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百,娘子是風靈 _(:з」∠)_

RR賤X荷蘭蟲一直線 💕
★現在就關注三百以獲得更多賤蟲☆(ゝω●) (?)

【賤蟲】貓毛與獅鬚 (RR賤X荷蘭蟲/小小短篇一發完ww)

hi hi 這裡是三百!早上興奮完了該嚕文了!

標題是娘子給想的!!哈哈哈哈!!
猶豫著要不要做成圖...然而其實沒啥東西啊...

要是真被吞了再說吧 (喂

PS.這是一隻無毀容總裁賤!(對啦我就是私心想腦補RPS嚶嚶 (欸

--

 

「腿張開點,甜心。」

韋德威爾遜雙手摁在彼得帕克的大腿,試著替他把腿扳開。

「這和腿張得開不開沒關係吧!」坐在浴室裡的置物櫃上,彼得的臉已經紅撲撲成一片。

「嗯哼,是沒什麼關係,這是我個人的要求。」聳聳肩,韋德傾身向前靠近了些,「爹地說的話小寶寶不聽嗎?」

彼得帕克有些不甘地鼓起嘴,但還是乖乖張開腿。

「乖。」

 

低頭看著大叔開始幫自己的胯♂部抹上泡沫,彼得帕克感到萬分無比的後悔。

今天早上就不該趁著韋德睡覺時開直播放送偷偷把他鬍子刮掉的過程,要不然現在就不會被懲罰了。

 

「小寶寶喜歡剃毛huh?」韋德笑得很惡劣,還帶了點寒意,這讓彼得帕克咳嗽兩聲,卻完全不敢反抗,「要不要我也開直播讓大家看看爹地幫你除毛的樣子啊?」

摸摸鼻子,彼得只是用力搖搖頭,「不用了!」

「那以後還敢不敢惡作劇?」

「不敢!」

「Come on,你這個學不乖的小鬼頭,我才不信你。」咧開了嘴,韋德威爾遜一手捏著彼得的頂端,繼續不疾不徐地替他塗抹泡沫,直到跨♂間的毛全數被覆蓋住,「你的反省從來不會超過5分鐘。」

「嘿!我才沒有你說得這麼----」

「噓噓噓,別大叫、別亂動,我要拿起刀了,」韋德拿起放在一旁的剃毛刀,舉在彼得帕克眼前晃了晃,嘴角勾著微笑,「不小心可是會切掉的。」

彼得直接閉上了嘴,瞪著對方手裡的刀湊到自己下腹,比劃來比劃去的,就是沒動作,「…要剃快剃,不要拖拖拉拉的!」

「Fine」

 

韋德威爾遜握著小彼得捏在空中,動作流利地便下了第一刀。

彼得瞇起眼,不忍看這個畫面了,一邊在心中合掌為自己的毛毛默哀,並再次對於惡整大叔的行為感到懊悔。

韋德輕挑地吹著口哨,剃刀一下下在彼得的胯♂間穿梭,明明動作流暢但就是故意慢條斯理的,捏在頂端的手也不怎麼安分。

 

「剃就剃,不要亂摸啦!」手指捏緊了T恤下襬,彼得又羞又尷尬地看著滿臉笑意的男人,「你能不能快點----」

「噢,這可急不得,爹地不想不小心傷到我的寶貝。」眨了眨無辜的眼,韋德說得很道貌岸然,帶著惡作劇的語氣卻出賣了他,總之現在刀在自己手裡,相信彼得不敢亂動的。

小小一片的也沒啥東西好除,韋德威爾遜倒是硬刮了三五分鐘才完成,接著他把人從櫃子上抱起來放進浴缸,拿蓮蓬頭把泡沫沖乾淨,於是乎,一隻無毛小雞就此誕生。

 

彼得帕克瞪著自己變得光溜溜的下面,頓時感到一陣崩潰,他翻身趴在浴缸裡哀號起來,「天啊!這好丟人!」

「哪裡丟人?很可愛啊。」打了打露在自己眼前的小翹臀,韋德笑得不能再開心了,他把人翻回正面,蓮蓬頭往上把小傢伙的披薩T也一併弄濕,變成半透明狀緊貼在身上。

「丟臉死了!別跟我說話!」活像隻剛從寵物美容中心回來的貓,彼得雙手遮住臉繼續嚎叫著,下面倒是忘了遮,「萬一它們長不回來怎麼辦?」

「那你就一輩子當長不大的小鬼吧,」隨意把蓮蓬頭丟到一旁,韋德跟著跨進碩大的浴缸,雙手撐在兩旁俯視男孩,「反正你的毛本來就沒幾根。」

「誰說的!」覺得自己被汙辱了,彼得帕克氣鼓鼓的臉從手掌後探出來,怒視著頂上笑得惡劣的男人。

「我說的,」聳聳肩,韋德絲毫沒有半點心虛,「跟我的比起來,小寶寶的的確少得可憐,不是嗎?」

「怎麼可以拿你的跟我比!」

「噓噓,別這麼激動,幼稚的小鬼才會在意自己身上的毛有幾根。」韋德伸手貼上濕漉漉的衣服,對著男孩的胸揉♂搓起來。

 

「喂,別揉我胸。」臉頰的紅暈瞬間又明顯了些,彼得帕克握住男人的手腕制止著他的行為。

「不行啊,看看你,濕掉的衣服,光溜溜的小彼得,感到丟臉的表情,爹地看了可受不了。」韋德威爾遜一臉理所當然地數著,手指撫上從濕T恤底下透出來的紅點來回撥弄了好一陣,「再來點軟呼呼的呻♂吟可就完美啦!」

鼓著嘴不想妥協,彼得只是把開始想發出的聲音都鎖在喉頭裡。

 

指頭順著胸和腹肌一路滑到下腹,那裡現在已經光禿禿的,讓人一覽無遺,韋德調戲地彈彈滑溜的肌膚,一把握住還半軟著的前端,「那麼現在,爹地就來跟可愛的無毛小雞玩玩啦~」

「韋德,NOPE!」

彼得瞪著韋德嘴上被自己刮得還有些參差不齊的鬍渣,發誓自己以後再也不敢亂動獅子的鬃毛了。

 

Fin.

评论(11)
热度(289)

© 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