞬間冒出彼得跪趴在床上自己擴張的畫面…天啊!韋德威爾遜你在想什麼!用力搖晃腦袋,男人敲了敲自己的額面,「我不可能上一個未成年小鬼的…」

「那等我成年之後就可以了嗎?」一下子興奮地從地上跳起來,撲到韋德胸前眼神期盼地看向他,「那就再兩年、再兩年就好了!韋德,雖然我覺得CARE年齡這檔事真的一點都不酷…」

「我和你就算成年了也不會發生任何事的!」再抹了把臉,韋德已經快被這個小傢伙煩死,「我就是不可能會喜歡上你的,小毛頭,我對你完全沒有興趣!一點點、都沒有!」

 

彼得帕克突然就垂下肩膀,臉色變得有些失魂落魄,抿著唇連眉頭都聳拉下來,「為什麼就是沒有人願意接受我?你討厭我、莉茲躲著我、所有我追過的人都不喜歡我!」

「…喂,你在追我的同時還去追求別人嗎?」聞言韋德頓時就皺起了眉頭,雙手抱胸。

「嗯,不可以嗎?反正我又沒和任何一個人交往,那麼多追幾個也沒差吧?」彼得一臉理所當然地彎了彎手上的V,「雖然他們都不理我…我甚至連弗萊士都約過了!」

「臭小鬼,你這樣亂槍打鳥當然沒人要理你!」給了彼得的腦袋瓜一個拳頭,韋德覺得自己都快氣死了,「你這是亂來,是花心!」

 

彼得帕克仰望著那個臉色看起來不太好的男人,眨了眨眼,過幾秒後才恍然大悟地睜大眼睛,「韋德,你吃醋嗎?」

「什麼----?不!我才沒有,這才不是吃醋!」

「可是你看起來很不開心,不就是因為我沒有全心全意追求你一個人嗎?」

「並不是!」

「別這樣嘛,韋德?」彼得又把自己的臉埋進男人的胸前蹭了蹭,攬緊他的腰肢,「大不了我以後不花心,只追求你一個?」

「我不是這個意思----」無言地揉了揉太陽穴,韋德真是要被自己逼瘋,怎麼會不經大腦就說出那種話,「總之,我才沒有因為這個吃醋。」

「才怪,你吃醋了!」笑著從胸肌裡抬起頭來,「你就是吃醋了,對吧?」

「我----」

「我保證,下次不會了?如果我一直乖乖的,你就答應和我約會好嗎?」

看著男孩露出的小白牙,抓抓頭頂的面罩,韋德心想自己大概是吃錯藥了,「…好吧,我再考慮看看。」

 

「真、真的?!」一下子,彼得便興奮異常地抱緊了韋德,他也沒料到男人會這樣說,「跟我約會?你說的?」

「…算了,我後悔了…」看著男孩的表情韋德便感到一陣冷顫。

「嘿!沒有這樣的!」露出一臉不滿的表情,男孩用食指戳戳韋德的胸膛,「大人怎麼可以食言?」

看著彼得嘟起的嘴,韋德一下子也有些罪惡感,抓了抓頭,「好吧----好吧,如果你一直乖乖的,我大概可以考慮一下…不過你不能再老是偷拍我、跟蹤我、破壞我每一個案子,懂嗎?如果你從現在開始當個乖寶寶,我可以考慮和你交朋友。」

「約會!」

「…好,約會。」

「成交!」

 

彼得笑得很開心,他踮起腳尖,掀開韋德的半邊面罩捧著那人的臉就親了一口。

時間彷彿靜止下來,以至於韋德威爾遜能夠清楚感覺到那個小鬼的嘴唇有多軟嫩。

「------彼得帕克!」在彼得伸出舌頭時,男人終於回過神來,捏著他的後頸將人抓開,像隻小貓般的拎著。

「老天,這是我的初吻,韋德…」乖巧的表情像是剛才做出強吻這種事的人不是他似的,眨眨水汪汪的眼看著男人。

「噢,所以呢!我該感到榮幸嗎?」韋德翻了個白眼,下意識舔舔唇,然後想起什麼似的又用手抹掉。

「我們可以再來一次嗎?這天殺的可舒服了…」

韋德不自覺地盯著彼得粉嫩的唇發愣了一會,接著馬上用力搖搖頭,「當然不可以!拜託,我不想成為猥褻兒童的罪犯,你的東尼老爸會轟了我的!」

「好吧…再兩年,對吧?到時候不只親親,我們還可以做更多事了。」才幾秒彼得又恢復原本的精神,笑嘻嘻地往前抱住韋德的手臂蹭了幾下。

 

無言地做了個Facepalm,韋德已經懶得再跟這個難以溝通的小鬼辯駁。而更讓人傷腦筋的是,那個小鬼的嘴巴親起來觸感還不賴。

自己可以因為滅活而被譴責,但可不想因為猥褻未成年搞臭名聲啊!

 

「噢,天啊,已經這個時間了,我得趕回家幫梅嬸大掃除,我答應過她的!」看了下手機螢幕,彼得發出驚呼,這才主動乖乖放開韋德。

「快滾,別再出現在我面前了!」頓時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韋德一臉嫌棄地揮揮手。

「知道了,我明天再來找你,」彼得倒退著走了幾步,一邊對韋德送飛吻,「我會想你的,韋德~」

「就叫你別來找我!臭小鬼!」

「好的,我放學後會準時出現的!」

「……」韋德威爾遜覺得自己的頭很痛。

 

Fin.

评论(33)
热度(217)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